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落子无悔

第二十一章 我欲乘风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靖儿,你不回来了?”手机响起,吵醒了昨日入睡得很晚的叶晓靖,模糊着看了一眼屏幕,还是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的自然是妈妈那温柔的声音。
“不回。”叶晓靖自三年前的那天开始,便是这幅模样了,两个字好似已足够。
“给你爸说一声吧,昨天你郭叔叔来和他喝点小酒,谈到文阿姨因你给小玉改了志愿,到现在都还生气呢,在单位,你文阿姨可没少拿这事说你爸,每次都替你致歉了,知道你主意大,但你到现在都不给他说一声,也太不像话了吧。”叶妈妈话不多,确也是耐心解释着。
“嗯。”一个字,干脆不失温和,想起了曾经与妈妈的谈话。
一年多前,叶晓靖试着与妈妈谈起洛不悔时,叶妈妈知晓他舍不得那份情谊,若是继续瞒着,恐怕会适得其反,只得如实相告:“靖儿,你要考试,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你肯定也感受到了,你爸对郭玉的关心。当初你爸有喜欢的人,就是你文阿姨的妹妹,文静,当初因你爷爷不同意,你爸和你文阿姨打算出去一阵子,没想到出去的过程中,你文阿姨因车祸意外去世。当时我看到你爸抱着你文阿姨的遗体,崩溃无比的样子,其实就已经知道,这辈子恐怕你爸不会再对任何一个人那样子了。不过,我对你爸的上进心还是很满意的,他没被困难打倒,沉沦了一段时间后,主动找你爷爷提出与我结婚。婚后,他对我很好,很客气,工作从来不马虎,工作上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难题,什么样的委屈,从来不会带到家里,我很满意。我知道,对于文阿姨一家,一直以来,他都很是照顾,在他心里,不管他怎么做,都无法弥补那份愧疚。”
叶妈妈停顿了一下,深深叹了口气,继续着:“这么多年了,那是你爸心底的梗,看到你和郭玉玩得好,他心里是挺欣慰的,在他心里,郭玉就像是你文静阿姨的孩子,他打心眼里疼着,听说你在学校里和别的女孩子关系好,他会觉得就像当初和你文阿姨那样,总是少了些缘分,是他的错,总不是滋味的,所以,你要多理解你爸。你爸打小就对你严厉,其实就是不希望你犯他当初那样的错误。靖儿,你现在也慢慢懂事了,妈妈希望你做任何事情前,一定要好好想清楚,要好好想好可能会出现
的后果。”
叶妈妈的一席话,让叶晓靖又成熟了许多,开始认真思考起了人生目标来。
叶晓靖突地回忆起儿时来,在他十多年的记忆中,爸爸似乎只有在郭玉到家时才会对他算得上和颜悦色,其余皆是不苟言笑的样子,和妈妈的那次谈话前,他心里是很不平衡的,甚至可以说包含了些许的恨意,自上学始,爸爸从未参加过一次家长会,也未问过他学习或者学校生活如何,反倒是,每一次郭玉到家做客时,把原本该与他谈的所有话都说与了郭玉。儿时,不论是谁都渴望父爱的,尤其是那份爸爸的肯定,无可比拟,然而,无论他如何做,如何优秀,如何替爸爸争光,却是没有一次夸奖或鼓励的话语。这怕也是造就了如今叶晓靖冰冷的性子。
自打妈妈的苦心相告,叶晓靖想起了洛不悔,反倒是不如原来那般对爸爸的冷漠了,父子间,多了些话语,尽管,还是没有笑容,有时,甚至有的是争辩,是的,争辩。想了想,似乎,后来的每一次争辩,最后的赢家都是自己。爸爸最终总是沉默着看了看他,然后转身走入书房,轻轻地关上了门。每一次,皆是那般情景,从无例外。
窗外,清风挤着袭了进来,掀起了帘子,叶晓靖突然想起一个多月前,见洛不悔的那个晚上来,眼里似是多了分忧伤,过了会,眼神变得更坚定了。
打开手机,拨通了爸爸的号码,“爸,还没回去呢?我就不回来了,郭玉也是,有事要做。”
那头“好,你自己看着办吧”很干脆,也不多问,语气平和,毫无波澜,先挂了电话。
叶晓靖打开了相册,那张脸显得俏丽无比,盯着叶晓靖,嘴微微张开,好像要说些什么,那还是一起去看蝴蝶翻飞的时候照的了。叶晓靖住的这酒店在29层,居高望远,风儿一个劲儿往窗内钻,撩起的帘子快成了飞船,许久,站着的叶晓靖,抬眼,高楼林立,阻断了远方的光芒。让人不禁想起那句: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另一边,郭玉洗漱完,原是准备针对本日讨论将原先的计划提前,便想今夜把全部计划重新整理一遍,未曾想,眼前老师闪现靳简那张笑嘻嘻的面容来,让她不能集中精力,索性,放下了电脑,回想今日的情景来,
想着中途能把叶晓靖那尊冷神忽略,不禁还笑了出来。郭玉只觉好笑,不觉自己从那刻便已悄然改变。
靳简也被今日的那顿饭给扰得不能安静,干脆,叫了瓶酒,去找叶晓靖了。
“咚咚咚”门想起,拉回叶晓靖飘远的思绪,“是我”,见门没动,靳简赶紧报道。
叶晓靖起身,右手搭着门锁把向下压了一下,也不看门外的靳简,转身又走到窗边。
靳简悠然地进了来,拿出了另一旁柜子里的杯子,边打开酒瓶倒起了酒,边嬉笑着脸说:“陪你喝点,好睡觉哈。”
“哦?是吗?”叶晓靖嘴角上翘了一下。
靳简当然明白这话的意思,却是不承认是他自己想喝点,“当然,看你那一脸冷气,现在不赶紧,怕是酒也被冻了。”
叶晓靖也不做客气,走了过来,坐下,端起了一杯,就此,俩人也不多说,仰头喝了起来。
靳简转了转手里的杯子,先语,“以前从没听你提过”,看了看一脸毫无表情的叶晓靖,接着说“也是,你,总是能给人’惊...吓’,不过,拜托,能不能有那么次是让我有点准备的。”
“你要准备什么?”叶晓靖竟顺着话问。
“准备什么?你...”靳简真是火不打一处来,呲着嘴咀嚼着话,“你自己不也说我会‘喜......欢’的嘛”。脸上怒气消了稚气来,一副好不委屈的样子倒是让叶晓靖眼角闪现了笑意。
满满喝下一口酒,才缓缓说:“这不是很好嘛”,拿起桌上的酒往自己的杯子里倒了起来,看了一眼靳简的空杯子,也不到就把酒放回了原位。
靳简一脸无辜,想说点什么的,但他深深明白,今日眼前人心情似乎不是太好,更不能提那个人,此刻,靳简反倒心静了下来,倒了一杯,默默喝完,回了自己的房间。
叶晓靖也如此,果然,酒不醉人人自醉,可说是海量的叶晓靖,今日,觉得微醺,便也就趟下了。
翌日清晨,闹钟响起,叶晓靖拉开窗帘,一缕阳光包裹了满身,暖意铺了一脸,远望,好一片早景。
晴空一碧似海阔,万里无云皆是空;
黎明曙光朝气足,问城哪是秋已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