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落子无悔

第二十八章 不速之客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不悔半倚着桌子,迷迷糊糊似是睡着了,有些发红的面容上,眉头依旧没有舒展。
“啊靖”不悔呓语着。
梦里,一片蒙雾,偏偏,那张清冷的容颜深深嵌着两颗邃远的眸子,那目光仿佛要把不悔彻底吞了,慢慢走过来,不悔不敢看,却不得动弹分毫,连眼睛也不听使唤了,只得使劲唤那人“啊靖!”多想他停下,多想他别走过来,不悔想要跨步阻挡,却始终犹如足缠千斤,狠狠扎入了地下,前进不得,想要后退,亦是身不由己,这般无奈,越是拼命挣脱,越是连说点什么都不没有机会,万千言语化为了那两个字----啊靖。
吴俊言小心翼翼地捧着个杯子进来,杯里还冒着丝丝热气,听到地上的人儿胡乱说着什么,脸上的泪痕无比清晰,手抓得甚紧,吴俊言连门都忘记了关上,“哒”地一声将杯子放在了桌上,握紧不悔的手喊道:“不悔!不悔!醒醒!快醒醒!”
在那人伸出一手,近了,近了,已到了眼前,“啊靖!”不悔大喊,睁眼,竟是吴俊言,没等不悔问,吴俊言开口:“不悔,你怎么了?”
随着伸出手探探不悔的额头,“果然,发烧了。”把杯子递到眼前人的手里,“我就知道,又头疼了吧?赶紧的,喝了吧。”
不悔深深叹了一口气,举起杯子,仰头,迅捷地将杯里的感冒灵喝得一滴不剩。
吴俊言看这样子,心疼不已,可除却递点药外,无计可施,他深深明白,解铃还须系铃人,这是不悔的心结,她若不愿解,神仙也是无法。
半晌,不悔才有了力气,道了声:“谢谢。”
吴俊言看了看她:“你我之间,不用说谢,你没事就好。”
房间一下子静了下来,空气也热了起来,但不悔觉得冷:“俊言,能不能把空调开大点?”不悔的意思是,将温度再调高点。
吴俊言明了,但看那温度,已经不低,便说:“方才做噩梦了吧,你看你,连眼睛都出了汗,能不觉得冷吗?”说着,想将不悔的大衣往上提提,不悔倒先自己裹得紧了些。
“你这样子,出去怕是更会头疼,干脆就在这再歇会儿吧,宿舍实在要关门,那也管不了了。”说着,吴俊言将不悔背后垫子上的小毯子拿过来,将不悔围得更严实了。
“你实在想靠,便靠椅子吧,这桌子实在太冰”吴俊言知晓这人的倔强,干脆把椅子一并
移到手边,由不悔自己挪动,“你放心,我就在这坐着,等你好些了再说。”
靳枫来了,看门开着,便进了来,轻轻把们关上,看了看正准备靠着椅子的不悔,一脸不可置信地对吴俊言道:“这样子也能睡着?”
提到这睡觉的样子,吴俊言不禁想起了高中的日子来,“这算什么,想高中那会儿,给她颗树就能睡着呢。”
吴俊言这话更让靳枫惊讶,他继续道:“你是不知道,高一刚来时,不悔坐第三排中间的位置,每天也不太和别人说话,我们的教学楼背后两边都有花坛,周围的法桐树长的很粗壮,中午,她总喜欢在树下坐着,每次背古诗词,总要不了几分钟,就开始打瞌睡,宿舍也就百十来米,她也懒得回,索性直接把树当成了床,靠着就睡得老香。”
靳枫笑了笑,“你确定不是打了个盹,是真的睡着了?”
吴俊言赶忙道:“对,直接就是睡着了,一开始,我以为她是晚上没睡好,结果三年都那样,不敢相信吧?”看了看已经睡着的不悔,“若不是我亲眼所见,我也不信,我也只见过她能做到,说她心宽吧,其实,她心里装的事儿可多了”吴俊言又想起不悔很少展开笑颜的冷冷的样子来。
“嘟...嘟...”靳枫的手机响起,看了一眼,是靳简。
“哥”靳枫出了房间接电话。
“靳枫,你不在?”手机里的声音很疑惑。
“嗯?你...你来G大了?”
“当然,我就在前面,你们放假了吧?生意也还好嘛,怎么不见你人呢?”靳简连问。
“你...一个人?”
“什么我一个人?”靳简听靳枫的语气有些怪。
“我是说...我马上出来。”靳枫挂了电话,回头与吴俊言做了个手势,离开了。
靠着椅子的洛不悔一无所知,此刻是真的睡着了,眉头没再挤成了一条虫。
房里,吴俊言瞧着不悔的睡姿发呆,静得不悔轻微的呼吸声也很清晰,而出得VIP房,来到前台的靳枫不知为何,心里总有些不平静。
看到那背影时,靳枫明了。
“你...”靳枫话风忽转,“哥,怎么过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我也好稍作准备。”
“准备什么?”靳简明知故问。
“看你这样子,有人在里面?”靳简眼睛示意里面的房间。
“哦,对!”靳枫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介绍里面的两位,“校友”靳枫看了看窗外,灯光下雾蒙蒙的,似乎有些微雨。
“不方便?”靳简问。
“没!”靳枫赶紧说,“就一普通朋友,今天有点冷哈,你们还没吃东西吧,要不,先弄点吃的?”
靳简没说话,用眼睛问了问靳枫,有点正常逻辑的人都知道那眼神意味着什么。
靳枫为了避免误会,急急解释:“哥,你想什么呢?最近VIP房间不太够,便把那间也对外开放了,今天是恰遇放假了,这才少了些,那两位朋友,今天不小心掉前面那湖里了,你看这就在边上,不收留一下说不过去吧。”
“旁边有空的吗?”靳简知晓旁边人是没这耐心听下去的,便问靳枫。
“啊?”靳枫一下没适应靳简的脑回路。
“我是问你,那间方便还有空房间没?”靳枫嘴角微微下压,“你今天干嘛了?”
“有,有有有,你们来了,没有也得有啊!”靳枫赶紧打破这有些奇怪的气氛,“101号就是。”
忆往昔靠后的这六间小隔间,本应从一到刘=六的标号的,偏生有一间某人叫“忆暖”,这便只能编到五了,靳枫没想那么多,更没想过101就在“忆暖”的对面。
“嗯,我先过去。”叶晓靖在这里站了这“许久”,本就不甚高兴,听靳枫如此说,来了一句不急不慢的话,便径直往里去了。
“哎,你...你等等我呀!”靳简深深看了靳枫一眼,屁颠地跟着前面的人去了。
见两人的背影消失于拐角,靳枫自知今日的确是有些怠慢,不过转过念头想想,连这“忆往昔”也是那人的,更何况还是主人,又何须客气呢,这番计较下来,反倒对身旁的小张嘟囔:“不速之客!一点没错!”
小张哪知里面的细节,见靳枫这般客气,疑惑道:“枫哥,这人不是咱G大的吧?上次见他一人在那角落里盯着外面看了半晌,也不知有什么好看的,看你两次都如临大敌的样子,究竟是谁啊?”
靳枫也不好说他究竟是谁,只对小张言:“不论如何,反正在他面前做事,一定打起精神来,要不然,咱俩都得走人!”
靳枫这话,小张听得那叫个云里雾里,想想这两次见到那人的气势,对靳枫所说的深以为然,自是一贯实行多思无益,照做便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