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古代言情 -> 数风流人物

辛字卷 第二百八十三节 入港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元春没有看到冯紫英,她也知道冯紫英不可能出现在这种场合,虽然她早就让府里人提前和对方通了消息,希望和对方见一面,但很大可能性是但对方要晚些时候才能来。
明日才是八月十五,也是家人团聚的时候,这一次皇上很大方,十四就可以回家,十六回宫,殊为难得。
当然,元春也很清楚,现在的皇上已经没有多少心思和精力来管像自己和周吴郑几位贵妃了,而掌管后宫事的许君如不过是顺水推舟示好几位,免得这些人寻机给她和寿王找麻烦罢了。
无论是贾母还是王氏甚至一直在一旁陪着的鸳鸯,都感觉到了元春的兴致不太高,虽然脸上笑容依然,话语里也是格外亲切,但是言语缺少了许多,而且精神状态也有点儿像是强撑着的模样,这让一干人都有些担心。
谁也不知道娘娘在宫中的情况如何,原来听抱琴说不太好,但是后来据说又有所改观,但现在看起来,恐怕那所谓的改观也很有限。
和众人的见面还是在荣禧堂里见的,一番寒暄之后,众人也是一一见面说话,包括迎春、探春、惜春、湘云、黛玉、李纨和两个妹妹李玟李琦以及岫烟都纷纷行礼见面说话。
元春也有些感慨,少了不少人。
惯会凑趣热闹的王熙凤不在了,据说是南下江南去了,这也让她很是纳闷儿。
对于贾琏和王熙凤的和离,她是很反对的,但是却无力干涉,那是长房的事儿,而且贾琏心思野了,根本就不再府里,去了扬州之后更是忘乎所以,完全把京师这边丢到了一边儿。
王熙凤性子固然强势,但是贾元春却觉得,贾琏恰恰需要这样一个强势一些妇人来管着,真要放了敞马,贾琏更是难以管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甚至祸及荣国府也未可知。
但现实就这么打脸,贾琏去了扬州更是干得有声有色,几乎没有再依靠贾家这边的资源,倒成了京师这边儿拖累他的感觉一般,这让元春也是无言以对。
宝钗宝琴姐妹也没来,已经出嫁了的妇人了,自然不能随意来拜会,当然可能薛姨妈明日会带着宝钗宝琴姐妹来拜见,但今日主要是见贾家人,人家就不会轻易来了,好歹也是有些身份的女人,年成一到宝钗几乎铁定会有诰命了。
和家中长辈、姐妹见了面,元春便以身子乏了为由,进了大观园,径直到顾恩思义殿中休息。
除了贾母和王夫人外,其余姊妹尽皆各自归位,需要等到召见时才能进来。
“娘娘……”
“祖母,娘,只有你我三人,就不必再用外边儿上的称呼了,若是回一趟家,还是这般拘束压抑,那女儿这一趟回来省亲休憩就毫无意义了。”元春叹了一口气,“盼星星盼月亮,这一年多时间就盼着能回来和祖母、母亲以及姐妹们见见面,说说话,放松一下,……”
贾母和王氏面面相觑,交换了一下眼神,都在对方眼底看到了一些担心和忧虑,
“那老身就冒昧了。”还是贾母经历过更多,主动应道:“大姑娘莫不是这段时间在宫中不顺?”
“祖母,孙女在宫中这么久,从来也就没有顺过,中间间或有些轻松一些,但时间都很短,近期朝中宫中动荡不安,祖母和母亲也应该听说一些吧?”元春语气有些疲倦中带着寡淡。
她内心有无数话却又不知道该向谁说起,老祖宗和母亲或许知晓一些,但是毕竟父亲不在,她们长期在家中,了解的消息只怕也不多,宝玉……
若是以前,元春是考虑都不考虑宝玉的,但现在宝玉不是要和牛继勋的嫡女成亲了么?上次接到母亲来信说宝玉也成熟了许多,开始想事情做事情了,也不知道究竟如何了。
贾母迟疑了一下,“大姑娘可是说铁网山秋狝与皇上可能要立储有关系一事?”
“祖母也听说了铁网山秋狝了?”元春倒是小惊讶了一下,老祖宗还是要比母亲更敏感,起码这等大事不糊涂,“母亲来信说宝玉也可能要参加铁网山秋狝,可是永宁长公主答应了要让宝玉也去参加秋狝?”
贾母立即听出了元春话语里的些许怔忡,紧张地问道:“莫非大姑娘觉得宝玉去参加秋狝不合适?还是有什么其他不妥?”
元春迟疑了一阵,最终还是摇摇头:“秋狝能够露面肯定是对宝玉有好处的,毕竟皇上很看重这一次秋狝,孙女只是担心永宁长公主太过热衷于这些事情,而皇上尚未对立储之事拿定主意,很多都还在不确定之中,她若是过分倾向于哪一位皇子,也许会让跟着的人变成众矢之的,宝玉没准儿也会受池鱼之灾。”
元春这么一说,便是王氏都明白过来了。
这一次铁网山秋狝,只怕就是一个站队的过程,皇上把这么多皇室宗亲都叫上,就是要征求这些人的意见,看看他们对几位皇子的看法态度。
忠顺王、忠惠王、廉忠王、忠信王以及永安、永宁等皇上的兄弟姊妹,甚至还包括几位张姓郡王也都要参加这次秋狝,这是这么多年来很少见的情形,足以证明皇上的意图了。
“那怎么办?”王氏顿时就慌了。
皇上身体不好在京中早就不是秘密了,选储立储是大事,可几位皇子背后都有各自的背景和实力,也就是支持者,谁也不敢说谁就稳操胜券。
对皇上来说都是亲儿子,谁上都没关系,但是最终只能选一个,可如果这些外人站错了队,跟错了人,那日后新皇登基,这些站错了队的人岂不是就会成为池鱼被殃及?
若是士林文人也许还有些机会,但像宝玉这样的武勋,那真的可能就只有一辈子吃软饭了。
元春一时间没有说话,而贾母也是脸带沉重之色,关系到自己这个最心爱的嫡孙,她当然百倍关心。
良久,贾母才沉吟着道:“大姑娘,目前皇上对几位皇子可有倾向性?或者说几位皇子谁希望最大?”
“论理,寿王是许皇贵妃的儿子,又是长子,士林中立长观点比较多,可寿王近年来不太受皇上喜欢;福王礼王都是苏贵妃的儿子,照说如果寿王被排除的话,他们俩肯定希望最大,可苏贵妃素来不得皇帝喜欢,福王礼王又不是长子,皇上观感一般,所以也不好说;禄王据说是最受皇上喜欢的,因为都说禄王像年轻时候的皇上,梅妃也很得皇上宠爱,所以要从这个角度来说,禄王是最有可能的。”
“哦?”贾母和王氏都是为之意动,“那永宁长公主就该考虑交好禄王这边才是啊。”
“祖母,母亲,这里边变数很大,还有一个恭王呢。”
贾元春叹了一口气,府里未免把这些情况想得太简单了一些。
“恭王虽然没成年,但是也是自幼聪慧,连太妃都说是最像皇上年轻时候,要知道皇上可是太妃一手抚养大的,而且其母郭妃背景最深厚,和前三边总督陈敬轩,前兵部尚书现任都察院左都御史张景秋都是亲戚关系,郭妃前两年已经取代梅妃最受皇帝喜爱,只不过这两年皇上身体不佳不近女色,否则郭妃只怕还要更得宠呢。”
“啊?”贾母和王氏还没想到这里边有如此复杂的背景,不由得面面相觑。
若是恭王背后有陈敬轩和张景秋,那可就真不好说,陈敬轩也就罢了,已经辞任三边总督,可张景秋却是前任兵部尚书现任左都御史,而且都知道这是皇上从南京那边提拔过来的,算是皇上心腹了。
“那该如何是好?宝玉若是真的跟着永宁长公主去了,总归要和这些皇子们打交道的,这……”王氏迟疑着。
“只怕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最好能不近不远,保持距离,避免太过亲近哪一方。”元春叹气道。
贾母和王氏都有些失望,若是这样,宝玉这一行,就没有太大意义了。
永宁长公主之所以要带宝玉去,只怕也就是存着一些心思,要早早交好最有可能上位的某位皇子,她们也希望大姑娘此番回来能给宝玉乃至永宁长公主那边提供一点儿更精准可靠的消息,谁曾想元春也是拿不准。
这谁都知道从龙之功是最大的,等到形势都明朗了,你再去跟附,那这等功劳和感情都不值一提了。
贾母沉吟了一番又问道:“大姑娘,你让铿哥儿来府里见一面,可是也是为此事?铿哥儿可知晓这里边的情况?”
元春微微一凛,自己这位祖母毕竟经历过三朝皇帝,还是有些见识和眼光的,点点头:“孙女的确有此意图,冯紫英在朝中颇有名声,皇上都很看重,加上其师长齐阁老和乔都御史都是朝中重臣,其消息来源肯定更广阔,所以孙女想要和他打听打听。”(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