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全后宫穿进逃生游戏

第六百三十章 凯文的第60层决斗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只不过两人的决斗日期定得比较晚,是在两个月之后。
红英自是有点小欣喜的。
她本以为,要等夏清阳从七十层慢慢打到一百层,至少还需要几年时间。没想到让俞左这么一搅和,两个月后就能实现自己的夺塔大计。
她问夏清阳有几成胜算。
夏清阳如实回答。
红英沉思一会,告诉夏清阳不要紧,如果夏清阳不敌,就在决斗场上给她打个暗号,她立即率军攻打魔塔。
夏清阳笑着应下。
-
俞左和瑞恩的这场决斗,给了夏清阳一些新的感悟。
她回去后细细揣摩,觉得距离心境突破,只差临门一脚了。
之前说过,心境突破需要契机。像夏清阳之前的几次,都是生死攸关之际的临阵突破。
但现在,除了两个月之后的那场决斗之外,她没有与谁死战一把的机会。
思来想去,夏清阳从红英那里要来视频资料,认真观看了自魔塔诞生至今,所有的登顶决斗——
既然没有亲自战斗的机会,那就多看看其他大能者的生死决斗,说不定能从中抓住灵感的火花。
就这样,日子转瞬而过。
很快,距离夏清阳与俞左的决斗,仅剩下几天时间。
在这几周的时间里,还有另一件大事发生:凯文主动向他的金主,鹰面祖师提出,要进行第60层的决斗。
只要打上60层,就放他离开。这是鹰面祖师当初许诺给凯文的。
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夏清阳和红英,都不希望凯文做出这种决定。
这场决斗能打赢还好,如果打不赢,过两天魔塔可能就易主了,那不是得不偿失吗?
因此,为了阻止凯文,红英不惜把“夺塔”的计划,透露了一些给他和应罗魔尊。
果然,两人早就对此有所察觉。
只是,这并没有改变凯文的想法。
不,不如说,这更加坚定了他的决定——要在夺塔计划开始,也就是夏清阳与俞左的决斗之前,进行他的第60层决斗。
“是因为想要亲手得来的自由吗。”
在凯文决斗前夜的酒会上,夏清阳问他。
这是她想了几天,唯一能想到的合理解释。
毕竟凯文是那般自尊孤傲的一个人,他应该不会容许自己多年的努力,在只差临门一脚的时候,成为泡影。
听着她的问题,凯文轻晃高脚杯,目光微垂在杯中酒,仿佛在酒面上看到了何人的倒影。
“你应该已经知道侠客的事了吧。”
第一次听见凯文提起侠客,夏清阳微微一顿:“浩成前辈与我说过。”
“侠客也问过和你刚才一样的问题。那时我答应他,一定亲手获得自由。”
“所以,是因为与侠客的约定?”
“是,又不是。”凯文轻喃,“我想要的东西,已经不是自由了。”
不待夏清阳再问,凯文把酒一饮而尽,站起身来,要夏清阳陪他练剑。
“拿月华刀陪我练吧。”他说。
另一边女帝和应罗魔尊还在拼酒。夏清阳则与凯文到练功室里刀剑相拼。
顾及凯文明天还有重要的决斗,所以夏清阳没有陪他练很久。
她随手挽了个刀花,缓缓收刀,一抬头,却发现凯文望着自己的眼神有些发怔。
“怎么了。”夏清阳问。
“你刚才那个动作,和他很像。”凯文笑了笑。
“谢谢。”他又说。
-
翌日,凯文与第60层犯人的决斗如期打响。
这场决斗凯文打得异常艰辛。
不过好在,最后还是得胜了。
夏清阳、红英他们守在观众席,当看到凯文一剑贯穿对手胸口的瞬间,三人下意识地站了起来,然后同时,长长地松下了一口气。
“咳,本尊就知道这小子肯定可以的。”
应罗魔尊清了清嗓子,又坐下了。
夏清阳也与红英对视一眼,露出些许笑容。
——后天是夏清阳和俞左的决斗,无论结果如何,红英都打算发动计划,夺取魔塔。
这样一来,就算凯文先一步离开魔塔了,他们几人也能在塔外相见。
决斗结束,依照惯例,观众都从传送阵退场。
夏清阳他们回到熟悉的棋牌室。
风从窗子吹进来,窗外日光正好。夏清阳挂在窗上的风铃被吹得摇曳,发出叮铃铃好听的声音。
记得夏清阳刚把这风铃挂上的时候,应罗魔尊一直嚷嚷着不要,可惜他的意见被四比一全票压倒。
谁也没想到,后来最喜欢这个风铃的就是他。没风的时候,他也要用指尖送出一缕力量,推动那风铃。
浩成天帝为此没少笑话他。
想到这些,再站在这风铃前,难免,会有一股“遍插茱萸少一人”的感觉。
“就剩咱们三个了。”应罗魔尊看着夏清阳的背影,说道,“都凑不齐一桌牌。”
红英听到这话,抬手准备打响指,叫几个男仆进来凑手。被应罗魔尊迅速地拦下了。
“得了得了,本尊可不想跟那些人打牌。没关系,本尊也不是那么没耐心的人。反正过几天……”
反正后天夺塔的计划就要实施了。
到时候出去也一样能见到凯文,大家还是可以凑到一起打牌。
红英白了应罗魔尊一眼,让他小心点开口,别说漏嘴了。
这时,有男仆敲敲门,似乎有事禀告红英。
红英起身出门。
房间里,一时只剩下夏清阳和应罗魔尊两个人。
“说起来,刀圣。”
“嗯?”
“你知道么,在凯文把你介绍给我们的那段时间,我们总是怕他出事。”
“怕凯文吗。”夏清阳看着应罗魔尊。
她几乎没听过应罗魔尊用这么低沉正经的语气说话。
“嗯。因为那会红英忙,很少来和我们打牌,牌局里总是只有我们四个人。在那种情况下,凯文把你介绍进来,你觉得我们会怎么想。”
应罗魔尊说的“那种情况”,很显然,是指那时,凯文与侠客的决斗刚刚结束。
这个节骨眼上,凯文没有崩溃、低落、自责、懊恼,甚至没什么情绪的起伏,反而把夏清阳引荐给了剩余的几个朋友们。
就好像是在说,如果我出了什么事,还能有她陪你们玩。
这着实不是什么好兆头,也难怪应罗魔尊他们会担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