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落子无悔

第二十四章 画地为牢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一缕秋风,掠过了平静的湖面,掀起了不悔的衣角,更湮灭了心底的澎湃。
“不悔”吴俊言就那么一言不发地维持着一个动作,身旁的人似乎睡着了,吴俊言拿出手机看了看,图书馆快关门了,于是,轻轻呼唤着,“该收拾东西了,晚了,回去吧。”
不悔似睡非睡,方才,她突然觉得出奇的困,也便想闭目养神一会,奈何听到“回去吧”几个字,却是立时毫无困意,抬手看表,冒出:“这时候了!”
这些时日以来,不悔虽是总把自己投入了学习中,不去想那些糟心事,但终是心底的刺,未曾拔出,时不时刺痛,在所难免,前一刻,真是难得地感觉到时间能如此飞速远去,一时不知该高兴还是忧愁。
“我,是不是睡着了?”不悔看向吴俊言。
“嗯”吴俊言做出一副仔细想想的样子,又笑了笑,才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貌似是的。”
“什么哦,什么叫‘貌似’”不悔被吴俊言这样子逗笑了,“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哟,我说不悔啊,你这一本正经的样子,简直就是个中年大妈”吴俊言边说边起身,“已经被生活磨灭了青春的那种。”
“什么?”吴俊言这样的玩笑出乎了不悔的意料,“你竟然...说我是...‘中年大妈’?”
吴俊言走去的背影中,扭过头来,不悔清晰地看到,他抿了一下嘴,还调侃地回:“嗯哼?”
两人一前一后入了图书馆,装了电脑等一干物件后,吴俊言提着包就准备下楼,不悔眉头上弯了一下:“勤劳的小蚂蚁,大自然的搬运工,了不起。”然后也走向楼梯口。
两人出来,不悔才想起手上提的“花茶”,才问到:“对咯,忘记问你了,你吃饭了吗?”
“嗯?”吴俊言为不悔的关心而窃喜着。
“我说,你吃没吃饭?记得B市通A市的车一般都是整点到的,我猜你到的时候快六点了吧,再来东区这边,估计连吃饭时间都没了吧。”不悔说。
“哎哟,我们家不悔都成神探了哈?”吴俊言故意开玩笑,不等不悔打断,“你是不是这两天拿着电脑来骗自己,假装在学习绘图软件,结果把《福尔摩斯探案集》读得不能再透了?”
不悔白了白眼,想要说点什么,却是看到吴俊言这高兴的样子,突然觉得,今日有自己一人愁就够了,何苦再多一人呢,便不忍把刚才有些不合适的话做个澄清。
吴俊言见不悔没说话,又回到刚才的话题,“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
不悔眼神指了指手上
的“花茶”,说:“这杯子上的图案只有东区的‘梦幻雪’家老板才用。”
出得图书馆来,图书馆旁边是一家咖啡店,附带一些小吃,不悔顿了顿足,说:“在这先将就点吧。”
吴俊言自是欣然前往。
吴俊言开门,不悔进来,一张英俊的脸迎面而来,还带了些书生气,语气尤其平和地说,“欢迎,想喝点什么,前面就可以点。”说完,往前领路。
来到台前,那人双手递来份浅咖啡色的簿子,不悔拿在手里,感觉很轻,仔细看看,这封面上,除却一个背影上嵌着“忆往昔”三个字外,空旷无比,不悔不仅没觉得有丝毫单调,反倒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悔,其实不饿,也不渴,来这里,主要是想着吴俊言饭都没顾得吃,便陪着自己坐了许久,不为他点些什么,心里总是过意不去,但却不知道要点什么,正是犹豫之际,方才那人的声音传来:“要不,坐下再看吧,咖啡,奶茶,还是小吃,不敢说齐全,但凡有的,味道还是值得一尝的。”
“也好”不悔居然有些自来熟的莫名之感。
“这《忆往昔》的主人,有些与众不同啊。”不悔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后,手里还拿着单子,有些仿若自言自语。
“你,是跟我说话吗?”吴俊言不知何来的不安之感。
“嗯?这里,除了你,还有谁?”不悔反问。
“哦?你看这周围满是人嘛,哪只有我?”吴俊言故意环视一周,调侃不悔。
“你......”不悔竟一时哑口无言,抿了一下嘴,把那簿子递给吴俊言,“你看着点吧。”随即看向窗外。
吴俊言一脸无奈“是是是,你呀,每次都这样,不知道窗外有什么好看的,高中那会儿,人人都想坐前面,坐中间,便于听课,你呢,苦熬半年,就为了挑个隐蔽的‘靠窗’的角落,看你这样啊,怕是这一辈子都改不了了。”
“是啊,俊言,你看,那有片落叶。”不悔听着吴俊言的话,却说着窗外的景。
“哎,这闻不到窗外的桂花香,那落叶又成了你记忆里的东西,真是的,好想掰开你脑袋看看,到底有多少脑容量,能装下这么多东西。”吴俊言又唠叨了起来。
“哎呀,你怎么像个老爷爷似的,唠叨个不停。”看着窗外的不悔一脸赏心悦目的表情,引起了吴俊言的兴趣来。
果真,在这看去,别有一番滋味。
听得不悔随口念起:
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
斜看楼林山水翠,月牙怀里一墨壶。
“噗......”吴俊言刚入口的咖啡喷了出来。
拉回了不悔飘远的思绪,看着桌子上毫无绅士风度的那双手,拿着纸巾来回擦着那一个个小点,不悔却像个一头雾水的小孩,“怎么了?”
吴俊言弄完,才道,“怎么了?你不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吗?”
然后回忆起来“‘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我记得这是唐朝诗人刘禹锡的《望洞庭》吧,要是他老人家还活着,听到‘白银盘里一青螺’,变成了“月牙怀里一墨壶”,估计得气死”
“这有什么的,就因为他是诗人,就可以赞美洞庭湖,我就不可以说说咱馆前这‘月牙湖’啊!真是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又不是什么封建王朝。”不悔一脸不屑。
吴俊言话锋一转,“是是是,不悔说得是,不过你那前一句是什么来着?”边说边回想起来。
“‘斜看楼林山水翠’”说着,不悔起身,拉着对面的吴俊言过来坐在自己方才坐的位置,“你坐对面,肯定没那种感觉,这儿,你仔细看看,斜斜地过去,‘月牙湖’对面,那‘致知楼’,被周围不太高的小山三面环抱,不远,虽然是秋天来了,但那树叶偶尔才落几片,再加上有些松树,四季常青,虽说进咱东区的路,是又烂又滑,但这晚上还是灯光四达的,那楼外面的墙,在这晚上看不出是黄色的,再者,你看这‘月牙湖’,静静地,周围的楼啊,树啊,光啊什么的,倒在里边,整体一看,真的挺像一只墨绿色的壶的。”
不悔一口气把方才改的那两句解释得清清楚楚,吴俊言转过脸来,正对上那一双清澈的眼眸,心,加速了。
不悔此刻才觉得有些不合适来,赶紧眨眨眼,坐到对面去,端起桌上的咖啡猛地喝了一大口,又迅速地放到棕色的小小的底盘里。
“我......那......”吴俊言话还没说完,笑了,笑得是那样的开心,激动,活脱脱像个手捧月亮的小孩。
不悔一时没反应过来,她刚才喝的咖啡恰是吴俊言刚刚喝过的那杯。
也是这时,吴俊言才注意到那杯上,墙角的几朵红梅,甚是怡人。
“不悔,你就像墙角的红梅,即使是寒冬,依然绽放得耀眼,所以,不管多难,你一定会有自己的一片天地”吴俊言郑重起来,“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开开心心地,别画地为牢,将自己困住,满心忧愁,好吗?”
最后这话,说得那么恳切,似是嘱托里的请求,让一向干脆的不悔不忍说些什么,只能堪堪点头,心中默念“别画地为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