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古代言情 -> 唯我心

80|1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芙宓那个后悔啊,她早该料到容尊主脾气大得逆天的,简直容不得人说两句。就在芙宓懊恼的时候,容昳已经不容拒绝地走进了芙宓的静室,过程中难免撞到了芙宓的肩膀,她被逼往侧边退了一步。
芙宓已经恨不能咬掉容昳身上的一块肉了,可是她还不得不在那几个弟子面前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自自然然地关好门,就好似刚才走进她房间的不是容昳,而是一个普通女弟子一般。
芙宓一关上门,就冲到容昳的面前,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后面的话自动消音了,倒不是芙宓自己不想说,而是容昳轻轻用手指拨开了芙宓指在他鼻前的手指。
不过是一瞬即逝的碰触,却叫芙宓觉得仿佛有电流从指间窜到了她脑子里,一时间让她忘记了接下来该说什么了。
这种过电的感觉难免让芙宓又想起了她那场羞为人知的梦,一时间看着容昳道的脸竟然发起了呆,甚至霞飞双靥,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在经历过双修之后,和容昳这样近距离的相处,的确让芙宓有些不太适应。而有些本能没体会过还巴罢,一旦尝过滋味就有些难以自制了。
突然一道仿佛暮鼓晨钟般的声音回荡在芙宓的耳边,一下就将她从粉红色的泡泡里惊醒了过来,仿佛淋了一头沁凉的清泉。
芙宓的脸一下就羞得仿佛猴子屁股一般,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玄冰玉床可以去心魔,凝神意,你修炼时最好多坐在上面。”容昳道:“你元阴初泄,难免沉迷于此等情孽。”
芙宓已经羞得不能再羞愧了,听了容昳的话直接就暴走了,尖叫道:“说得你好像不是元阳初泄一般!”
不过这话芙宓说来实在没有底气,人家容昳虽然也是初次,可是现在再看人家,那一脸的云淡风轻,那一身的清华出尘,哪有丝毫被凡俗之情孽所困扰的迹象。
只是容昳在听了芙宓的尖叫后并未出声反驳,耳根处甚至疑似有一抹红色出现。若他控制得当,当初又何须急急找出玄冰玉床来。
莲花本就柔弱,一旦抵御不住,就会恢复成本体而休眠,若非如此,容昳只怕那时还清醒不过来。
短暂的尴尬出现在芙宓和容昳之间,彼此都避开了对方的眼神。这就是不太熟悉的人做了太亲密的事情之后的必然尴尬。
片刻后为了打破这种沉默的尴尬,芙宓抢先开口道:“你找我什么事儿啊?”芙宓的声音十分冰冷,她自认为此刻的她完全可以当得上冷若冰霜,艳如桃李的赞扬,这种态度就是专门用来对付容昳的。
容昳的手指在虚空中轻轻划拉了一下,就出现了一个虚空之门。芙宓错愕地看了容昳一眼,见他先行走入了那个椭圆形的虚空之门,她便也跟着走了进去。
门内是一个巨大的藏宝库,一列一列的架子上摆着各色各样的法宝、丹药、材料、玉简等等。
“随便挑三样吧。”容昳淡淡地道,对着芙宓轻轻地摆了摆手,好似特别无奈,不得不如此做以方便打发她。
芙宓心里现就有了三分气,只是看着那些架子上的东西后,她就傻眼了。
雷火裂天珠的制造玉简!
雷火裂天珠是什么?芙宓的雷震珠就是它的山寨版,它可是七宝八玄宗的八玄之一,据说可以毁天灭地炸死渡劫真人的雷火裂天珠。不过雷火裂天珠的炼制之法早已失传,容昳的藏宝库里居然有七宝宗的不传之秘,这让芙宓不得不震惊,而且觉得他忒不地道了,居然都不还给七宝宗。
此外,架子上还有黄泉壤。
黄泉壤可是能让莲皇进阶渡劫真人的生命之壤,也是这次芙宓进入天虹秘境的目的,可没想到它此刻就躺在容昳的架子上。
之后芙宓还看到了黄金莲果、生命之泉、天一真水等等只听过没见过的东西。
若非容昳就在她面前,芙宓都想拉袖子擦口水了。
但是芙宓公主是什么人?她绝对是人穷志不短的超级有骨气的公主。所以芙宓冷冷一笑,“哦,原来容尊主的命就值这么点儿东西?”
芙宓说罢,也很大气地挥了挥衣袖,“当时我救你,不过是看你修行不易,如此陨落实为可惜可怜,这才动了恻隐之心。你的东西我不要,不过如我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压根儿就不会救你。”
芙宓心都在滴血,早知道她扒拉了容昳的乾坤袋,等他死得硬硬的,这些东西岂非全都是自己的了?三样?让她挑三百样她都挑不出来,因为她都好喜欢好喜欢,全都想要。
容昳简直被芙宓气笑了,“你这么多年的修行,都修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你,你怎么骂人啊?”芙宓气得都结巴了,她好不容易表现得高大上一回,居然没人领情,也没人鼓掌。
容昳一脸的铁青,“你没读过书吗?”容昳抽出一块玉简塞到芙宓的说心里,“看看。”
这玉简一入手,芙宓就知道它颇有些年生了,至少是万年以上的玉简,里面是一个还虚境强者的手记,说的是渡劫的心得。他自然提到了十转渡劫。
“雷灭生之,生亦孕之,破而后立,渡尽劫波,还虚划空。”翻译过来就是雷劫虽然可以灭了你,但是它也是生命孕育的契机,死而复生才算渡尽劫波,了断因果,就可以晋入还虚境,开辟自己的空间也就是秘境了。
芙宓的脸色变了好几次,但愿不要是她想的那样。
“当时我死关已过,生机初孕,若非你自以为是,自作主张用什么藕断丝连,导致我还虚受阻,本尊也不用耗费时间来清除你的藕丝,让生机自然而发。”容昳冷冷地道。
也就是说人家本来天生就要活过来的,是生命本源的重生,结果芙宓居然用藕丝强行将他的筋脉缝补起来,如今还得容昳还需要“拆线”。
芙宓心里那叫一个恨啊,她救人结果还救出仇家了,原来她不是救人,反而是害人,而为此她还牺牲了女儿家最宝贵的元阴。
好吧,也不是多宝贵,但是第一次总是有特殊的意义啊。
“而且本尊所修之功必须以童身修炼,清心寡欲百年,却一遭全坏在了你的手里。”容昳继续数落芙宓。
芙宓真的要哭了,眼圈都红了,搞了半天容昳元阳仍在乃是因为人家练的是童子功,如今全毁了。
容昳数落完芙宓,语气一转,仿佛极端无奈地道:“本尊念在你也是一片善意,并不跟你计较,只当命中注定有此一劫。本想赐你三件宝物了却这番因果,不过既然你高风亮节,那就算了。”容昳的袖袍轻轻一扶,就带着芙宓跨出了藏宝库。
纳尼?!怎么可以这样?!芙宓这回真的哭了,她都想上前拉着容昳的袖子,让他重开藏宝库,这回别说让她选三样,即使她只让选一样她也十分愿意点头的。
可惜容昳只是无动于衷地朝芙宓挑了挑眉头。
芙宓一脸茫然,不明白容昳的意思。
容昳依旧没说话,但是那嫌弃的表情却胜过千言万语,芙宓这才了然容昳是来跟她划清界限的,表示以后大家依然只是熟悉的陌生人。
芙宓只觉得熊熊怒火在燃烧,她居然被人嫌弃了!还是被一个亲密接触过的男人。
这简直没法儿忍,若换了别人,性子稍微弱一点儿的,你嫌弃我,大不了我今后不理睬你就是了。但是芙宓不行,她非得把容昳掰成不嫌弃她,还要恋慕她才行,这才能解开她的心魔。
何况,芙宓觉得容昳既然在梦里都含过她的脚趾头了,情分自然格外不同,两相对比,这落差就太大了。
不过芙宓也不甘示弱,学着容昳的样子眉头微动,带着一丝淡淡的无奈,“那你刚才还敲毛线的门啊?”可惜脏话泄露了芙宓公主此刻激愤的心情。都要划清界限了,还让别人误会,这实在太坑爹了。
“女孩儿家说话不要这样粗鲁。”容昳皱了皱眉头。
芙宓刚想反驳,却想起以前容昳收拾她说话粗鲁的手段来,所以她不得不压下怒火。
“此事本没有什么不可对人言的。你说得对,刚才本尊不敲门而入的确有些欠妥。”容昳诚恳地道歉道。
芙宓气得手指都在发抖,“你……”欠妥你妹啊。什么叫没什么不可对人言的,难道他要大嘴巴一样到处说她和他双修过了?芙宓可丢不起这个人,倒时候别人一定以为是她倒贴他的。
“你不许对别人说这件事。”芙宓缓和了一点儿口气,开始采取怀柔政策,“这种事情对我的名声可是极不好的。”芙宓觉得好悲哀,她好不容易救了容昳一次,居然还得反过来求着他别去告诉别人。
失算,实在是太失算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