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古代言情 -> 唯我心

101|y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芙宓看向凤箫,知道他一定知道答案,凤箫没说话,觉得男人不应该八卦,可惜芙宓用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他就没招了。
“当初天虹仙子和我们的开派祖师是道侣,他们还育有两子,可后来听说祖师爷移情别恋,彼此就成了仇寇。天虹仙子的天虹秘境虽然是照着七宝宗打造的,但目的却是想找出一个可以超越七宝宗的接班人。”凤箫道。
芙宓完全没想到会是这种八卦。
凤箫倒是看得开,“其实祖师爷没有始乱终弃,只是想纳个小妾,但是天虹仙子不许,彼此才闹崩了的。还虚境的仙人有五万年的寿命,这样漫长的岁月,自然会生出无数的纠葛来。谁也不能保证,五万年都如一日。”
这倒是,情侣彼此看久了,就成了左手摸右手。芙宓也没有为这种事情纠结。
“不过天虹仙子身为天仙,居然能生两个孩子,这也太逆天了吧?”芙宓的重点一下就过渡到了生孩子上面。
凤箫可不习惯和并不熟悉的师妹讨论这种问题,只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这倒是。
凤箫没有跟人结伴的习惯,芙宓也不是缠人的人,彼此互相告别之后,各自奔向了天虹秘境七星山的最后一座——天枢山。
芙宓看着眼前的小土包,怎么看都觉得不不像七星山的阵眼天枢山。山包矮得不到百米,也没有任何天籁悦耳,只有风吹过时,送来阵阵松涛声。
天上开始飘起鹅毛大雪,但那道天虹却依然美得璀璨亮眼,横跨在天际。
芙宓领着小土鸡几个小东西跑到一颗雪松下躲雪,靠在树干上不知不觉居然就睡着了。
只是这一次芙宓睡得格外不安稳,在梦里她忽然梦到了三千州域的荒芜之地。一种肃杀感在芙宓心底升起,她朦朦胧胧间好像看到了容昳。
那时候的容昳并不穿白袍,而是一身儒雅的青衫,负手立在山巅。芙宓也看到了自己,一袭粉色的叠纱裙,手持一柄寒光湛湛的宝剑。芙宓知道那柄剑,剑名“屠神”,正是传说中深藏在离恨海的神器。
芙宓看见自己持剑而起,立身于空中,剑气所到之处将天地劈开了数道裂痕,天地似乎将重新混于一体。
芙宓正想为自己点个赞,这可太牛掰了,哪知道下一刻她就见自己的眼前闪过一道寒光,然后便身首两处。
不过到了这种级别,别说身首两处了,哪怕是身首十处,她都能重新复活,可惜下一刻芙宓就看到容昳欺身上前,一掌击在她的天灵盖上。
那一掌仿佛真的击在了她的头上,芙宓大叫一声醒了过来,却见小土鸡的翅膀从自己额头划过。
芙宓摸着自己的狂跳的心,心想幸亏刚才是做梦,她应该是被小土鸡的翅膀压着脸了才会做这种噩梦。
芙宓转头看向小土鸡,心里有些奇怪,她这样大声的尖叫,睡在一旁的小土鸡,小土蝶和土大、土二居然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全部都在沉睡。
而小土鸡满头大汗,眉头紧皱,显然也是在做噩梦。小土蝶、土大、土二都是一个表情,这让芙宓迟疑了一下,只觉得这片林子并非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简单。
芙宓四下张望了一圈,没有看到任何人影,她不由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找错了地方,误入了迷阵,她拿出纸又演算了三遍,都没有错,这座小土包就是天枢山。
可是别的人没出现并不稀奇,但是破解了玉璇山阵法的凤箫却绝不该不出现。芙宓想了许多办法唤醒小土鸡几个,泼凉水、狮子吼、掐脖子都用了,可惜都没有用。
“啊!”
在芙宓正愁眉不展的时候,小土鸡的一声尖叫打破了寂静,小土鸡坐起来就扑入了芙宓的怀里,“麻麻,我害怕,我害怕。”
芙宓轻轻拍着小土鸡的背,“别怕,别怕,做什么梦了?”
“我梦见了我那便宜爹爹,还有弟弟。”小土鸡将头埋到芙宓的胸口,可怜地蹭了蹭,只心地感叹,好像又柔软了一些,可真舒服啊。
芙宓摸了摸小土鸡的头,“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过是噩梦而已。”
“不。”小土鸡抬起头,“我才不是怕他们,我是因为,我是因为……”小土鸡迟疑着不知道该不该说。
“因为什么?”芙宓追问。
小土鸡心想,此时不上眼药更待何时?“我还梦见容昳杀了你,灭了你的神魂。”
芙宓心中一惊,“你能说得更具体一点儿吗?”
小土鸡回忆了一下,“记不太清了,我就记得他没穿白衣服,改成穿绿衣服了,但是我还是认得出,就是他。麻麻,你穿粉粉的裙子真好看。”
芙宓的脸色已经惨白一片,如果只是梦,她和小土鸡不应该做同样的梦,除非这是警示,对未来的警示。
芙宓摸着心口,空荡荡的难受,她不敢相信未来有一天,容昳会杀了她,还冷漠无情地灭了她的神魂。
“麻麻,快看!”小土鸡突然指着天空让芙宓看。
天空中的那道无论黑夜还是白昼都鲜亮的彩虹上面,居然出现了两道芙宓熟悉的人影,正是梁茉颐和和太初。
到底是清一宗的天才弟子,有容昳在一旁出谋划策,他们能找到从未有人进入过的天虹仙子的仙府也就不难理解了。
芙宓有些泄气,一直以为自己才是主角,结果现在发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她到天虹秘境里面来不过是打了一回酱油,还差点儿把小命玩掉好几回。
接下来的日子芙宓骑着小土鸡把天虹秘境来回转悠了好几圈,都没找到天虹仙府的入口,出秘境的时候,所得到的收获也不过是几把“糖丸”而已。
“芙宓师妹。”
梁茉颐的声音在芙宓身后响起,芙宓转过头去,看见梁茉颐向自己走来,还破天荒地对着自己微笑了一下。
“梁师姐。”芙宓不知道梁茉颐这是唱哪出戏。
“芙宓师妹,这是宗主让我带给你的。”梁茉颐交给芙宓一个玉盒。玉盒上是一朵浮雕的莲花,这个标记十分眼熟,芙宓想起来当初容昳让她送给青弦还有霍一道的药都是这种玉盒装的。
那时候是容昳借她的手去打发青弦和霍一道,现在风水轮流转,成了他借梁茉颐的手打发自己了。
芙宓看着梁茉颐那一脸同情中夹杂着得意的笑容,心想估计没多久她梁茉颐也会领这种玉盒的。
“请师姐替我多谢容尊主。”芙宓没有矫情,直接收下容昳送的“散伙”盒子。
盒子里装的是“黄泉壤”,这在芙宓的意料之中,容昳送东西从来都是送别人最需要的。只是看到黄泉壤的时候,芙宓不由想起以前容昳说的话,说什么她肯定不愿意将来大家都说她是依靠着他才成长的,才得到机缘的。
当初死活不肯给自己黄泉壤的人,现在倒好直接把东西送到了她手上,芙宓怎么想,怎么都想不通。
芙宓想不通,容昳居然能无视她惊天动地的美色,居然能在亲密过后还无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更可恶的是,将来居然还毫不怜香惜玉地杀了她。
若是换了别人,也许在预知了自己的死亡之后,会远远地躲开容昳,但是芙宓不会,她实在太好奇,容昳为什么会杀她了,所以更想接近他。
这就是典型的不作不死的心理。
回七宝宗之前,芙宓先回了一趟莲海界。莲皇晋阶天人境之后,第一个建立的就是莲海界和七宝宗所在的江都界的传送阵。
收到黄泉壤的时候,不知为何莲皇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搂着他的小女儿良久都没说话,芙宓将莲皇的失态归因于太感动了。
“我们宓宓真的长大了。”莲皇感叹道。
芙宓乐滋滋地猛点头,抱着莲皇的手臂道:“现在该女儿孝敬父皇了。”
“你也是个大姑娘了,不能再抱着父皇撒娇了。”莲皇将手从芙宓的手中抽出来,摸了摸她的头发。
芙宓撅了撅嘴,看着莲皇那青春焕发的模样,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这必须是有第二春了。想起后妈,芙宓就想起了小土鸡的遭遇。
不过芙宓也不傻,这时候跟莲皇对着干,只能将他推向后妈那一边。芙宓回七宝宗的一路都在想,没事,她好歹是她父皇唯一的孩子,以她父皇现在的修为,估计再生一个的可能性太小了,就冲这种不可替代性,芙宓觉得自己都稳赢。
芙宓回到七宝宗的时候,得知的第一个消息就是凤箫带回了七宝宗八玄之一的“万花阵盘”。有了这个阵盘,随时随地随手就能摆出自己想要的阵,可谓是阵盘在手,天下我有。
凤箫也因为这件事,被允许随意出入神霄书阁。
芙宓羡慕得都快哭了,曾经也有一本“十方铭文图谱”摆在她的面前,但是却被容昳那混蛋抢先一步拿走了。
“芙宓师妹,发什么呆呢,还不去修炼,你不想参加两年后的百宗大比了?”刘杏坛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芙宓的身边。
百宗大比就是大千世界所有宗门弟子的比试,前一百名就是新一代的天骄榜成员,能荣登这个榜的人,身上就像被贴上了极品真元石一般闪亮。
只不过在芙宓眼里,这些虚名都只有象征意义,她兴趣不大,也不想去被虐。
“这一次大比各宗拿出来的奖励可是历届最好的呢。”刘杏坛说到这儿眼睛亮得比星星还璀璨。
芙宓觉得自己无欲无求,对奖励不感兴趣。
“你知道吗,清一宗的容尊主拿出的奖励是五蕴通天莲。”刘杏坛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