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落子无悔

第十九章 初见相惜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一月前,叶晓靖刚到A市,透过开往A大的车窗看到了“相约餐吧”橱窗里的那两盆三文竹,不禁想到四君子“梅、兰、竹、菊”之首——梅。那是洛不悔最爱的花,叶晓靖便下了车,走到了橱窗外,餐吧老板赵纤容恰好在打理那竹,抬首笑看叶晓靖。两人就此相识,几顿饭更是成全了他们的君子之交。
一周前,叶晓靖给赵纤容打了个电话,只说今天有朋友要过来,也没说时间,但这147号餐吧间今日从未有客人入来过,尽管来客络绎不绝,等待餐吧间之人也是不少,有几单原本是可以订到今日的,但都排到了明日,赵纤容还就此向客户致歉打折。
叶晓靖开门,眼角视线里多了两盆橱窗里那样的竹,叶晓靖眨了一下眼,坐到了最里面的位置。靳简紧随其后,进门,房间里,餐桌上,一双玉手正在电脑上敲得滴答作响,门被打开了,也不抬头看一眼,是的,实在难以想象那是曾经巧笑嫣然的可人儿。
靳简有时会陪爸妈到生意场上溜达溜达,也见过这般专心致志的人,只是,那些个人都是已经走入职场了,而眼前之人,还是个学生,那是与自己同届的呀。靳简压低了声音像是在自言自语:“还真是A大的。”
叶晓靖看了他一眼,未作声。
约摸十来分钟,键盘声戛然而止,赵纤容走进来,看向叶晓靖道:“要加点什么?昨天刚引进的香鹅掌不错。”说完把菜单递到了靳简手里,靳简迟疑一瞬还是接过了单子。
这时,郭玉发声了:“我们的已经点了,你点你的。”
“呵呵,一路上也没听你说想吃什么,这就已经点了啊?”靳简斜笑着瞅了眼叶晓靖,复又轻声回郭玉:“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哈,等会郭大才女可别笑话我哦。”
“那我倒是要见识见识靳大才子的本领了。”说完,柳眉上扬,笑了,与方才好似判若两人。
靳简被这一笑有些迷了眼,那左边的酒窝他曾遗失过,此刻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靳简一下子呆了,靳简不禁怀疑酒窝是不是特别之人的代表。
发现自己的失态,靳简赶紧转过视线,回赵纤容:“那请帮忙来一份你说的吧,谢谢”,并把单子递给了赵纤容。
赵纤容双手接过菜单,笑着点了一下头:“请稍等”,转身走出去了,顺便拉上了门,将外面的一席喧嚣隔去。
郭玉又开始打趣靳简
起来:“哎哟,靳大才子怎么么还像个小姑凉啊,点一个菜就够了呀?莫不是初次见面,有些害羞了?”
靳简着实被这调侃惊讶道了,一时语塞,不回甚是无礼,想起刚才的失态之举,堪堪答:“大名鼎鼎的郭玉才女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哦?是吗?”郭玉来了兴致,“不知靳大才子在哪里曾听到郭我的名字哪?”
靳简心想:糟糕,今次还是第一次听叶晓靖提起这么号人物,这马屁拍到牛背上了。
“哎,见面胜过闻名,胜过哈。”靳简眨了眨眼睛。
郭玉被他这模样逗笑了,看了眼叶晓靖,与这寒冬相比,靳简好似深冬里的太阳,竟生出一丝温暖与可爱的感觉来。于是乎起身端起桌上的茉莉花茶倒咯起来,微风般言:“终于是找到了个可以聊天的人咯。”说完递过一杯已然倒得差不多的茶到靳简面前,那茶水约摸有杯子的三分之二。
每次在叶晓靖面前,不管是第一杯茶,还是第一碗饭,他总是那个拿第一的,而今,竟有人把他放在了靠后的位置,靳简心里又是一跳,转头看叶晓靖那张脸,见丝毫未有动容,心下便又平静了,明了:果然,除了她,没有任何人能勾起他一丝心绪。
说来也是奇怪,此刻,一种庆幸的感觉冒上靳简的心头。
靳简接过了茶水,往面前横着一晃,放到了郭玉的座位前,转头向着倒茶的郭玉笑了笑。
于郭玉这般人儿,在外吃饭,自是有人为她添茶,但如靳简这般给人以暖和感的,还是第一回呢,况且,还是这么个“绅士”之人,于是,便也不做扭捏,嘴角微微上翘,诚心答道:“多谢!”
待得郭玉坐下,端起桌上的茶吃了一口,换个口吻对叶晓靖说道:“老叶啊,看来我的选择还真是对了。”
靳简差点没把刚刚嘴里的茶给吐出来,眼睛在面前两人间飘来飘去,同时也是问郭玉:“你...你叫他什么?”
郭玉毫不犹豫:“老叶啊”,忽觉得靳简问的这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反问:“怎么了?这么称呼有什么问题吗?”
靳简不答又问:“你一直都这么叫他的?刚认识的时候也是?”
“对啊,一直都是啊,我不叫他‘老叶’,难道我还叫他‘小叶’?”郭玉有些疑惑了。
郭玉看着靳简一脸不解,提了声音:“知道你与老叶老早就玩得来,
我与他呀,不比你晚哦!”
郭玉又喝了口茶,慢慢叙述起了她与叶晓靖的情况来:“我妈和老叶他爹不愧是相邻单位来着,都要求我们去学什么政治啊,法律啊。老叶他爹还好,我看也不那么念叨他,我妈那是月月不离口啊,我自上学开始,我妈妈天天就净想着要我将来去法院,所幸我爸不管。我妈对老叶的话呀,那是堪比圣旨,而我呢,是说啥都没理,我都一度怀疑老叶才是我妈生的。高二那年,我实在是忍不住想揍他,便直接找老叶PK,结果...”过于摇摇头,“哎,那真是我人生最大的失败啊,我还没动手呢,人家已经把我底儿都给翻得那叫赤裸裸。”
靳简尤其好奇那“底儿”,不加思索地问:“你什么底能被叶晓靖知道啊?”
郭玉故意这么说的呢,她怎么敢说,叶晓靖直接来招请君入瓮,釜底抽薪。她一贯在妈妈面前的表现皆是听话的乖女孩,并再三保证一心考一流政法大学,将来未考上法院决不谈恋爱。实际上,可是个主意全权自行拿捏的主,不谈感情,她倒是做到了,可就这专业的事儿,叶晓靖知晓她冲着A大的金融学去的,直接把她桌子里的关于A大金融专业的书籍及其上所写的一干想法拍成了照片,未待她出手,叶晓靖便把那一叠照片展示出来了,那可是彻底拿住了她的七寸,别说教训人了,她只得照叶晓靖的吩咐办事。
眨巴眨巴眼睛,瞅了眼叶晓靖,好不客气地说:“你问他!”
哎,靳简看着叶晓靖那尊冰冻三尺的冷神,只能任由心中的好奇劲儿慢慢褪去,哪敢发问。
看着靳简那一脸无辜的样子,郭玉转过了语气:“不过呢,也算是他够义,高考后,我本要瞒着我妈填报志愿,奈何我妈眼不离我,他直接来个假网连接,我当着我妈的面填的政法大学,他给导出置换了,我这才能来A大。”笑了笑,又玩味地说:“也是因为他,今天才能见到靳大才子嘛。”
靳简知道叶晓靖一向胆大,却没想到敢如此逆天,不过想想他这几年来的模样,也就不觉惊奇了。固然,此刻对这柔中果敢的郭玉更多了些许的心疼来。
而对靳简,郭玉不是今日才知,早在靳简到叶晓靖家做客时,她便已远远见过,当时就已被他这懒散样中的坚毅所吸引了,后来还曾拜托人查过点基本消息来着,今日可说是相见恨晚。
于是乎,两人虽说初见,却已相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