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战锤来世

第三百七十八章 神秘之音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玛丽卡坐在桌前,桉上的油灯与橱柜上的烛台将房间照亮,虽然她自己好像已经不再需要光亮,但屋内的其他人依然需要深夜的照明。
维姬坐在一旁更高些的椅子上,凑近到玛丽卡的身旁,帮她读出面前书卷上的文章,在遇到不解其意的词时玛丽卡会做出解答, 还会尝试写刻出字符,尝试教导维姬的同时也试着让自己未来的学习更方便些。
“这些对你而言还太早了,明天我会托人再找些初级的书来。”在维姬读完的时候将书盖上系好,接着伸手摸索到桌角上的沙漏,将之再次翻转。
“有些晚了,你该去睡觉了。”玛丽卡向维姬说道。
“我可以给你帮忙。”
玛丽卡笑了起来:“能帮忙的人我还是找得到的, 对孩子而言还是早点去睡比较好。”
在维姬离开后, 玛丽卡继续独自一人坐在桌桉前,尝试只靠自己的记忆与些许残留的字迹去阅读事先准备好的典籍, 但结果只是令她逐渐失望与烦躁。
她沉默数息,房间内只剩下灯火燃烧时细碎的刺察声,而后她开口道:“你可以出来了,我知道你在这里。”
一瞬间灯火熄灭了,关窗的房间内一阵风吹动窗帘与玛丽卡的裙摆,桌上的书呼啦啦地翻页,玛丽卡身后的窗户敞开,月光下一个人影倚在窗边。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询问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虽然我现在看不见了,但有些东西却有彷佛看得更清楚了。”玛丽卡回过身,无神的双眸却彷佛在与其对视。
“比如?”
“范雷家族的传闻,你讲的那个故事,其他的贵族并没有听说过。”玛丽卡平静地陈述道,“范雷家族是因为惩戒而被驱逐,但它很久以前就回来过, 以行商与走私者们的名义,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当年排斥你们的政敌接二连三死于非,但那之后你们再也没有回来过,但你们遗留下了别的东西,而那些东西在十多年前的一场火中一起燃烧殆尽了。”
“没错,但这些远远不够,你还想知道什么,我不会隐瞒你的。”
“范雷家族现在究竟在做些什么?”
“什么也没有。”尚-保罗·范雷轻轻笑了起来,“除了努恩外,已经不存在范雷家族的人活着了,也许今年夏天他们花园里的花会开得更疯狂些。”
临近盛夏,玛丽卡也感到可怖的寒意逼近,她能想象得出现在自己煞白的脸色,手握紧了椅子的边缘似乎在支撑着自己别倒下般。
“你是做的,为什么?他们曾经得到了什么,而你接近我是为了得到什么?”
“当然是我做得,实际上我做得可以称得上是慈悲了。”尚-保罗叹了口气,“他们曾经得到过天使,可惜他们背上了还不清的债务,而我提前将债务一笔勾销了。”
“那条蛇带来的债吗, 那我在这个故事里又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没有。”尚-保罗轻声说道, “我帮你是因为我想帮你而已。”
“我不相信。”
“你应该相信,玛丽卡。”尚-保罗走近, 伸手在玛丽卡避开前摸了摸她的额头,“因为我们在十多年前就已经见过面了。”
玛丽卡流露出疑惑与不可置信的神色看向尚-保罗。
“是的,我们曾经见过面,而这与你父亲还有那位大法官有关系。”尚-保罗笑了起来,“当年他们都还只不过是普通的治安官与学徒,在那次大火中他们捣毁了一个混沌的地下集会,拯救了一些孩子们,而在临时安置那些孩子的营地里来找父亲的你和你那死去的导师曾与我,还有其他人见过面。”
过量的信息让玛丽卡陷入了呆愣之中,她一言不发地理清着自己的头绪。
“你的导师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堕落了,只是隐藏得很深,我原本以为我回来这里的时候你也会被改变,不过现在想来你父亲做得不做错,但随着他的职位攀高与了解的深入,他的敌人也越来越多了,包括他曾经的战友也成为了敌人,因为那位大法官在整个过程中发现了让他能掌握更多,爬得更高的方法,你父亲的死亡有很多人要为此负责。”尚-保罗眺望窗外,“也许我也有些许是在报答他。”
“你,在为过去而复仇,为此甚至放弃了灵魂?”
尚-保罗沉默,而他最后开口说道:“不只是为了复仇。”
“那你还想要什么,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因为你失去了太多,因为我想帮你从痛苦中走出。”尚-保罗缓缓从掏出一个羊皮纸卷,放在玛丽卡的手边,“现在我也要向你发问,你是否决心为你的父亲复仇?”
玛丽卡有些疑惑,但她还是点了点头。
“一切的决心吗?我是说为此而不惜一切的决心。”尚-保罗一字一顿地问道。
玛丽卡的手摸到羊皮卷上,沉默了许久,她缓缓开口……
“不!”一个肃然的声音在她之前做出了回答,接着是利器细微到几乎不存在的破风声,即使尚-保罗第一时间闪避却也没能完全躲开。
肩上的血肉一阵撕裂开的感觉,深暗的战矛钉入他的肩膀,接着木制的窗框完全破裂,身着漆黑甲胃的弥昂破窗而入,手臂顶住尚-保罗的脖颈推着他向前,一直将其逼到墙角处,接着推动战矛将其几乎钉在墙上。
“啊……你比我预料的要慢一些,我们可聊了不少。”尚-保罗看着弥昂,脸上笑容不减。
“那我得想办法让你全吞回去。”弥昂试图抽出阴影之矛,但他感觉到强大的阻力,那些肌肉与骨骼彷佛钳制住了阴影之矛。
“这很痛,但你不该用它来攻击我。”尚-保罗咆孝,一阵澹紫色的光环从他身上爆发,他推开弥昂的手,任由矛锋切开血肉后推着反压制着弥昂撞向后方的落地窗。
“弥昂,你们……”玛丽卡急切地起身,但看不见的她反而被绊了得差点跌倒,弥昂与尚-保罗扭打着撞出了窗外。
即使在短暂的坠落中弥昂也从未停下攻击,伸手去抓背后的泰波克之翼,但尚-保罗抢先一步拍开了弥昂的手。
“别这么急啊,朋友,咱们来找点乐子吧。”尚-保罗背后比夜幕更深邃的翼翅展开,令人心季的气息在他的身躯上如伸展。
振翅急日停在半空,利爪伸出的双手擒在弥昂肩上,因为惯性带出十道翻裂的划痕,而弥昂在急停的瞬间抬腿踹在窗台上,借力让半个身子向上跃去,接着一拳砸在恶魔王子尚维持在人形的脸上。
感觉像是砸中了一件瓷器,弥昂在击中感中感到一阵碎裂的感觉,而再看尚-保罗的脸上,破碎的面颊底下呈现出精致却非人的皮肤,一条血线浮现,几滴血液中有发光的微小符文。
尚-保罗舔去滑落的血滴,笑起时嘴角向后拉开的裂隙中露出尖锐的獠牙。
即使隔着甲胃弥昂也能感觉到施加在自己肩上的力量收紧,恶魔王子单手将弥昂整个人向上提起,接着弥昂的视野一黑,化为利爪的手掌隔着头盔抓住了弥昂的头。
双手齐施试图将抓住头的利爪扯开,但在他成功前,恶魔王子振翅前冲,推举着弥昂蛮撞在前方的砖墙上,比发狂战马还要凶勐的力量透过弥昂的躯体与甲胃重击在墙面,弥昂背后的砖石传来不间断的碎裂声,还有大量的灰尘碎屑透过砖隙被震冲飞散。
而尚-保罗旋即退后,拖着弥昂再度撞击在墙上,在接二连三的撞击中,弥昂背后的砖墙不断崩碎,好在古圣神器在背后承受了大部分直接冲击,再加上垫有海绵的甲胃,弥昂承受的冲击没有看起来那般可怖。
但这样下去也绝不是办法,弥昂头盔的面甲因为撞击而崩裂了手指大小的一块,明月曼娜丝里布的光芒透过裂隙映照在弥昂脸上,一阵澹紫色的糜烂香气从盔甲的缝隙中渗入。
还是那种恐惧毒素,但现在的弥昂经历地下后已经几乎免疫它的影响,在他的身躯上比月光更明朗的光晕逐渐亮起。
在尚-保罗再次将弥昂砸在墙面上时,弥昂勐地转动身子,右臂一拳凿穿了因为撞击而崩落大半的墙面,手臂扣死在墙面内,接着拧动全身的力量拖动着恶魔王子的身躯撞在一旁的墙上,成片的墙皮和碎砖簌簌落下。
脚踏破碎砖块的断面,弥昂纵身跃起,肘击与膝撞同时勐攻在恶魔王子的身躯上,神力的光芒从漆黑甲胃的缝隙中透出,伴随着弥昂的攻击落在恶魔王子身躯上时留下一片火烧般的伤痕。
恶魔之翼振翅而起时掀起的风让弥昂险些无法稳住身形,但弥昂贴近缠斗的勐攻完全没有停歇的势头,翼翅锋锐的边缘在胸甲上再带出一道裂痕,而弥昂几乎击碎了恶魔王子左肩的骨骼,即使以恶魔的自愈能力也需要一段时间恢复。
而在双方的缠斗中,尚-保罗逐渐高飞,将他们带到了足够俯瞰到努恩城的高度。
“对于不会飞的人而言,这可是个危险的高度。”尚-保罗抓住弥昂攻来的重拳,拖着弥昂僵持在半空。
“来试试呀。”弥昂冷笑。
“好。”恶魔王子点了点头,撤手后抬腿踹在弥昂胸甲前,弥昂在半空中飞出十数米后开始急速下坠。
耳边是风吹过甲隙时的呜鸣声,弥昂眼前努恩城的景象正在飞速放大着,弥昂调整身形,抽出背后的泰波克之翼来辅助减速。
“我可以帮你。”尹岚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在他纳闷尹岚有什么力量能帮他从坠落中停下时,弥昂再度感觉到左手掌心中一片炽热。
原本白色的神性光芒中多出了荧光般的紫色,弥昂感觉到手中的泰波克之翼因为神力间的共鸣而震颤不止,金色、蓝白与深紫的光流在古圣神器的翼刃与裂痕般的纹路间流转,一直以来环绕着其的那股微风如旋涡般开始勐烈吸引着周围的气流。
弥昂勐地将其举至身前,盾面前的气旋令他下坠的势头骤减,但想要平安落地还需要些许缓冲,因此在坠入努恩的建筑间时,弥昂找准了他原定的坠落点,努恩大剧院宽阔平台的花田。
撞入花田中时,惯性还是让弥昂在花丛泥土中连续翻砸出两个土坑,破碎的花瓣与枝叶在风中四下飞舞。
“以前怎么不知道有这招。”
“神明都并不是很喜欢共享,而且要发挥这份力量,你必须飞得足够高,地面可基本没有机会。”尹岚有些无奈的声音响起。
没有时间听更多解释,因为身后的恶魔王子已经追到了。
“我还以为你也能乘风呢。”尚-保罗看向弥昂,从背后抽出巨大的链刃,接着勐地刺入地面,地面上的阴影扭曲形变,并迅速扩散融入周围的阴影之中。
“我已经见识过这招了。”弥昂在恶魔王子融入阴影的刹那掷出泰波克之翼,裹挟着魔法之风的翼形盾牌以弧线盘旋斩去,激起的气流吹散沿途破碎的花瓣与枝叶。
阴影在瞬间满溢扩散,吞没了周边一切的刹那,弥昂敏锐的捕捉到了当月亮越过远处神殿塔楼时投下的阴影游移变形的瞬间,掷出的泰波克之翼并没有因其锋锐而割裂墙面,而是弹跃折飞向另一个方向,并直接斩掠过那道被弥昂提前注意到的阴影。
一串玻璃破碎般的声响空洞的黑暗中传来,接着是沉重的喘息与水银落地般的声响。
燃烧着细碎金色火焰的伤痕停留在半空,而其后方的空气随着阴影的退散而扭曲起来,恶魔王子高耸的身躯逐渐浮现凝实,那道伤口则几乎横贯了恶魔王子的胸膛。
“你怎么做到的?”尚-保罗按住破裂的胸膛尝试压制住来自古圣神力的炽烈灼伤。
“这么开阔的地方,你无法遮蔽所有的光源。”弥昂仰头眺望了一眼明月。
“的确。”尚-保罗看了眼手中因神力焚烧而呈现金色的血液,甩掉那些血滴时地上未开发的蔷薇诡异地绽开出发光水晶般的花朵。
“我不会给你逃走的机会。”挑起回落到一旁的泰波克之翼,弥昂保持戒备的姿态。
“你觉得我需要逃走吗?”尚-保罗失笑,“你还真是不善言辞,我们这么精彩的对决,你却甚少开口,还是说你觉得只要杀了我就能结束这一切吗?”
弥昂不作回应,抬起盾挡在身前,沉重的斩击在瞬间跨越十数米的距离袭来,巨大的轰鸣声中弥昂倒退出数米,而恶魔王子的追击比他的退守更快,巨大的链刃展开,所经之处的花丛纷纷拦腰截断。
弥昂跃起,没有直接用盾面格挡,而是重斩向链刃,借着体重勐地将横挥的链刃砸落在地,翼刃卡在链条与剑刃的空隙间,如将一条毒蛇禁锢在地。
尚-保罗回抽链刃,胸前的伤口削弱了他,而且没有足够浓郁的魔法之风支持他的存在,维持恶魔形态作战的时间是有限的,随着与弥昂的交手他的力量正在快速消耗着。
弥昂撤手,惯性使得被抽回的链刃回到至半空,而下一瞬弥昂的攻势再度抵达,泰波克之翼斩中半空未收回的链刃之间,力势已消的链刃无法抵御,被弥昂压制得迫退到尚-保罗身前。
未收拢成剑的链刃不适合近身施展,而弥昂的泰波克之翼卡在链刃之剑,恶魔武器上已经响起了硬木燃烧破裂的脆响,其始终无法与古圣神器相比,从物质与魔法上的结构都在被泰波克之翼破坏着。
不想武器被毁,尚-保罗用力一扯试图将弥昂甩开,同时背后的恶魔之翼振扇,掀起足以吹飞人的劲风。
后跃借风拉开距离,弥昂再度掷出泰波克之翼,对风神的神器而言纷扰的气流无法阻止它破风斩向自己的目标,恶魔王子左肩背后的翼翅半边破裂,边缘出现了相似的燃烧伤痕。
这次攻击再次削弱了他,尚-保罗感觉到体内化为恶魔的血肉已经有了扭曲虚化的迹象,再战下去,他可能会败。
也许是运气太糟了,也许还是低估了对手,他这次出现并没有做好与弥昂再战的准备,否则他会吸收足够的次元石来保持万全状态。
该逃走了吗?迟疑在心头浮现的刹那便被虚荣所压制,而内心的挣扎让他的行动也出现了破绽,弥昂将他逼至了边缘。
弥昂的狂勐的攻势没有给他休整的余地,同时他不得不与自己与现实的联系被破坏而抗争,翼翅受损也让他没有能力直接飞走,而弥昂用不间断的攻击为自己争取了致胜一击的机会,在恶魔王子因为失去平衡而踉跄的刹那,弥昂纵身全力一击斩去,如果没有以外,即使不死尚-保罗也只能变回人形自保。
但在最后一秒的当口,弥昂忽然觉得他听到了歌声,一种他从不知晓的语言,但当歌声传入耳中时他却能清楚的知晓其含义。
令旱土绿意盎然、死海充满鱼儿
在那界线之外
有朝阳升起的方向
令心中充满欢喜、誓言得以解放
与过去的一切分离
托付于我、合而为一
…………
弥昂无法找到歌声的声源,它彷佛跨过万水千山,彼世与现实的帷幕而来,而歌声彷佛空间中无形的浪潮,当其波动拂过的时候,弥昂体表的神性光辉也晃动着,忽明忽暗起来。
“有什么在干扰我的力量。”尹岚严肃的声音传来,而弥昂也发觉了这一点,力量不稳定的浮动令他原本的一击偏移减缓。
尚-保罗趁此反击震退了弥昂,他感觉到躯体受到的伤势正在因为那歌声蕴含的力量而愈合,甚至在让他被消耗的力量缓慢恢复。
但这彷佛对尚-保罗并不是一个好消息,恶魔王子看向远处,神情中出现些许人性化的不安,他转头看向弥昂。
“我没时间再和你耗了。”话音残留在耳边,弥昂眼前的恶魔王子化作暗影,以肉眼几乎难以捕捉的速度接近,而接下来攻击的力量更是令弥昂感到难以抵御,有其他的力量正在干涉他们的战斗,但恶魔王子看起来似乎比他还要着急。
弥昂在连续的攻击中被逼退到天台边缘,恶魔王子的下一次攻击将他震退,链刃勐地卷住了泰波克之翼,接着用快速愈合中的翼翅再度振翅飞起,只不过没有完全恢复的伤口令他的飞行变得摇摇晃晃的。
弥昂用力试图利用古圣神器扯断链刃,但恶魔王子全速飞向了不远处神殿前的建筑,接着用力一甩松开了紧锁着的链刃,将弥昂整个砸入建筑之中。
连接着撞碎了窗户,砸塌了一张木桌,弥昂从残片中起身,面前恶魔王子已经冲入其中,双方的缠斗中尚-保罗有意无意地撕裂了脚下的地板,弥昂或许能注意到,但却无法在此事上分心,直到双方的激战令脚下的地板不堪重负地塌陷,二者双双坠入下方的楼层间。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骑士?”烟尘之中,弥昂忽然听到恶魔王子开口,“这里算是西格玛神殿的管辖地之一,是西格玛圣殿骑士们在努恩的聚集地与总部。”
弥昂面色微变,正欲追上前时,尚-保罗幻化出阴影,扩散间整栋楼中的光源开始接二连三的熄灭。
“祝你好运,骑士。”没来得及捕捉到其动向,弥昂只知道恶魔王子已经沿着阴影遁走,再想捉到他可不容易。
而眼下他有另一个大麻烦要处理,这里是西格玛圣殿骑士的总部,别和弥昂以及其他的骑士们弄混,换而言之,这整栋楼里到处都是猎巫人,而弥昂现在还是努恩榜上有名的通缉犯。
几道因阴影影响而受到压制的光源开始出现,弥昂还隐约看到了刀锋的反光。
“看来没有和平解释的机会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