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古代言情 -> 陛下求我做太子

第159章:花开须折直须折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昝康是杨俊的主要谋士,对他极为了解,如果连昝康都不清楚,那杨俊的问题看来是非常隐秘的隐疾。
不会是不举吧。
不应该啊,秦王没娶秦仙语时,也是好色之徒,在府中养了无数歌女,也干过见色起意的事情。
想不明白的杨霜返回了雅室,酒菜已经准备好了。
杨霜落了座,杨俊端起酒杯谢道:“多谢大哥帮忙!咱们几兄弟就该互助互利,但是越王、汉王和魏王有些过分了,难道就因为钱一逍和他们有关系,我就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钱一逍的罪行吗?大哥你说说,我做错了吗?”
“四弟不要生气,你并没有做错。但谁叫钱一逍是越王和汉王的舅舅,他俩的做法也是人之常情。”杨霜安慰道。
杨俊钦佩道:“还是大哥开明,来来,咱们喝酒!歌舞都退下吧!”
舞女和乐师这才散去。
两人饮下杯中酒。
“此酒好烈!”杨俊喝完,立即皱起了眉头。
杨霜扫了一眼酒壶,是昨日给杨俊回礼的高度白酒,度数近五十度,对酒量差的杨俊而言,绝对是个大挑战。
没想到今日他会拿这个酒招待杨霜。
杨霜便提醒道:“四弟,此酒刚烈,就是我也只能饮一斤,你酒量浅,要不换酒吧。”
“不用!”杨俊本来还有些踌躇,一听杨霜能喝一斤,他攀比的性格就上来了,就认准了这个酒。
不过杨俊也怕自己酒量差,喝多了误事,所以把昝康叫进来陪酒,这样便能放心了。
杨霜看他执意如此,那就喝吧。
三个人一边闲聊,一边饮酒。
酒过好几巡菜过多味时,下人送来了热粥,并道:“殿下、明王殿下,这位王妃命小人准备的,说是喝完酒喝点热粥,对脾胃好。”
此时的杨俊已经有了明显醉意,脸上爬上酡红,他看着冒着热气的白粥,感动道:“娶此良妻,夫复可求啊!以前不怎么喜欢喝银耳薏仁粥,现在越来越喜欢了。”
银耳薏仁粥?杨霜轻叹一声,这是自己喜欢的啊。
杨霜便笑道:“四弟和四妹恩爱,真是让人艳羡,大哥祝你们早生贵子啊!”
此言一出,杨俊脸上的表情一僵,微微露出忧愁,随即端起酒来敬道:“大哥,来,咱们喝酒!”
杨霜又陪他喝了好几杯,看他的架势,颇有借酒消愁的打算。
而且看他的状态,已经双眼惺忪,醉意深浓。
“四弟,酒水不宜多喝,适可而止吧。我看你也醉了。”杨霜问道。
杨俊一挥手,哼道:“我没醉,现在的状态非常好!大哥莫非是怕了?自从大哥被废黜了太子之位,越来越胆小怕事了,以前那怼天怼地的豪迈呢?”
能说出这番话,说明这家伙真是醉了。
杨霜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对,你既然要喝,那就多喝一些吧。酒能解愁,希望四弟喝完,心情愉悦,不再烦恼。”
“嗝...”杨俊打了个酒嗝,随后将酒杯扔了出去,怒道:“不烦恼是不可能的,怎么能不烦恼?大哥你是不知道啊,就算为了争夺太子之位,我都没愁过,唯独感觉对不起王妃...”
杨霜趁机问道:“四弟怎么对不起王妃了?可否说说!”
一旁的昝康一听是这个话题,连忙拱手退下。
可怜的杨俊怕自己贪杯误事特地找昝康陪酒,万万不会想到自己正好上钩。
只见杨俊拿起酒壶,仰头灌下白酒,说道:“当年我第一次见到仙语时,就惊为天人,感叹她是天上的仙女,所以发誓要娶她。后来,又听说有人替杨霜和她牵红线,我当然不服。我嫉妒杨霜,凭什么他年长几岁,就能做太子,凭什么还能娶仙语?所以为了能娶仙语,我派人散布了对她不好的谣言...又让我母妃从中游说父皇,才赐下了这门婚事。是我对不起她,败坏了她的名声...但是我是真的喜欢她...而且我成功了,我娶了她,我打败了太子...”
可怜的杨俊,以前基本没喝过高度白酒,上次和杨霜喝酒就醉了一次,这次又醉了。
如今更是在大醉下,趁着酒劲说出了实话。
而听到这些话,杨霜眉头一挑,他知道杨俊是求陛下赐婚,才和秦仙语成的亲,但并不知道还有散布谣言一事。
当时的杨霜身居东宫,不知市井消息,当陛下赐婚后,杨霜也有过怀疑,不解为何明光侯会答应这门亲事,如今看来是和谣言有关系。
一名待字闺中的少女,最看重的就是名节,当名节受辱,很多事情便无力挣扎。
怪不得秦仙语嫁入秦王府后,变得消沉了,变得忧愁,脸上很少有笑容,这应该也是一方面的原因。
这时,杨俊的酒劲彻底上来,整个人昏昏欲睡,大声叫嚷道:“第二件事,是我对不起仙语的,没法让她...让她....”
声音戛然而止,最后只剩下鼾声。
“艹...”杨霜有些无语,刚听到关键地方,这家伙竟然睡着了。
请客的都醉成这个熊样,身为客人的杨霜只能起身准备离开。
谁知来到门前拉开房门,目光一凝。
秦仙语竟然站在了门外,另一边是毕恭毕敬的昝康。
原来昝康退下时,出门就看到了秦仙语,不知道站在门外多久了,吓得昝康一身冷汗。
而秦仙语聪慧过人,杨俊让昝康陪酒,就是避免喝醉说错话,昝康却偏偏走了出来,根本不顾秦王说酒话,这说明什么?
不过秦仙语没有训斥,只是让昝康站在一边,然后听着屋内的交谈。
她听到了杨俊的原话,知道了当初败坏自己名节的谣言,竟是自己的夫君散播的!
这一刻,秦仙语心如刀绞。
“仙语...”杨霜看到她双目通红,泪珠在眼中凝绕,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谁知接下来,秦仙语径直走进了雅室。
杨霜无奈,只能跟着进去,但不忘给昝康一个眼色,让他守在外面,禁止外人靠近。
昝康连连点头,连忙离远一些,去院门外守着。
而后,杨霜转身回到了雅室,就看到秦仙语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正拿起酒杯饮下一口酒,酒太烈,烈的让她剧烈咳嗽。
一旁的杨俊睡得如死猪,毫无反应。
杨霜三步做两步上前,抢下了酒杯,训斥道:“胡闹!你能喝吗?”
秦仙语看着杨霜,眼中的泪珠再也坚持不住,哗啦啦往下掉。
杨霜只能跪坐下来,安慰道:“怎么突然哭了?乖,不哭!”
听着温柔的安慰,秦仙语更加伤心,泣声道:“我已经死心,想做一个合格的秦王妃,但你为什么还要时常出现,为什么让我知道真相?”
看着她泪眼婆娑,杨霜那融合的记忆让他倍感心痛,忍不住地伸手替她擦拭泪珠。
指尖划过她的脸颊,传来温润的感觉。
杨霜也喝了不少白酒,虽然没有醉,但酒这种东西,能壮人的胆,包括色胆。
秦仙语痴痴的看着杨霜,感受着他的怜爱,再也坚持不住,直接扑进了杨霜的怀中,然后放声大哭。
杨霜抱着她,轻拍她的后背,安慰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秦仙语的哭声也渐渐停止,然后声如蚊蝇:“谢谢你,我没事了。”
杨霜这才松开双手,让秦仙语坐直了身子,看她通红的双眼,问道:“还伤心吗?”
秦仙语摇了摇头,道:“不伤心了,发泄掉怨气就好了。”
虽是这么说,但此时的模样让人看着心疼,杨霜便笑道:“我可以继续把怀抱送给你!”
“谢谢,但那里永远是属于琉璃姐的。”秦仙语轻声说道。
杨霜叹了一声,听出了幽怨,便问道:“我并不知道关于谣言之事,到底是什么谣言?“
“能不能不说,我不想提及那些事。”秦仙语应答。
杨霜点了点头,没有追问,明日派人调查调查就知道真相了。
秦仙语看着杨霜,终于把心里话问了出来:“如果,如果你知道我是被逼,并且不情愿的嫁给秦王,你会帮我吗?”
“我会!我绝对不会让你嫁给他的!”杨霜郑重的点了点头。
这是他现在的态度,以前的“杨霜”也许会有诸多顾及,但是现在的杨霜根本不在乎。
秦仙语目光如水一般清澈,又问:“真的?”
杨霜郑重点头,道:“我若骗你,不得好...”
“别说!”秦仙语伸手挡在了杨霜面前,她不想听到那个字,而且这个回答对她而言,便足够。
这一刻,两人对视,眼眸中能倒影出彼此的身影。
酒精的催化下,杨霜吞了吞口水,突然将秦仙语抱入怀中,低头吻了过去。
刹那间,秦仙语顿感大脑放空,竟然没有了任何思维。
人工呼吸再继续,杨霜的手也没闲着。
秦仙语的脸颊刹那间通红,明知这样做不对,却不想阻止,甚至从未感受过这样的悸动。
渐渐地,两人情至深处。
杨霜熟练的去解她腰上布带,这一刻,秦仙语慌忙惊醒。
“不,这里不行...“秦仙语低声道,声音极低,似乎杨霜听不到就算了。
但杨霜听到了,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孟浪了。
但事已至此,杨霜很想继续下去,但一想到杨俊在旁边如死猪,万一睁眼,那岂不是...
所以杨霜停止了动作,反而问道:“是不是在其他地方就行?”
“都不行。”秦仙语红着脸,把头瞥向一侧,不敢去看杨霜。
杨霜坐了起来,然后郑重说道:“仙语,有件事我不想瞒你!将来可能会伤害你。”
“昝康是你的人?”秦仙语也坐了起来,简单整理仪容,问道。
杨霜点了点头,道:“没错,已经被我收买,我让他监视杨俊,是为了报仇。”
“报什么仇?”秦仙语又问。
杨霜如实相告:“最大的仇,就是我的母亲是被王千赫、越贵妃和杨俊合谋下毒害死的。”
“竟有此事?!”秦仙语一脸震惊。
杨霜点了点头,道:“我已经有证据了。所以我要报仇,我要让王家和越贵妃死无葬身之地,包括杨俊。所以仙语,对不起...”
秦仙语明白,杨霜一旦报仇,将来她便是遗孀。
“你不用给我说对不起,应该是杨俊说对不起,对不起已逝的皇后娘娘!”秦仙语回道。
杨霜握住她的玉手,点了点头。
秦仙语又忍不住问道:“你刚刚说最大的仇,那其他仇是什么?”
“我被废黜太子之位,是他陷害。还有你,她把你夺走了,我自然要报仇,而且要把你夺回来。”杨霜笑道。
秦仙语的脸上泛起羞红,委屈道:“就算你报了仇,我始终是秦王妃,已经无力更改了。”
“相信我,当我握有权柄,一切都有可能。”杨霜看着她的眼睛,郑重道:“就看你愿不愿意。”
秦仙语不敢和他对视,因为他的目光充满了侵略,但秦仙语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美人如此,杨霜有些口干舌燥,又忍不住的亲了过去。
凭杨霜的技术,秦仙语岂会是动手?
而且让杨霜更奇怪的是,秦仙语什么都不懂,吻技青涩,甚至根本不懂,甚至咬到了杨霜的舌头。
“对不起。”秦仙语脸颊潮红,媚眼如丝。
杨霜忍不住询问:“对了,杨俊到底有什么隐疾?”
此时此刻,秦仙语如同未经人事的少女姿容,不得不让杨霜多想。
秦仙语俏脸红扑扑,犹犹豫豫,才说道:“他...他似乎不行...我也不懂是什么病。”
“你们难道没有圆房?”杨霜吞了吞口水。
秦仙语羞涩极了,连忙站了起来,逃离了这里:“不告诉你!”
望着要离开的背影,杨霜又看了看杨俊,忍不住哈哈大笑:“四弟啊四弟,你真是暴殄天物啊!”
过了一会,平复了激动的心情,杨霜才离开雅室。
昝康还守在院门,杨霜走过去,低声道:“放心,秦王妃不会透露咱们的关系。”
昝康连连点头,用一种钦佩的目光看着杨霜,感觉明王殿下给人高山仰止的高大。
而后,杨霜离开了秦王府。
返回明王府的路上,杨霜依靠在靠枕上,突然叫道:“花开须折直须折,莫待花空空折枝!不摘了这朵花,我他妈会悔恨一辈子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