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古代言情 -> 穿越之极限奇兵

【2261】袁兰的事(10)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五百,你怎么不去抢?”袁亮怒道。
“呵呵,小伙子,你可知道那件白熊皮大衣有多贵吗,五百块,只是那衣服的十分之一。”赵建设得意的道。
“五......五千块......”袁父一听,吓了一跳,他有些惊恐的看向袁兰,后者斩钉截铁的道,“爸,我没偷,那衣服不是赵海棠的!”
袁父点了点头,转身正准备再开口,可当他刚说了一个“我”字时,一个壮汉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
袁父一声惨叫,被打倒在地。
“爸~~”袁亮看到父亲被打,也急了,他也冲了过来,但他还是个孩子,哪里是壮汉的对手。
父子都被赵建设带来的壮汉打倒按住,袁母也被吓得不轻,她只是个手无寸铁的女人,一个老是的家庭妇女,她哪里见过这样的凶暴场面。
“嗯,袁兰的妈是吧,我刚说了,赔五百块,这事儿我们也就不追究了,你看行不行?”
袁母摇头:“我们没钱!”
“没钱?没钱吗?”赵建设扭头看了一眼按住袁父和袁亮的两个壮汉,后者会意,抬起手对着袁父和袁亮就是一顿拳头,打得两人哀嚎连连。
“停下,快停下!”袁母泣不成声,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五百,五百就五百,我们答应还不好吗?求求你们,放过他们,放过他们!”
“五百啊,说好了啊,限期一个月,如果还不上,到时候我们再算账!”赵建设阴险的一笑,眼角的余光瞥向了袁兰。
虽然袁兰被破了相,但也都是皮外伤,有可能会留一点小疤痕,也不碍事,在赵建设心中,他还是想吃一回袁兰,反正这五百块可不是那么好凑的,到时候还不来,嘿嘿......
想到此,赵建设哈哈一笑,手下壮汉将袁父和袁亮放开,他则背着手,缓缓的走出病房门。
“老袁~~”袁母扑了过来,趴在袁父的身上痛哭,“你没事儿吧,没事儿吧?你说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怎么办?”
袁父的眼睛被打成了熊猫,但是嘴巴倒没被打几下,他拍了拍袁母的后背道:“我没事儿,我刚把儿子也护住了!”
袁母抬起头看向袁亮,袁亮只是被打出了鼻血,此刻他正仰着头止血。
袁父走到袁兰身边,一把抱住女儿,道:“兰兰,别怕,有爸在,哪怕家里砸锅卖铁,这五百块我们都要凑上!”
袁兰按住袁父的手:“爸,我真得没偷,那衣服真不是赵海棠的!”
袁父摇了摇头:“不管是不是,眼下能解决的只能是这样了,我们是平头老百姓,那赵建设赵海棠之前在铆工厂的时候我就听说过,家里都是大官,咱们惹不起,能拿钱免灾的,就拿钱吧。”
“爸,可是我真得没偷啊!”
“爸相信你!”袁父抱住女儿,“爸相信你,但是他们太坏了,都怪爸无能,都怪爸无能啊!”
一时间,袁家四口抱在一起痛苦起来。
......
病房门外,赵海棠正和一个医生眉来眼去。
见赵建设背着手大摇大摆走了出来,她冲那医生抛了个媚眼,便转头朝赵建设走去。
“怎么样啊哥?搞定了没?”
赵建设哈哈一笑:“你哥我是什么人,这么点小事还搞不定吗?不仅如此,我还让他们赔咱们五百块钱呢,咋样,我厉害不?”
赵海棠一愣,随即捧住赵建设的脸颊吧唧亲了一口:“还有哥有办法!”
赵建设嘿嘿一笑,搂住赵海棠道:“妹子,那一会儿.......”
“哎呀你讨厌死了,要不是我拖住那个医生,你们咋能进病房那么闹腾,行了,改天吧,我还得再安抚一下那个小大夫呢。”赵海棠嘤嘤道。
.......
袁兰偷窃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厂区,不光是纺织厂,就连周边的铆工厂和五金厂都知道了。
马孝全听到袁兰偷东西,觉得很不可思议,因为在他的印象中,老妈是最痛恨偷东西了,她小时候因为嘴馋,偷偷的拿了家中五斗柜上的一块钱,结果回来后差点没被老妈打死。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马孝全站起身,“不行,我得去找那些伤害她的人去!”
“唉唉唉~~”赵四蛋一把将马孝全抱住,“你咋说风就是个雨呢,我也是听说的,就和你说说,没搞清楚事情之前,不要轻举妄动,这不是你给我们说的吗?
马孝全一把甩开赵四蛋:“我知道,但是我忍不住啊。烈火走的时候,特地安顿我了,要我帮着照顾一下袁兰,你说发生这事儿,我咋给烈火交代呢?”
“那你也不能打人啊,听说打袁兰的都是她的那些女工友,难不成你还打女人呢?”
马孝全点了点头:“咋了,不能打?我想打,我还真敢打!你信不信?”
“我信我信......”赵四蛋道,“但你也别冲动啊,你要调查你就去啊,但不要冲动啊。”
被赵四蛋这么一劝,马孝全倒也觉得他说得有道理:“行,那我就查一查,妈的,要是被我查出是谁玩阴的,我揍死他!”
......
往后的几天,马孝全时不时的就往纺织厂跑,名义上他是去找白素贞,实际上,是拖着白素贞暗中帮忙查一查袁兰被打被冤枉的原因。
白素贞最近一段日子的状态非常不好,她毕竟是个实验体,身体的各方面随着做实验的增多,出现了不良反应也会更多,所以她虽然答应马孝全,实际上她很多情况下都是回去倒头就睡。
就这样,一连查了好几天,马孝全也只是查出了个皮毛,不过倒是确定了那件白熊皮大衣现在在赵海棠的手里。
马孝全笃定,在这周六的迎春会上,赵海棠肯定会穿那件大衣,届时他再当面查一查吧。
事情与马孝全预料一样,迎春会当天,赵海棠果然将那件白熊皮大衣穿了来。
一出场,她便成了全场最亮的明星。有很多的厂领导夫人都私下开始打听起来,她们也想着要一件和赵海棠身上穿的一模一样的皮大衣。。
扫视着在场人看向她的拿份炙热目光,赵海棠很是满足,就在她正得意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了阵阵惊呼。
赵海棠下意识的朝着惊呼声传过来方向望去,这一望,她那嫉妒心再次激起。
前面不远处,一个身着一袭白裙的绝美女人,正踏着高跟鞋,啪嗒啪嗒的缓缓走来,女人身旁,一个高大的帅气男人伸出一只手,供女人搭着,就好比满清时的公主格格出去游玩一般。
当赵海棠几与女人擦肩而过时,对方停住了。
“等一下!”女人开口了,叫住赵海棠。
赵海棠正瞅着没理由停下呢,她转过身看向女人,露出假笑道:“有什么事儿吗?”
赵海棠不傻,眼前的女人不论从气质还是仪态乃至穿着,都无不彰显着她的高贵,对这种人,肯定要客气的,等着调查清楚对方背景,再另做打算也不迟。
“你这皮大衣......”女人指着赵海棠身上的皮大衣。
赵海棠哦了一声,笑着抬起胳膊道:“家里从首都托人买的,国外货,国内没有,很贵,但是很好看不是么?”
“嗯~”女人微微一笑,“是很好看!我可以摸一下么?”
这要是放成别人,赵海棠还真不给摸,但眼前这个女人虽然看起来和和气气,但她身上散发出的那份威仪,让赵海棠有种隐隐的惧怕。
“可以啊~”赵海棠说着,伸出胳膊。
女人点点头,身手在皮衣上摸了一下,然后缩回手道:“我也有这一件呢~不过前几天送人了......”
赵海棠一听,心中一紧,她缩回手道:“那不巧,我这个是首都带来的,可不是你的~”
“我知道呢~”女人微微一笑,然后转身离去,女人身旁的高大男人两步跟了上去,但却又转过头盯着皮衣多看了两眼。
目送着女人远去,赵海棠心中升起一股不安的感觉来,但当她的手摸到皮衣上时,这份不安又消失了。
赵海棠心道就算是你的,我依靠家里的势力,可以将事情轻易化解,反正这皮衣是我的,就是我的。
人群中,一双眼睛自始至终都盯着赵海棠,不是别人,正是马孝全。
从赵海棠进场的那一刻开始,马孝全的目光就不曾从她的身上挪开过,他要仔细的将那件白色的皮大衣看清楚,然后再谋划着下一步怎么办。
至于赵海棠与那个绝色女人碰头的事,马孝全选择性的忽略了,不过那绝色女人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总给他一种很似曾相识的感觉。
马孝全摇了摇头,继续看向赵海棠,此时的她,正站在人群中左右逢源的招呼着。
迎宾台上,绝美女人缓缓的就坐。
“岳女士,您今天真是漂亮!”负责接待的赵建设搓着手站在绝美女人的面前,殷勤献媚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