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仙侠武侠 -> 费伦的刀客

第二三七章 斩灵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当威廉这种人想要偷袭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人能够躲得开,包括洁芮恩这位号称羽蛇之阳的神也是如此。
遭遇断臂之创伤的金甲武士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她仅剩的一只手臂抡起金色硬头锤狠狠的砸向身侧,只听的“当”的一声,威廉以秋水刀架住了战锤,一脸惊讶的看着面目狰狞的对手。
说实话,自他开始追杀洁芮恩这个杂碎,到现在已经不知杀了对方多少次,其间威廉也有吃亏的时候,但大都是非战之罪,而是他总会受到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影响,比如流星天降,战舰能量大炮的误伤,人海战术的堆叠等等。
但是像这般被对手一锤子给砸出来的情况威廉还是第一次碰上,他这次终于再一次感受到了遇到强大对手的那份惊喜,那份他曾经在第一位火蜥蜴战团成员身上感受过的惊喜。
————————————防盗线,早上更正。
当威廉这种人想要偷袭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人能够躲得开,包括洁芮恩这位号称羽蛇之阳的神也是如此。
遭遇断臂之创伤的金甲武士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她仅剩的一只手臂抡起金色硬头锤狠狠的砸向身侧,只听的“当”的一声,威廉以秋水刀架住了战锤,一脸惊讶的看着面目狰狞的对手。
说实话,自他开始追杀洁芮恩这个杂碎,到现在已经不知杀了对方多少次,其间威廉也有吃亏的时候,但大都是非战之罪,而是他总会受到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影响,比如流星天降,战舰能量大炮的误伤,人海战术的堆叠等等。
但是像这般被对手一锤子给砸出来的情况威廉还是第一次碰上,他这次终于再一次感受到了遇到强大对手的那份惊喜,那份他曾经在第一位火蜥蜴战团成员身上感受过的惊喜。
当威廉这种人想要偷袭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人能够躲得开,包括洁芮恩这位号称羽蛇之阳的神也是如此。
遭遇断臂之创伤的金甲武士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她仅剩的一只手臂抡起金色硬头锤狠狠的砸向身侧,只听的“当”的一声,威廉以秋水刀架住了战锤,一脸惊讶的看着面目狰狞的对手。
说实话,自他开始追杀洁芮恩这个杂碎,到现在已经不知杀了对方多少次,其间威廉也有吃亏的时候,但大都是非战之罪,而是他总会受到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影响,比如流星天降,战舰能量大炮的误伤,人海战术的堆叠等等。
但是像这般被对手一锤子给砸出来的情况威廉还是第一次碰上,他这次终于再一次感受到了遇到强大对手的那份惊喜,那份他曾经在第一位火蜥蜴战团成员身上感受过的惊喜。
当威廉这种人想要偷袭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人能够躲得开,包括洁芮恩这位号称羽蛇之阳的神也是如此。
遭遇断臂之创伤的金甲武士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她仅剩的一只手臂抡起金色硬头锤狠狠的砸向身侧,只听的“当”的一声,威廉以秋水刀架住了战锤,一脸惊讶的看着面目狰狞的对手。
说实话,自他开始追杀洁芮恩这个杂碎,到现在已经不知杀了对方多少次,其间威廉也有吃亏的时候,但大都是非战之罪,而是他总会受到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影响,比如流星天降,战舰能量大炮的误伤,人海战术的堆叠等等。
但是像这般被对手一锤子给砸出来的情况威廉还是第一次碰上,他这次终于再一次感受到了遇到强大对手的那份惊喜,那份他曾经在第一位火蜥蜴战团成员身上感受过的惊喜。
当威廉这种人想要偷袭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人能够躲得开,包括洁芮恩这位号称羽蛇之阳的神也是如此。
遭遇断臂之创伤的金甲武士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她仅剩的一只手臂抡起金色硬头锤狠狠的砸向身侧,只听的“当”的一声,威廉以秋水刀架住了战锤,一脸惊讶的看着面目狰狞的对手。
说实话,自他开始追杀洁芮恩这个杂碎,到现在已经不知杀了对方多少次,其间威廉也有吃亏的时候,但大都是非战之罪,而是他总会受到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影响,比如流星天降,战舰能量大炮的误伤,人海战术的堆叠等等。
但是像这般被对手一锤子给砸出来的情况威廉还是第一次碰上,他这次终于再一次感受到了遇到强大对手的那份惊喜,那份他曾经在第一位火蜥蜴战团成员身上感受过的惊喜。
当威廉这种人想要偷袭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人能够躲得开,包括洁芮恩这位号称羽蛇之阳的神也是如此。
遭遇断臂之创伤的金甲武士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她仅剩的一只手臂抡起金色硬头锤狠狠的砸向身侧,只听的“当”的一声,威廉以秋水刀架住了战锤,一脸惊讶的看着面目狰狞的对手。
说实话,自他开始追杀洁芮恩这个杂碎,到现在已经不知杀了对方多少次,其间威廉也有吃亏的时候,但大都是非战之罪,而是他总会受到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影响,比如流星天降,战舰能量大炮的误伤,人海战术的堆叠等等。
但是像这般被对手一锤子给砸出来的情况威廉还是第一次碰上,他这次终于再一次感受到了遇到强大对手的那份惊喜,那份他曾经在第一位火蜥蜴战团成员身上感受过的惊喜。
当威廉这种人想要偷袭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人能够躲得开,包括洁芮恩这位号称羽蛇之阳的神也是如此。
遭遇断臂之创伤的金甲武士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她仅剩的一只手臂抡起金色硬头锤狠狠的砸向身侧,只听的“当”的一声,威廉以秋水刀架住了战锤,一脸惊讶的看着面目狰狞的对手。
说实话,自他开始追杀洁芮恩这个杂碎,到现在已经不知杀了对方多少次,其间威廉也有吃亏的时候,但大都是非战之罪,而是他总会受到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影响,比如流星天降,战舰能量大炮的误伤,人海战术的堆叠等等。
但是像这般被对手一锤子给砸出来的情况威廉还是第一次碰上,他这次终于再一次感受到了遇到强大对手的那份惊喜,那份他曾经在第一位火蜥蜴战团成员身上感受过的惊喜。
当威廉这种人想要偷袭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人能够躲得开,包括洁芮恩这位号称羽蛇之阳的神也是如此。
遭遇断臂之创伤的金甲武士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她仅剩的一只手臂抡起金色硬头锤狠狠的砸向身侧,只听的“当”的一声,威廉以秋水刀架住了战锤,一脸惊讶的看着面目狰狞的对手。
说实话,自他开始追杀洁芮恩这个杂碎,到现在已经不知杀了对方多少次,其间威廉也有吃亏的时候,但大都是非战之罪,而是他总会受到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影响,比如流星天降,战舰能量大炮的误伤,人海战术的堆叠等等。
但是像这般被对手一锤子给砸出来的情况威廉还是第一次碰上,他这次终于再一次感受到了遇到强大对手的那份惊喜,那份他曾经在第一位火蜥蜴战团成员身上感受过的惊喜。
当威廉这种人想要偷袭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人能够躲得开,包括洁芮恩这位号称羽蛇之阳的神也是如此。
遭遇断臂之创伤的金甲武士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她仅剩的一只手臂抡起金色硬头锤狠狠的砸向身侧,只听的“当”的一声,威廉以秋水刀架住了战锤,一脸惊讶的看着面目狰狞的对手。
说实话,自他开始追杀洁芮恩这个杂碎,到现在已经不知杀了对方多少次,其间威廉也有吃亏的时候,但大都是非战之罪,而是他总会受到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影响,比如流星天降,战舰能量大炮的误伤,人海战术的堆叠等等。
但是像这般被对手一锤子给砸出来的情况威廉还是第一次碰上,他这次终于再一次感受到了遇到强大对手的那份惊喜,那份他曾经在第一位火蜥蜴战团成员身上感受过的惊喜。
当威廉这种人想要偷袭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人能够躲得开,包括洁芮恩这位号称羽蛇之阳的神也是如此。
遭遇断臂之创伤的金甲武士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她仅剩的一只手臂抡起金色硬头锤狠狠的砸向身侧,只听的“当”的一声,威廉以秋水刀架住了战锤,一脸惊讶的看着面目狰狞的对手。
说实话,自他开始追杀洁芮恩这个杂碎,到现在已经不知杀了对方多少次,其间威廉也有吃亏的时候,但大都是非战之罪,而是他总会受到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影响,比如流星天降,战舰能量大炮的误伤,人海战术的堆叠等等。
但是像这般被对手一锤子给砸出来的情况威廉还是第一次碰上,他这次终于再一次感受到了遇到强大对手的那份惊喜,那份他曾经在第一位火蜥蜴战团成员身上感受过的惊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