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落子无悔

第二十七章 我喜欢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咚咚咚”外面有人敲门。
“请进”吴俊言开门。
“方便交个朋友吗?”门外的靳枫直截了当。
“不已经是朋友了吗?“不悔看了一眼吴俊言,又道,”今天,还没感谢你呢。”
靳枫挪了个垫子,坐下。
“能说说为什么取名‘忆往昔’吗?”不悔终是问出口了,一直挺好奇,隐隐觉得和那个人有丝关联,或者说是不悔心底有些期望,只不过不敢去想,而今问出口了,却又莫名有些忐忑。
靳枫直言:“其实这里不是我的,我和你们一样,也是G大的学生,平常没课的时候,算是来学点东西,或者也可以说兼职。当初定这个名时,我个人很是赞同,因为童年的时光,值得回忆,至于为何,你还真是问到我了。”靳枫深感抱歉。
不悔有些失望,终究是自己多想了。
不知道也好,有些东西,有些人,牵一发而动全身,伤身也伤神。回忆是一种病,时间是最好的良药了,近段时间,不悔虽不常喜,也不常忧。
时间无法重叠,不悔感到万幸,每天,她都在用忙来把时间占据,不让过去的不快乐有机会入侵,这,真的是件高兴的事。
不悔拿起桌上的那本《资本论》,随手翻了起来。
靳枫说起“忆往昔”的历史来:“开学没几天,我哥靳简,也就是这里的持有者,突然从B大来找我,说是想在这里做点什么,这不,我们在G大转了转,我给他提议开个小茶吧什么的,只是没想到,他就接了个电话,居然毫不犹豫地说好,我们还没确定地点,他表哥就来了,我哥打小最服他,来图书馆一看,这里恰好招租,当即便决定了,他们俩神速,前前后后不到两个月就有了现在的‘忆往昔’”
靳枫一脸佩服,还有些自豪。
靳枫与靳简同年,只不过是晚了靳简月份,上个月刚刚过了十八岁生日。自打十岁时,爸爸谈业务的路上出了车祸,虽说不管伯父伯母叫他多少次,他都不曾去过伯父家了,但这十八年来,靳枫称靳简一声“哥”,是打心底里当作亲哥来叫的。
这忆往昔,靳枫并未出资,但靳简全权交由他打理,不过,主要拥有者,另有其人,那便是叶晓靖。当初远在A大的叶晓靖提议取名“忆往昔”,靳简告诉了靳枫,靳枫也觉得好,便就那般确定了,只是叶晓靖要求,如果有人问起,就说是靳简所开,故而无人知晓,这里真正的持有人,名叫叶晓靖。
也许是年纪相仿的缘故,又或者同是属于孤独的那类人,三人,你一言我一语,从忆往昔的初建,到现今聊得是那般畅快。
没等靳枫说完,不悔脸色变了,“靳枫,这里,真的是你哥所设计的吗?没有别人?”
这话,让靳枫和吴俊言都是一惊,换做平常,靳枫自然是要把靳简胡夸一通,而此刻面对旁边的这眼神,靳枫一下子不该怎么说了。
“有,有什么不对吗?”靳枫有些慌。
“不是,我的意思是,这里的风格设计,是你哥一个人设计的吗?”不悔有些着急。
“对啊,当时我收到设计图的时候,就是我哥给我的,我哥还一再强调,小地方由我决定,但整体必须按照设计图来,哪怕有些地方会让人觉得不够协调。”靳枫被不悔这么一问,曾经深信不疑的东西也有了一丝疑惑。
“那,那有人来过这儿?就是这间。”不悔指明这间屋子。
“那是肯定的,这六小间,几乎每天都有人来,这间最靠里面,但空气却最好,你看,外面隔着一小座山才是市区,最是安静,我哥来了几次,都只来这间坐。”靳枫说道。
“你哥?你哥有朋友一起来吗?”不悔想问是否有个叫叶晓靖的来过,却不知如何问出口。
靳枫被不悔这话问得有点懵:“当然啊,我哥每次来都会有朋友一起来的,他那人啊,就爱交朋友,虽然平常看起来不怎么着调,但对朋友,那是没得说。”
“那,你哥,是不是有个,爱看《资本论》的朋友?那个朋友也常来吗?这书是他的吗?”不悔拿起手中的《资本论》。
靳枫笑了,“我说怎么了,原来是这本书惹的,你也喜欢看这书啊,这是一个表哥的,他就来了两次,这本书是他第二次来的时候带的,后面走得急,就落这儿了”靳枫长舒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没来由的失落,“对了,这衣服也是他带过来的,我还以为要送人,靳简后来又说不是,交给我处理,这不,才敢给你换的。”
不悔掩不住的欣喜:“我,我就知道,我不会看错,这字我怎么会看错呢?”不悔看看书,又摸了摸衣服,“还有这衣服,怎么可能那么熟悉。”
吴俊言突然觉得这衣服有些刺眼,有些后悔今日来找不悔,更觉得不该来这什么“忆往昔”,自己肯定是疯了,才会提议好好看看这“忆往昔”。
“靳枫,你哥的那个朋友还会来吗?大概什么时候?”不悔急切地问。
“这,我无法回答你了,从始至终,也只来过两次,还都是匆忙得很,并未在G大多留,至于会不会来,什么时间来,我是真的不知道,抱歉。”靳枫都还未问不悔为何这般反映,便掩不住的心里不是滋味起来。
“不悔,是他吗?”吴俊言忍不住了。
不悔一下子才反映过来,她这样子,不该在吴俊言面前展现出来的,心里愧疚,“俊言,对不起,我......”
靳枫想要多了解不悔,但看这情况,猜的十之
八九,他一直疑惑,叶晓靖上次来时,一向不喜欢坐门边的人突然改了性子,拿着个盒子在门边的位置盯着窗户看了许久,最后又不要这衣服了。只得识趣地说:“我出去看看小张那边忙得如何了,你们两位有什么需要,按一下这桌上的按钮,我就知道了。”
不悔也不多言,只平平道:“麻烦了,谢谢。”
待得靳枫出了隔间,走得远了些,不悔几月前那翻挣扎痛苦的样子再次出现。
吴俊言压住心口的火气道:“不悔,你不用说,我也知道,这书,就是那个人的吧,就是那个让你心心恋恋三年多的人,这三年多来,你伤心难过的时候,他在哪里?他既然知道你不是自愿来这里的,为什么不来找你,他可知道,你处于两难的选择时,如何艰难,他可知道,这三年来,你是怎么过来的?”吴俊言越说越气,“洛不悔,你能不能自私点,能不能醒醒,干嘛老是跟自己过不去,你别这么优柔寡断行不行?既然那么惦记,那就去找他。不去,那就放下,好好看看身边的人,行吗?”
不悔本就有些头疼,此刻更是,“俊言,我......”不悔桌上的手握成了紧紧的拳头。
“你到底在怕什么?你到底要逃避到什么时候?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吴俊言的心在滴血。
不悔如何答呢?说是自己放弃的吗?是自己已经做出的选择吗?还是该说是家里的责任呢?那是自己想了十多年的家呀,已经在外漂泊了十多年了,那份家的温暖,是多么渴求的,难道自己能割舍吗?难道能让他们失望吗?既然已经放弃了,又有何资格再次选择呢?
不悔狠狠压住眼底的泪水,觉得自己已经对不起一个人了,怎么能再伤眼前这个如哥哥般的人,“吴俊言,我的事,你不要再管。”
吴俊言一下子拉着不悔的手,说:“不管?不悔,你真的看不见吗?我喜欢你啊,很喜欢很喜欢,你若不愿在这里,我便带你离开,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我懂你的孤独与无奈,懂你的依恋与不舍,懂你的不甘与挣扎,不悔,让我一直陪在你身边,好吗?”
所谓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莫不过如此。
“俊言,我,俊言,在我心里,你是我的亲人,是我最信任的人,是在我最孤独的时候,给我温暖的人,可是......”洛不悔眉头深皱,“可是那不一样,我以前不懂,以前,我以为,和你一样,是朋友,但......”
吴俊言害怕不悔接下来的话,打断不悔:“好了,不悔,不要说了,今天你肯定头疼得厉害,先休息会,我去给你买点感冒灵。”
已是晚上11点了,墙上的钟“嗒,嗒,嗒”响得很是清晰。
不悔眉头紧锁,更加自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