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古代言情 -> 仙都

第七十八节 倾下半桶冰雪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浮生之墓既是一处小界,早一步迟一步差别不大,魏十七冷眼旁观,人妖二族的修士泾渭分明,三三两两穿过门户,大体来说,妖修仗着身躯坚固,没什么忌讳,人修则小心翼翼,催动随身法宝,提起十二分小心。
距离最早一批修士踏入小界,已过去大半个时辰,并未发生什么意外,狐将军朝泉松鹤略一颔首,举步上前,身影没入星光之中,气息随之消失。泉松鹤有些坐立不安,回头看了胡慕仙一眼,规劝道:“胡贤侄还是莫要冒险,何不留在此处看守门户,静候宗主驾临?”
胡慕仙微微一笑,婉言谢绝道:“师祖命小侄寻找一物,小界之中或有机缘,不可错失。”
他搬出大长老的名头,泉松鹤明知十有八九是虚诳,却也不能置之不顾,他将目光投向胡慕仙身后二人,心存疑虑。据胡慕仙所云,那一对男女乃是醍醐宗的弃徒,男的姓魏,名十七,因得罪醍醐宗掌门,废了丹田气海,逐出仙城,一心想要报仇,女的是他在俗世新收的徒弟,练了一点粗浅的道法,多半是充当鼎炉之流。醍醐宗的心法,讲求夺他人之道行,充己身之资粮,气海被废,多花些工夫,也能重新修回来,只是止步于第一境,断了道途。那魏十七犹不死心,钻天打洞找上了胡慕仙,原来当年醍醐宗被灭门,秘籍遗落在华山宗大长老涂真人手中,他此来只为打个商量,愿意供其驱使,换回宗门秘籍,无意染指小界内宝物。
泉松鹤倒是知道醍醐宗魏姓弃徒之事,也知道涂真人手中留有几册醍醐宗的秘籍,只是对方出现的时机实在太巧,令人怀疑。不过胡慕仙既然收留他们,愿意为之作保,他也只能将疑虑埋在心底,任其踏入小界。
魏十七携李一禾之手,紧随胡慕仙穿过星光,来到小界之内,门户之旁,一位是仙城澜沧派长老,一位妖域潜修多年的大妖,虎视眈眈,生怕有人暗中拨弄手脚。魏十七暗暗哂笑,二十八宿星锁虽开
,星力并未散去,这一道门户为星力笼罩,与小界连为一体,固若磐石,妄图打破门户,须得压制一界之力,谈何容易!
举目望去,小界内自成天地,却与外间大致相仿,山谷江河,草木鸟兽,生机既不低落,也非勃发,别有一番闲适的意趣,由此可见墓主的心性。胡慕仙深合心意,不觉开口道:“好地方!如能在此长久清修才好!”
那大妖闻言瞥了他一眼,嗤笑道:“妄想独占一界,也不撒爆尿照照,有没有这个命数!”那澜沧派长老却是识得胡慕仙的,不觉皱起眉头,待要开口缓颊一二,却听胡慕仙道:“我若得了此界,你可愿来当个看门小犬?”
那大妖顿时怒发冲冠,胡慕仙此言戳中心窝,他真身正是一头大黑犬,向来以此为辱,不容他人触碰,那小小人修竟敢出言讽刺,活得不耐烦了!他头脑一热,正待发作,忽然被一缕暴戾的气息当头压住,分开八片顶阳骨,倾下半桶冰雪水,浑身为之一颤,乖乖地缩了回去,一声不吭。澜沧派长老大为诧异,那妖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他不禁看了胡慕仙一眼,心中若有所思。
降服毒龙,屠灭岳山魈,打杀撼山熊,魏十七身上的煞气非同一般,稍稍放出些许,便安抚下怒火,打消去执念,化解了一场不必要的争斗。胡慕仙见它缩了回去,冷哼一声,也不为已甚,拂袖而去。
三人行出数里,转入山林深处,一路未见异常,小界种种,直与凡间无异。胡慕仙从囊中取出飞梭,念动咒语灌注灵力,不想灵光一闪,旋即湮灭,飞梭死气沉沉,竟无法催动,肚子里犯起了嘀咕。魏十七看了几眼,道:“此地乃浮生之墓,飞遁未免对墓主不敬,多半是布下了禁制,还是凭双腿行走为好。”
胡慕仙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易地而处,他也不想有人在自己的墓穴中遁飞,谁敢这么放肆,降一道雷劈死他!念头才动,却听远处一声雷
鸣,电光霍霍,将一妖鸟劈成焦炭,黑烟袅袅,一头栽落半空。果然,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对前辈高人要敬重,人家就算死了,也能随随便便劈死你!
三人徒步跋涉,走了大半天,莫说宝物,连人妖二族的修士都没碰到半个,小界大得异乎寻常,没头苍蝇一般到处乱撞,那是大海里捞针。胡慕仙寻思片刻,郑重其事取出一张仙符,符纸焦黄干脆,年份久远,一道鲜血汇成的符箓,曲折盘旋,色泽暗淡,从头贯穿到尾,所剩灵力已寥寥无几。
莽荒气息扑面而来,耳畔仿佛响起荒兽的怒吼,这是古修士留下的仙符,千万年以降,荒兽灭迹,符道也以精巧变化见长,再也制不出这样粗犷有力的符箓了。
胡慕仙嘀咕了几句,咬破指尖,将一滴鲜血点在符纸上,符箓顷刻间活转过来,一道血光扑将出来,化作一道纤细的血线,贯穿虚空,消失在视野尽头,震颤数息,氤氲散去。符纸化作碎片,纷纷飘落,胡慕仙脸色微变,来不及解说一二,当先朝血线所指方向疾奔而去。
血线节节消散,速度越来越快,胡慕仙暗叫“糟糕”,没想到这一道“寻仙符”已撑不了数息,无奈之下,只得又祭起一道“疾风符”,足下生风,尽全力追赶,兀自追不上。百忙之中回头一瞥,却见魏十七腋下挟着李一禾,不紧不慢跟在自己身后,距离一步之遥,犹有余力。
在魏十七跟前,胡慕仙彻底放松,全然没有打肿脸充胖子的自觉,见追不上血线,毫不犹豫开口求援。魏十七跨上数步,探出左手将他挟在腋下,体内血气鼓荡,身影化作一抹虚影,循着血线所指,登山踏雾,如履平地,顷刻间便驰出千里之遥。
血线戛然而止,消失殆尽,魏十七松开手臂,将胡、李二人轻轻放下。胡慕仙向他谢过一声,揉了揉僵硬的面孔,略略活动下筋骨,举首望去,脑中轰然巨响,如痴如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