无标题文档
  • >资讯列表
  • >年轻人,或死于创业,或死于创业公司
年轻人,或死于创业,或死于创业公司
资讯 | 2017-02-15 09:02:57

从 2014 年到现在,轰轰烈烈的创业大潮余威还在,但谁也知道仅剩余威。15 年底资本市场的收紧毫无悬念地上调了 16 年融资的难度。大浪淘沙,资本雄厚者活下来,收入稳定者活下来,业已成熟者活下来,这意味着一些 to B 项目守得云开见月明,其创始人也逐渐由懵懂的创业者蜕变为成熟的企业家。但当年一哄而起的许多其他项目,可就没那么好命了。

有人批评这种创业狂热,对「大众创业」的口号不以为然。口号固可鄙夷,创业本身倒并不见得是件坏事,何况远未到需要清算、反思、刻入历史记忆的程度。

大众创业虽然一夕之间滋生了花样繁多的创业者,但也确实带来了形形色色的就业岗位,这些岗位不知接纳了多少迷茫的年轻人,将他们从找不到工作的闲汉磨炼成这个主管那个总监。

就业是个好事情,无论对于个人还是国家。那些吃创业饭砸创业锅的的家伙,最讨厌了。

然而,虽然一些年轻人通过创业公司找到了工作,他们却还是忍不住要对这些公司「泣血控诉」。

让我们听听他们的故事。

不可否认,对「创业公司误我」这一话题反应最激烈的年轻人,大多是被以各种形式拖欠了工资的。他们中很多人不是工作城市本地人,一旦工资迟发,生存都成问题。相信再过很多年,年轻时被某家公司拖欠工资的记忆,仍能激起他们的怒意。

小 Z:

上一家创业公司 2 个月工资没发,最后一个月社保公积金也没交。入职新公司时间晚,旧公司没断开社保公积金,又 tm 借钱交了 2 个月的社保公积金,接近 7000 块钱(上一家公司全额缴纳,之前还说福利特别好,大坑)。到了新公司,工资没有一个月按时发过,四处借钱还信用卡和网贷,最低时存款百元。

小 D:

我离开上一家公司 1 年 2 个月了,欠的三个月工资还没发呢,那公司也没倒闭。

诚然,这都是很令人不爽的经历。一些创业公司扩张过快,融资又没有跟上(我们就不谈收入能不能跟上了),最终导致招了人发不出工资(没有一个月按时发过)。而拖欠工资久了,无论财务还是老板,都会日渐对这种异常现象「泰然处之」(拖欠 1 年不为所动),最终焦躁郁闷的只是基层员工而已。

至于「怎样看待不发工资」这种问题,根本没有讨论的必要。虽然在当前经济形势下,发不出工资的并非全是创业公司,甚至一些大型企业偶尔也会拖欠工资(比如钱放在企业理财里了),但这都是受害者聊以自慰的缘由,却绝不该成为老板不发工资的借口。

不过我要说的是,拖欠工资既不算具有「创业公司」特色的「坑害年轻人」行为,也不是创业公司坑害年轻人最深的行为。手里没钱固然难受,但更难受的是断绝了今后赚钱的可能。

我们再来看另外一些故事:

小 S:

自己不具备专业技能,程序、设计都做不了,觉得可以做运营,面试也成功了。一开始有样学样,做新媒体运营。后来公司有了新产品,就去做社群运营了。产品黄得很快,后来要自己写东西,就开始做内容运营。去面试,面试官问有什么成绩,我说不上来。

小 C:

学金融的,一开始去一家 P2P 公司,不靠谱儿。后来去一家拍网剧的公司,都是小姐姐,不过也什么都没做成。后来又去一家广告公司。仔细一想,毕业两年了,和刚毕业的人一个起点。

这两种情况可怕不?不仅在当前公司没什么前途,离职以后也同样没有前途。而且随着年岁增长,身上的应届生光环褪去,找工作更是难上加难。最终能和应届生一个起点已实属好运,一些倒霉的同学可能连「一个起点」都无法追求了。

公平点儿说,工作重心不明确,或者频繁跳槽导致自己缺少积累、成长速度慢、在面试官面前拿不出成绩,个人的职业规划大概也是有问题的,不能全都赖给公司。但另一个角度看,年轻人职业规划特别明确的确实也不多,且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而创业公司相比传统公司也存在一些容易激化矛盾的特点,比如:

1. 缺乏科学管理的经验,多头管理、跨部门管理成为日常,员工终归不知道自己该从事什么工作,变成打杂的、救火的;

2. 管理层不主动关照员工的成长,静止地看待员工的能力,员工每次宝贵的升级被「胡乱加点」,浪费青春年华;

3. 扩张太快,业务繁多,招聘速度跟不上,只好试图把每位员工变成超人,结果可想而知;

4. 本身福利待遇不稳定,或者倒闭太快,导致一些入职不久的新人被迫更换工作。

对年轻人来说,一方面,相比大公司而言,创业公司提供的机遇是触手可得的,一些人足以抓住机会摘取爆发型的成绩、获得爆发式的成长;另一方面,创业公司也带来了不稳定等诸多挑战,一些年轻人也成了这种动荡的受害者。

上述「公司误我」虽然具有「创业公司」特色,不过也属于挑战与机遇并存,可以算是进入创业公司承担的风险,或说走捷径可能付出的代价。但还有另一种「误我」,则与当今的创业潮分不开关系,是确实应该谴责的。

小 W:

2015 年的时候在某基金做投资经理,跟朋友一说,都觉得挺风光的。后来换公司,发现我以前的工作没什么价值。大学本科毕业,也不是金融专业,在这条路上很难走下去。市场没有那么火了,我这种基层投资经理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小 A:

在某小公司做产品经理,公司不大,工资还算不错。后来想到大公司做产品经理,发现这段经历根本不值一提,以前的产品也没什么展示价值,写在简历上都不吸引人。再想找类似的工作,工资都没有以前高,落差很大。

这种「降职降薪」的忧愁以往常常发生在三、四十岁高级打工族的身上,比如在某家公司任职 CXO,跳槽去别家公司有可能要降到总监职位;又比如凭借业绩积累在原公司是收入超高的销售,去新公司以后因为要从零开始,最开始薪水有很大下滑。中年人如果运气不好或一着不慎,是容易落入此等境地的。

然而再今天,由于资本的介入,泡沫的生发,很多刚毕业的同学也过了一把高管高薪瘾。但高级职务往往并非建立于自己的能力和经验,而是建立在「公司太多」的卖方市场优势上;高级收入则并非建立于自己的努力和公司的营收,而是建立在刚刚到手的融资上。

简而言之,创业热潮吹起的泡沫不仅把很多创业者捧到了潮头上,很多公司的员工也一并享受了「弄潮」的刺激。然而,当一切回归平淡时,飞不动的家伙总归要掉下来。

虽说我们往往追求不劳而获的生活,把「钱多事儿少」当做目标也无可厚非,但骗别人也就罢了,不要说多了变成骗自己。能否生于忧患我们不讨论,但企业和企业里的人,却往往会死于安乐。多和你的同龄人聚会,聊聊你们的工作现状,假如你发现朋友们都比你忙比你累,但收入却并不比你高——没有特殊背景的话,你最好警惕些了。

我不认为这是年轻人好高骛远的问题。眼前有好职位好待遇,竟然怀疑是泡沫而不去争取的人才是脑子有病。畸形的市场给了一些不成熟的年轻人以幻觉,让他们高估了自己能力,或者高估了整个工薪族的生存现状。因此,梦境一旦破碎,冰冷的现实便令其中一些人难以承受了。

一度泡在高管高薪梦里的年轻人也还算幸运。我也认识一些小伙子,2 年前千里迢迢从家乡来到大城市,不太费力地在创业公司找到一份基层工作,赚得不多、成长不大,但还算在大城市站得住脚。公司一朝一夕,人也来来去去,在今天的环境里,他们若在之前的 1、2 年里没有拿得出手的积累,竟会发现自己连「站得住脚」的工作都找不到了,而不得不再次自降身价,彻底成为城市底层,甚或悻悻地返回老家。

当初敞开双臂欢迎他们的大城市,脸变得也太快了点儿。欢迎本身是没有错的,难道来到大城市居然是一种错吗?

再大的灾难也有幸存者,何况创业潮算不上是灾难,反而造就了不少功成名就的大佬,和跟着大佬喝汤的人。可以料想,他们对浪潮过后的失败者是无情,失败者的苦难在他们眼里恐怕都只是「你自己的选择有问题」。也许等他们再成功一点,再富裕一点,然后像他们的前辈那样经历一次倒退二十年的股灾,他们才能学会全面思考问题,并给予不幸者一点微薄的同情。

世间事大抵如此。

来源:虎嗅

原标题:年轻人,或死于创业,或死于创业公司


上一篇:这篇徐小平的60分钟闭门分享 可能点到了你在创业中遭遇的大多棘手问题 下一篇:一个leader能有多穷?普通人穷于懒惰,老板穷于思维,穷于毫无远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