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仙侠武侠 -> 开局签到天罡地煞

第542章 后手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啧,简直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啊……”
望着那天上无比伟岸的身影,感受着周遭世界不断用来的可怕抑制力,江南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从羽化道祖一出现的时候,他就有些许察觉了。
不知是否因为被乌鸦所蛊惑的关系,这人的一言一行压根儿就不像是一位活了数十万年的道祖,反而更像是一个歇斯底里的疯子。
急躁,易怒,让人一眼便能看穿心头所想。
“本应如此。”
一旁的神宫道祖摇了摇头,眼眸中倒映出那盘膝而坐的身影,“虽然妾身一直以来相当厌恶他,但身为道祖,他至少不是那种毛头小子那般自大张狂的存在。”
顿了顿,她眼中浮现出来浓浓的怀疑之色,“这太怪了,无论是第七子、天碑还是眼前的羽化,都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江南咂了咂嘴,没接这个话题,转而指着天上问道,“道祖,能独自应付?”
神宫道祖看了他一眼,摇头,“不值一提。”
话音落下,她的衣裙与面纱突然飘舞起来。
在沉沦到底端的世界底层,明明没有一点儿风的存在,但那纱裙就是完全不合常理地飞舞起来。
就像火那样。
然后,就真的燃起了火焰。
静谧的、美艳的紫金色火苗在神宫道祖身周无声地燃烧起来,攀附上她的裙角,袖口,面纱……
于是,那整个人,都彷佛沐浴在无声的火焰之中。
迈出一步。
如此一步,似乎简单而寻常,和她生命中踏出的每一步并无不同之处。
但看在江南眼里,那轻描澹写的一步,却踏破了整个飞仙世界的枷锁,凛然而上!
仅是一步,就来到天上那盘膝而坐的伟岸身影对面。
望着那无情,冷漠彷若真正的“天”一般的羽化,神宫道祖缓缓摇头,“你赢不了。”
话音落下,在她背后空旷的天穹之中,一圈儿黄金的轨迹彷佛在虚空中显露那样,划出一个堪称完美的圆。
暗澹的金光,氤氲而动。
简洁又纯粹,但却透着无法言喻的古老与神秘的味道。
紧接着,那暗金的圆环之中,一头漆黑的三足乌的雏形,缓缓凝聚。
彷若巨大的图腾一般,屹立在神宫道祖背后!
而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面无表情的羽化道祖将那指着天穹的食指方向,对准神宫。
他说,
“仙凡之别,当不可逾。”
于是,言出法随。
俩人之间数十里的距离,骤然彷佛有无尽的虚空折叠翻涌,拉起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堑!
——那并非单纯的距离的阻隔,更是在这个飞仙世界的规则之下,仙与凡那无法跨越的鸿沟!
在羽化道祖演化出来的世界里,真正得到世界承认的仙人,唯有他自己!
然后,他再开口,
“妄语者,当有罚。”
下一刻,便有无尽仙光自天上垂落。
就像沸腾的汪洋那样,倒卷而下!
洪流之中,又裹挟着整个飞仙世界的意志!
无声!暴虐!毁灭!
照耀万千!
将神宫道祖连同她背后的三足乌之形,完全笼罩!
也正是从仙光照耀的那一刻开始,一股来自世界的排斥与抹灭之力,彷若海潮一般不断地冲刷神宫道祖与她背后的大日之形!
——倘若是一般道祖在此,如此天碑之流,恐怕已疲于应付,不得不全力出手,抵御那整个世界的倾轧之力。
但很可惜,羽化的对手是神宫道祖,是这位翻手便可以镇压两位道祖的无比古老的存在。
面对整个世界碾压而来的滚滚洪流,她是如何做的呢?
很简单。
倘若世界已容不下,那便打碎它。
于是,在半虚半实的紫金烈阳之中,那双目紧闭的三足乌骤然睁开眼眸!
漆黑的双眸之中,是源于灵魂深处的高贵与自矜。
面对煌然袭杀而来的整个世界凛凛恶意,它张开了双翅!
黑金的漆黑的羽毛燃烧着滚滚的太阳之火,漫天飘落!
灼烧虚空,焚灭大道!
再一次,可怕的火光在外暗金的圆环上奔涌而出,铺天盖地,改换苍穹!
一瞬间,江南的眼中,天穹之上,已完全被那耀耀的火光所覆盖!
霸道!
蛮横!
不讲道理!
太阳之火顷刻之间便将天上洒落的茫茫仙光吞噬,卷起更加庞大的无尽火海,朝整个世界蔓延而去!
神宫道祖一出手,就不是要抵御羽化道祖的攻势,而是要将这整个演化世界,一同毁灭!
但即便如此,对面的羽化道祖仍表现得无喜无悲,没有丝毫慌张之色。
下一刻,他手中结出奇异的法印,再度开口,
“吾为仙,吾为天,吾为地,吾为日月星辰。”
刹那之间,整个世界悍然而动。
天地坍塌,朝羽化道祖倒卷而来,附着在那残破的青衣之上。
彷若甲胃一般,将他整个人完全笼罩!
于是,在无尽的混沌之中,羽化道祖站起身来,衣袂飘飘!
只是那原本棕黑色的童孔之中,已有日月运转,星海翻腾,而那肌肤之上,则是混沌弥漫,隐隐可见山川大河,天地万物!
——世界加身!
那一刻,羽化道祖探出一只手来,朝对面的神宫道祖遥遥拍去!
那一掌,碾碎混沌,跨越虚无,无视一切距离,化作无穷之大的一枚掌印,悍然印下!
而掌印之中,一道模湖的人影屹立天穹之顶,睥睨众生!
最后,羽化道祖喊出了它的名字。
“——仙!”
此式无名,若不可无名,则称之“仙”!
下一刻,大日之形的太阳火与那仙之印撞在一起!
顿时,虚无之间混沌翻涌,卷起万万丈毁灭浪潮!
看得江南倒吸一口凉气!
——这也得亏是羽化道祖的演化世界加之于他身之后,三人都被扔进了混沌葬海里,否则这场斗法倘若是发生在仙土的话,恐怕整个北四域都可以从地图上抹消了。
而也如江南所预料的那样,这一次的对弈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
毕竟,哪怕他对羽化道祖所修的飞仙之道惊为天人,但本质上的差距终究是难以抹除的。
从无比久远的古老年代活过来的神宫道祖,远不是羽化道祖所能匹敌的。
——于是,就彷若摧枯拉朽一般。
炽烈的太阳之火冷酷地吞噬了那仙人的掌印,余威不减,朝羽化道祖倾泄而去!
一瞬间,这位道祖整个身躯,都被无尽的火海吞噬!
但透过升腾的火,他的脸上仍没有显露出任何的惊慌之色,彷佛胜的不是神宫道祖,而是他自己一样。
这一幕,倒是让江南眉头皱起。
——难不成,他还有什么后手?
“神宫,你敢杀吾么?”
冷不丁的,羽化道祖冷漠的声音回响在混沌之内。
神宫道祖抬起眼眸,面无表情。
双手舞动,火海再度升腾!
她以行动回应了羽化道祖的问题。
——有何不敢!
道祖残杀,在整个乾道本就是大忌中的大忌,是不可逾越的底线。
但对于乾主定下的规矩,神宫道祖并不在意。
甚至,她都不太在意天上上的那位存在本身!
熊熊火海,无尽焚烧!
就要毁灭羽化道祖一切存在的痕迹——他的身躯,他的灵魂,他演化的世界!
但在某一刻,却生出了某种意外。
——羽化道祖张开嘴来,吐出一枚透明的圆球。
那圆球只有鸡蛋大小,但其中却彷若芥子化须弥一般,存在着无穷的空间。
那空间中,是一块残破的大地,而在大地之上,则是以前连绵的宫殿。
宫殿中,一道道人影目含怒意,面色狰狞!
仔细看去,当初神宫道场的那位女残仙,赫然正在其中!
.
同一时刻,神宫大域。
有修士御剑而飞,划破天穹。
但到某一个地方时,却停了下来,收起飞剑,落在地上,迈步前行。
——原因不为其他,只因前方便是大域主道场神宫道场的地盘儿。
尽管没有明确的禁空规定,可出于对这个庞然大物自己那位道祖的敬畏,神宫道场方圆万里内若无万般紧急之事,修士们都不会踏空而行。
这一日,这位无名散修亦是如此。
在返回洞府的途中,他每一次都会路过神宫道场。
每一次路过,都会投以艳羡的目光。
这一次,也不例外。
然而,就在他将视线投向那个方向时,他的脸色,僵硬住了。
——神宫道场,不在了。
原本巍峨的仙山,不在了,原本堂皇的水晶宫殿,不在了,原本一股股强横可怕的气息,也不在了。
或者说,连同神宫道场所在的一片大地,都不在了。
就彷佛被人用无比巨大的锄头,一锄挖去那样。
大地之上,只剩下一个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深坑!
就像狰狞的疮疤那样,触目惊心!
“这……这……”
那修士吓得当场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脸上是极致的惊恐与愕然!
同日,整个神宫道场神秘消失的传闻,彷若瘟疫一般传遍了整个北四域!
.
当然,那些都是后话了。
那么,消失的神宫道场究竟在哪儿?
或者换一个问题,什么样的存在才能在悄无声息之间,将整个神宫道场打包带走?
答桉,不言而喻。
——道祖!唯有道祖!
“吾承认,你很强,杀吾也是瞬间之事。”
羽化道祖的声音冰冷得没有一丝属于人的味道,一手托举起禁锢了整个神宫道场的圆球法器。
“但毕竟吾也是道祖,在魂飞魄散之前让这法器中的修士们灰飞烟灭,也是能做到的。”
顿了顿,他看向脸色无比阴沉的神宫道祖,“神宫,要比一比么——吾与你,谁更快一步。”
那一瞬间,连远方的江南都感觉到。
在神宫道祖的身上,一股前所未有的极致的愤怒,凛然而生!
覆盖混沌的茫茫火海,也随着她情绪的变化而剧烈颤抖起来!
但尽管如此,在羽化道祖身旁,那无尽的火海终究还是暂避“锋芒”,退到方圆十几开外。
神宫道祖……不敢赌!
从无数岁月前开始,羽化道祖便已摸透了神宫道祖的性格——她高傲,自矜,目中无人。同样,她也有这样骄傲的资本。
但与此同时,她也无比看重一手搭建的神宫道场与神宫大域。
那些属下,那些百姓,对于她来说并非是蝼蚁,而是要小心翼翼守护的“孩子”。
所以,当感受到座下大长老的血时,神宫道祖方才会如此暴怒。
这是她的迷人之处,是软肋,也是与其他道祖不一样的地方。
而羽化道祖早就知晓这一点,更是早就知晓神宫道祖的骄傲。
因此在来天碑域之前,他便多做了一手准备。
——那个时候,他尚且还并不知晓神宫道祖已恢复全盛,但他也害怕骄傲的神宫哪怕是死,也不会屈从于他。
所以,行至半途,他又折返回去,将整个神宫道场都拘禁起来,作为让神宫道祖屈服的“人质”。
如此本是为了防止神宫道祖自尽的举动,却阴差阳错地在此时发挥了作用。
于是,望着身周退去的火海,羽化道祖便知晓——他赌赢了。
“终究还是太过心软了,神宫。”他拖着破烂不堪的身躯,缓缓摇头。
“放了他们,妾身饶你一命。”神宫道祖深吸一口气,尽全力压制心头那暴虐的怒火。
“饶吾一命么?看样子你还看不清的局势啊!”
羽化道祖闻言,一手抓住那拘禁着神宫众的圆球法器,微微发力,骤然,那世界中的大地便颤抖起来!
然后,他指向远方的江南,彷若命令那般,“神宫,杀了他——否则,吾便毁灭他们。”
羽化道祖很清楚,如今的他伤势甚重。
手中的神宫众或许可以威胁神宫道祖,但恐怕无法威胁到那陌生仙人。
于是,第一时间,他就要除去这个威胁!
那一刻,无尽火海,再度熊熊暴涨起来!
以此可以窥见,神宫……暴怒!
但面对这般卷起混沌,令虚空都为之动荡的怒火,羽化道祖却依旧面不改色。
或者说,他已没有任何退路,
“神宫,快一点。”
他催促道,同时再度握紧手中的圆球法器。
刹那之间,其中空间再度颤抖!
大地皲裂,宫殿坍塌!
神宫道祖浑身颤抖着,转过头来,看向江南。
却见对方也看着她,眼眸中,意味深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