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落子无悔

第七章 白雪纷飞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流淌的时光总是静悄悄的,洛不悔的影子只会出现在教室、食堂、宿舍,真真是“三点一线”,这般规律的日子仿若弹指间到了期末,又是可以回家的日子了。


回家,多么宝贵的字眼,期末考试今天刚刚结束,室友们都在为回家的行李忙得不亦乐乎,不悔反倒无事可做了,一周前,她已把需要带回家的东西收拾得妥妥帖帖,剩下的几本书,只是带回去打发爸妈“念叨”的日子,于是,在原本就不宽敞的宿舍里走来走去。


不悔与莫丹是邻乡,见莫丹忙着也不便打扰,便说:小莫丹,我提前去买明天的票,你把身份证给我,我一并带回来呗。


莫丹抬头笑了笑:这么激动啊,十分钟都等不了?你知道车站在哪儿吗?


见不悔红着脸笑着眨了眨眼睛,又说:我马上就好,一起吧,顺便买点小型特产,我弟叫我带的。


不悔忽地想起家里的两个妹妹和弟弟来,寻思着带点啥回去,这些天只想着又可以回家这档子事儿,竟忘记了妹妹弟弟,不悔自责起来,这才安静着坐下。


买了票,室友们都各自踏上了回家的路途。下个乡镇就是不悔的家乡了,这辆车可以直达不悔老家门口,莫丹下车后,笑眯眯地目送着不悔前去的车,还大声喊着:不悔,年后来我家玩,带你去捉小金鱼去!


不悔转头笑着,抬手对着窗外打了个“OK”的手势。


见前面有几个座位现在空了,不悔移到最靠近车门的位置,大声问:“师傅,请问还有多久到?”


“快了,快了,这两三个小时的路程,你都问了好多遍了”师傅有些不耐烦。


不悔那带着笑的眼睛转了圈,嘴角的酒窝也不禁跃了一下。


等待的时间总是让人有种会凝滞的感觉,不悔没给家里人说今天就回来了,她想着,要让他(她)们有个惊喜。


记得,爸爸每次把她从亲戚家接回来,总是只有一句话:回来啦。


妈妈每次都是看着不悔说第一句话:累了,快进屋。


最热闹不过的是两个妹妹了,前两天听到不悔在电话里听说这个周快考试了,便每天下午两点就不肯进屋,等着每天约摸三点左右经过门口的大巴车是否停留。


使劲拽着行李箱的不悔刚下车,飞奔而来的洛倾雨和洛晓米左右“开弓”,两双红通通的小手把不悔围住了,这呼呼而过的风儿虽不及深冬里的那般凛冽,但也足足把不悔有些开裂的嘴唇抹的发紫,伸手握着左右比她还冰冷的小疙瘩,不悔却如捏了两个小太阳,舍不得放手,行李箱随着斜坡滑到路边的排水沟里了,不悔才记起她曾带了行李。


三妹妹取名“倾雨”,乃因她出生时,恰逢盛夏,炎炎烈日后的倾盆大雨总是片刻即至,爸爸是个读过几年书的货车司机,那场大雨,爸爸没能见证小家伙的到来时刻,想着得取个有点纪念意义的名儿,妈妈听着这名也觉叫着顺口,于是决定“倾盆大雨”四字的首尾相连。


四妹妹睁眼看到这个纷繁世界的时候,正值深冬的破晓,鸡鸣狗吠相闻,开门见满山皑皑白雪,房子边上的树林银装素裹,刚冒头的太阳也是舍得把光泄了一地,让人不禁想到地里铺满的白花花的玉米,古语又云: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妈妈说:“是个有福气的孩子”。“晓米”二字有时有景有祝福,再恰当不过了。


妈妈扶起箱子,催着赶紧进屋,爸爸今天难得地微笑着说:“回来了?”


不悔忙说:“是啊,爸,妈,我们昨天下午才考完,人太多了,我昨天就去买票了,今天中午的票都只有最后两张了。”


没等爸妈说点啥,不悔又言:“我运气真的是太好了,我和莫丹一起,刚刚好。”


看到妈妈眼里的笑,不悔嘟嘟嘴,无比庆幸地道:“要不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


妈妈看了眼爸爸,伸手探了探火炉旁的桌子上那个不锈钢锅,温声说:“是了,甜酒也还热着呢。”


爸爸又恢复了他一贯温和不失冷气的神态,一句:“到了就好”,拿出烟盒,抽出一根放进嘴里,打了几下打火机,点燃望着窗外,没再说话。


倾雨和晓米在不悔与爸妈的谈话间取了四只碗过来了,倾雨将一只碗里的甜酒盛得满满的,多一滴怕是要溢出来了,晓米直接把空碗塞进了不悔的手里,另一只小碗是为沙发上坐着的弟弟洛翔准备的。


“翔”原先是“想”,代表着能有一个弟弟是爸妈一直以来的念想,后来爸爸认为取个谐音好,便直接叫了个单名:洛翔。现在还不到两岁,看着这个小不点儿,不悔内心是有些酸涩的,她想起了那句话:送你在那边是没办法。


不悔在内心问了无数遍为什么,但始终从未问过爸爸妈妈。


在弟弟出生时,爸妈那从未有过的笑容和轻松,不悔终于懂了,是因为她不是爸爸妈妈心心念念的身份。也是那时,她懂了,原来每个人都是有身份的,有些人生来就是主角;也在那时,她明白了:这一生最能依靠的是自己;也于那时,她理解了爸爸曾说,如果她能考进A市最好的高中,也要考虑要不要在A市读。


半年前他拿到A市排名第二的中学录取通知书,她也拿到了,她哭得昏天黑地,回到家,她对爸妈说:没考上。


她始终记得,在弟弟出生后的那个假期,爸妈对她说过:送你在那边是没办法,现在,不管怎样都是要回来的。


不悔看了看窗外,今年的冬天好似来得有些早,她托着小碗给弟弟喝了勺甜酒的时间,窗外白雪纷飞,不悔突觉那雪花是有温度的,只不过因为属于它的季节到来了,人们便说冷,其实冷的哪是那雪花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