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穿成福运小娘子

第496章 替冬初捏一把汗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廖君怡见方大太太真的看过来了,急着辩解道:“我哪有什么事情着急要办,根本没有。”
这要是让她回自个儿家,她还怎么问袁冬初在庆州杜家的事情?,
好像生怕被人撵回去一样,她忙又冲着方大太太撒娇:“伯母您和冬初在庆州呆了好长时间,我却是很久没见她了,有很多事情想问。您就可怜可怜我,我这着急着呢。”
方大太太当下就笑了:“哎呀你这孩子,行了,我也不留了,你们年轻人快热闹去吧。君怡这着急的,再不放你们离开,她是真坐不住了。”
廖君怡一点不见外,方大太太的话音刚落,她便挽着卓静兰的手臂站起,满是期待地对袁冬初说道:“冬初,咱们走啊,去静兰屋里,她房里归置的好漂亮了。你和她要好,还没给她添装吧?走啊,顺便的,我也看看你带来了什么。”
她这话说的,方大太太和卓静兰同时侧目。
作为密友,袁冬初定会准备给卓静兰的添妆。但袁冬初家境在那儿搁着,没多么深厚的家底,想来也不会有很贵重的物什。
廖君怡这么一说,没有贵重添妆的袁冬初,岂不是会尴尬?
卓静兰暗暗的拽了廖君怡一把,给她使了个眼色。
廖君怡只是性子直,不是没脑子。她接触的都是富贵之家的女子,对于这个圈子的人来说,她刚才的话没什么毛病。
现在才想起,她这次说话的对象是袁冬初,和她们不是一个生活层次的人。
但说出来的话,是收不回去的。
廖君怡当下也是尴尬了,为了做些挽回,她嘟哝道:“我这不是忘了冬初的家境嘛,谁让她看起来和我们一样,一点儿没有小家子出来的窘迫吗?”
接着去挽袁冬初的手臂,说道:“冬初你可不能怪我,其实,你和静兰如此要好,不管你给静兰什么样的添妆,她都会喜欢的。静兰你说是不?”
卓静兰给了她一个责怪的眼神,方大太太接口笑道:“这几句话说的还算伶俐,行了,人家冬初是有大本事的人,她能和静兰交好,便是最大的添妆了。物什什么的,咱们这样的家境,缺的只是子弟们的才干和出息。”
说完,方大太太连许氏也一起撵了:“你也陪着她们去吧,忙了好些天,姑嫂姐妹几个只管去说话玩耍,好好歇一歇心神。”
退出方大太太的房间,廖君怡更自在了,脚步也加快了不少,拉着袁冬初的手,生怕她跑了似的,一边还说着:“冬初你给我说说杜家宴会,你都是怎么做的那些?”
袁冬初被廖君怡拉着手,还颇有些不自在,至于她的问话,就更不好回答了。
让她把那日的情形说得轻描淡写,好像有点装。
但若实话实说,当时的状况,其实真的镇住了庆州一众贵女。照实说了,又有自我吹嘘之嫌。
好在另一侧的卓静兰开口了:“君怡你怎能这样着急?那些事情,岂能是走着路能说的清楚的?而且,你让冬初自己怎么说嘛?”
廖君怡从善如流:“对的对的。”
转头又对袁冬初解释,“冬初你是不知道,静兰她回来就说了你们在庆州参加杜家宴会。
“在杜家,文静妃的侄女伙同几个庆州闺秀为难你,你却处处都高出她们好几筹,听得我好不后悔。早知道庆州有这么精彩的事情,我应该和你们一起过去的。”
“是静兰说的啊?”袁冬初看卓静兰一眼,原来根源在这里。
周彩兰听得眼睛都睁大了,问道:“庆州发生了什么?怎么没听你说起?”
卓静兰替袁冬初回答:“她若是说,就有炫耀的嫌疑了。这事儿嘛,待会儿咱们坐下再聊。”
对着袁冬初看过来的那一眼,卓静兰一点儿压力没有。
她笑着回应:“我可一点都没夸张。当时场面是怎样的,我就怎样讲给君怡听。
“我说这些的时候,大嫂、静萱还有好几个人都在,人家就没像君怡这么黏人。自从我给她说了说杜家宴会的事,这都半个多月了,她差点就要长在我们府上,时不时的就抱怨你怎么还不回来?”
许氏在一旁插话:“冬初你可别怪君怡,静兰给我们说的时候,别提多得意了。那眉飞色舞的,我听着都觉着新奇,更别说君怡那急性子,她定然是忍不住的。”
这话让袁冬初怎么接?她只能笑了笑,说道:“哪有那么严重?是静兰太夸张了。”
卓静兰的院子距离主院挺近,几句话的时间,几个人便进了卓静兰的“雅苑”。
廖君怡说的没错,整个雅苑焕然一新,门窗格栅都重新上了油漆,院子里到处披红挂彩,处处喜庆。
见自家主子和客人进门,院子里的丫鬟婆子纷纷行礼。宾主双方互相谦让着,走进卓静兰的闺房。
房间里,贴着大红喜字的箱笼和喜被等物,井然有序的叠放着。有限的空间虽然多出来好些东西,但房间并不显得局促,而是多了种喜庆热闹的气氛。
袁冬初也不见外,征求了卓静兰的意见,把房间里里外外打量一番,几人才分宾主落座。
丫鬟们进进出出,摆放果品点心,重新换了茶。
袁冬初则在感叹:“静兰这里,简直太有办喜事的气氛了。”
卓静兰有些羞窘,轻推了她一下,“你又笑话我。”
廖君怡从进门开始就忍着了,生怕催促太急会失礼。
这时见她二人又开始玩笑,终于忍不住,埋怨道:“瞧瞧你俩,只顾自己说笑。”
然后,很主动的从丫鬟手中接过茶壶,亲自给袁冬初斟了茶,说道:“冬初,你给我们看看你在庆州杜家都做了些什么呗。”
袁冬初做回忆状,她倒也没让廖君怡着急,一边回忆,一边说道:“庆州那些贵女,她们当时要写什么诗文,我就写了一首养蚕人的五言诗,很大白话,不过我很喜欢。
“嗯,我这便给你写下来。”说到这里,她回头对卓静兰的大丫鬟莺语说道:“烦劳姐姐给张罗些纸笔过来。”
周彩兰听着她们来往的几句话,却是替袁冬初捏了把汗。在她看来,袁冬初自然是绝顶聪明的,但她终究没读过书,比试文章诗句……她真的能行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