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落子无悔

第四章 从头再来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这一夜,她几乎无眠。许是因那一撞,躺在床上才觉周身如散了架,那句话不断浮于脑海:送你在那边是没办法,现在,不管怎样都是要回来的。时间如此漫长,不悔终于明白为何有一个词语叫做:痛彻心扉。


第二天,计划的新生入学军训如期进行,只是B市今年夏天的太阳格外活泼,总是灿烂如华,尤其是正午时分,校门边的马路上泼上一盆水,那水儿也是能立马欢腾起来,飞往空中消失不见。(2)班的军训教官无比精神,用洛不悔的话来说:真帅!随着叶无极教官的一声:“稍息”,那46套迷彩服整整齐齐的立着,第一排第一个位置因她廋小的个儿成为了专位,两眼正视前方,似乎在解着数学题那般专注。叶无极最后命令到:休息1小时,解散。大家抬手鼓掌相继离开操场,不悔走到边上的台阶上坐下,拿下头上的帽子搭在左手上,静静地思考着。


“嗨!”一个比她高出一个头的男生正拿着瓶矿泉水走向她。


“热死啦,喝点水吧!”单手递到她面前。


“谢谢你。”她看向他。


“你叫洛不悔吧?”他肯定地问着。


“是。”看不出来她是什么表情。


“怎么样?”他歪头指着头发斜眼道。


“我这叫锅盖头哦。其实挺好看的吧!”没等洛不悔开口便自答。


她抬眼看着那一头细碎而又柔顺的黑发,突然想起报名当日的男同学,他们是那般相似,身高,语气,如出一辙。不过,细细察来,也不尽相同,就说那双眼睛。双眼皮,大眼珠子里洛不悔的影像清晰可见。


她点点头,他也不再说话,静静坐在她旁边,平视前方。顿时好似许久不见的故人,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刻钟有余,洛不悔开口:怎么不说话了?


他脸上闪过一丝浅笑:我在听你说。


洛不悔眨了下眼,纳闷着:真是搞笑,我几乎没说过话,竟然说‘听’我说。嘴角的酒窝显现了一下,难得张口:好吧。


喝了点水,正眼瞧着对面的高楼,问:“我叫洛不悔,落子无悔的落没有草字头,,那你呢?”


他笑了“吴俊言,口天吴,单人俊,莫言的言。”


“知道莫言吗?他写过一本小说叫做《透明的红萝卜》”吴俊言说。自打他读过莫言的这本小说,在向别人介绍自己时,总是这样说。


其实他爸爸起这个名字时希望他的儿子说话“俊俏”点,当然也有谨言慎行的意思。


“没有,我不怎么看小说。”在B市,洛不悔第一次这样作出解释。


“有时间你可以看看,那是莫言的成名作。里面的小黑孩要是可以重头再来,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吴俊言回忆着看那本小说时的感受。


“好,有时间我去借来看看”洛不悔那个“小黑孩”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奇妙感觉。也许是因为曾经有许多人叫过她:黑人。


她回想着那些曾被叫做“黑人”的日子。


1992年的洛不悔是“超生”的,尽管她在家里排行第二。那些年,农村的计划生育政策正在执行,在她的家乡,逃避计划生育政策出生的小孩是不能让很多人知道的,在户口登记前,是不能经常在门前晒晒太阳的,所以别人称其为:黑人。


“黑”这个字,甚至与“黑”有关的东西,洛不悔都是讨厌的,尤其是黑的颜色,但她“偏爱”黑色服装,她要证明:看起来“黑”,但她不“黑”。说来奇怪,姊妹中,“本是同根生”,她却是唯一一个肤色雪白的。


“小黑人喜欢穿黑色衣服吗?”不悔转头问吴俊言。


吴俊言转头:“这......”继而无语。


“我以前回家,经常有人叫我‘黑人’,我的衣服都是黑色的。”洛不悔介绍。


“叫你......黑人?”吴俊言想了想,问道。


“其实,你应该不喜欢黑色吧?”吴俊言说完,见洛不悔笑了,他也跟着笑了。


“哦,对了,你有没有听过刘欢唱的《从头再来》?”说着拿出手机,从裤兜里掏出耳机插上,将一只耳机放到洛不悔手里,另一只塞进自己的右耳。


洛不悔看着吴俊言,笑了笑,跟着听《从头再来》。


这首歌重复听了好几遍,洛不悔看看手表,说道:是啊。从头再来。随即站起来,整理整理那迷彩服,又说,:走,请你吃冰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