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落子无悔

第三十章 主动出击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翌日清晨,“咚,咚,咚”,有人敲门。
“老叶,是我!”靳简语气有些急切。
叶晓靖不知什么时候也趴到桌子上睡着了,见眼前的人也醒了,回着门外的人:“进来吧。”
“你......俩......”靳简对这情况,眉头上扬,“就这样坐了一晚上?”
叶晓靖看了他一眼:“你觉得我们该干什么?”说完,起身,“满脑子污遭事?”
“我?我脑子里污遭事?”靳简一听这话,不得不反驳,“是,你好,你厉害,你守身如玉,你坐怀不乱!干脆当和尚去得了!可也不知是谁,醉了酒,还念叨着人家的名字?”
“你!”叶晓靖被靳简话儿这么一堵,居然一下子无法辩驳。
“咳咳”不悔看他吃瘪的样子,笑了。
“能笑了?头不疼了?”叶晓靖故意道。
“不是,我从来没看见过啊靖你今天的样子”不悔忍住笑,看向靳简,“你就是靳简?表弟?”
“对,就是我。”靳简想也不想回。
“我叫洛不悔,和啊靖是初中同学。”不悔伸出手。
“我知道,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靳简心里是有些忐忑的,默想:不是叶晓靖,早已真正的相识了,不过还好,如今有了郭玉。
两人握完了手,靳简似乎才想起什么来:“等等”,看了一眼叶晓靖,又看了看不悔,“你刚才说什么?”
“啊?”不悔有点懵,而叶晓靖心里乐着,脸上却是看不出什么表情的。
“洛大才女刚刚说......表弟?”靳简调侃,“能成为洛才女的表弟,真是大幸呀。”
不悔这才反应过来靳简的意思,脸有些微红,想着赶紧撤出房间,说:“啊呀,一晚上,腰酸背痛的,我先去看看吃点啥!”
“啊?”靳简两眼睁得老大。
不悔真想立即消失与此,再不露面,赶紧逃也似的出了门,连叶晓靖都笑了,靳简更是不用说。
跑出来的洛不悔,心砰砰砰跳个不行,傻瓜似的自问自答:我慌什么呢?这不是做贼心虚嘛?我又没干嘛!呃......
洛不悔一本正经的样子实在太久,可毕竟是个刚成年的少女,免不得存着些孩子气。
“老叶啊,不是我说你,你这等了‘千年’,就这么追女孩,早晚得跑没影了!”靳简一副掏心窝子的模样。
“坐下说吧!”叶晓靖把们关上,返回坐到洛不悔的位置上。
“对,差点忘了正事!”靳简收回清奇的脑回路,“一项市场数据导入系统时,总是跳轨,我再三核查,郭玉也看了,数据没问题,还有三天就要拿到赛场了,不可能将整个系统数据全给查一遍吧?再说了,还指望着拿下第一,好拿第一轮投资。”
靳简说的,自然是准备了大半年的大禹梦幻科技有限公司举办的华东赛区的机器人智能大赛,鼓励各地大学生参与,为了调动积极性,获得冠军的队伍,大禹梦幻公司将以五十万作为奖金,以做后期研发,且不占资金股份,这是天大的好事儿啊。参赛者若是以大学生队伍名义的,
可凭此进入大禹公司,若以某公司名义参赛的,则是谈合作的一大助力,可想而知,竞争力之强,不可预知。
互联网时代下,机器也向着不一样的方向发展着。
叶晓靖也是有些急了,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严肃地说:“走吧!”
“现在?”靳简以为,不管多急,他会为了洛不悔暂留,“你大晚上跑来,这就走了?不做个告别?”靳简居然有些生气。
叶晓靖脚步顿了一下,仍是大步跨了出去,靳简不得不赶紧跟上。
刚到前台,不悔正端着两杯牛奶,准备温热,见那人走得急切,问:“你......要走了?”
他停下了,眼里的光微微一闪:“嗯,我......走了。”头也不回,径直出了《忆往昔》。
不悔托着牛奶的手煞是飘然,三年前的他,是不是就这样的,想要挽回什么,却终是无力,果然是风水轮流转,今日,轮到自己了,也是,这世界是公平的,何人何事,总是要还的。
连一句解释和安慰都不曾有,若果不那么重要,昨日的关怀又算什么,突然,电话都不留下一个,就这么离开了,不悔有些矛盾。
靳枫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心理有些惆怅,开口:“洛同学,我来热吧,早上必须得吃点东西,人才有精气神,我也是需要一杯。”说着,接过不悔手里的牛奶。
不悔也不便多说什么,恢复了往日的面无表情,冷若鬓霜之态,“不用麻烦了,谢谢你, 宿舍门应该开了,我先走了。”说完,连昨日换下的衣服都忘记了。
一个人,走了老远,听到后面有人叫名字,“洛不悔!洛不悔!”原地停下脚步,转身,看向来人:“靳枫?”
“呐!”靳枫将手里的袋子递给不悔,“你的衣服,忘了?”
“哦,不好意思!”不悔接过袋子,“谢谢,我,改天再把衣服还回来吧!”
“不,不用了!这衣服...你穿着很好看,送你了。”靳枫本想说:这衣服本来就是你的,却不知怎么改了口风。
“这...那我重新买件新的吧,我穿过了。”不悔想想也是,不可能新衣成了旧衣。就这么还回去。
“哎呀,真不用还,你若实在觉得不好,哪天请我吃饭吧?”靳枫倒是不客气。
不悔本不是个爱扭捏的人,爽快地答应了:“好吧,让我找一件一模一样的,一时半会儿我还真无法。”
“那你记得哈,你可是答应要请我吃饭的”靳枫强调,“我这人别的记不住,就是有人请吃饭最记得牢。”
“好,一定。”不悔被靳枫这么短的对话,扰去了刚才的失落。
于是,两人各自客气道别。
一路,不悔回过了神,才想到昨日陪自己来的还有吴俊言,敲了一下脑袋,叹一声:哎呀!赶紧手忙脚乱摸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不悔一连打了几个,手机里响起的都是这样的提示。
不悔自责不已,犹豫着回家之前要不要先去北区找找吴俊言,此时,真是一个脑袋两
个大,还没进宿舍,有一位同样穿着旗袍的中年女人向不悔走来。
“你就是洛不悔?”那女人像是有些生气。
“请问你是......”不悔问。
“我是俊言的妈妈,我昨天来过,找俊言,他不在,他不是和你在一起吗?俊言呢?”俊言妈妈有些不客气。
旁人不知,还以为不悔犯了何等大错,大早上就被如此质问,心里委实不是滋味,但压着语气说:“阿姨,昨天,俊言确实来找过我,不过后来他先离开了,现在在哪里,我不知道。”
“不知道?”俊言妈妈声音有些大,上下将不悔彻彻底底地扫视一遍,“你们昨晚没有开放?没有在一起?”
“阿姨,您是俊言的妈妈,还请说话注意一下,就算不顾及我,总该顾忌俊言吧?”不悔语气有些硬,“我和俊言是朋友,不是你想的那样!”
“哦?是吗?”女人的声音依旧没有降下来,“当初我让他报B大,死活不肯,难道不是因为你吗?怎么?这才半年,你就不记得了?”
“什么?”不悔一愣,“填报高考志愿之前,您找过俊言?”
“对!”女人更生气了,“以他的分数,就算去了B大,也是可以读个好专业的,我好说歹说,他偏是不肯,非得在这G大学什么机械,还说什么了不起的国防班!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已经查过了,就是因为你,俊言才来这里的!”
不悔被俊言妈妈这么一说,不敢相信,曾经她怀疑过,试问过,但吴俊言说过的,那是他自己真正想来的,不是因为她,不悔反驳:“阿姨高看我了,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能左右俊言的人生选择,阿姨怕是那么多年不见,与我对俊言的了解有所差别吧,俊言不是那种幼稚的人,俊言可曾直接说过,是因为我而来的G大?”
“哼,小姑凉,你好好和俊言在一起也就罢了,可这半年以来,俊言见你之后,有哪一次是真正开心的?”中年妇女有些底气不足。
不悔眼睛微眯一下,脸色有些不好:“叫你一声阿姨,是因为你说你是俊言的妈妈,可你这么不依不饶,到底想要做什么?”
“怎么?你还有理由了?”中年女人一副越说越生气的样子。
“抱歉,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我要进去了。”说完不悔准备往宿舍里走。
“我还没说完呢?”那中年女人跨出一步挡着不悔往前的路。
不悔虽说日常里不怎么说话,可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主,看了看周围渐渐停下的人,走进了一步轻声说道:“怎么?你是想要让全G大的学生都知道您是俊言的妈妈吗?”不悔这话,一针见血,一语双关。
俊言妈妈未能料到不悔说话如此有力,当头便弱了些气势。
不悔趁势:“阿姨,你既然挤出了时间,这么早就过来了,定然是没吃早餐吧,我知道楼下有家店,不如一起,边吃边说,如何?”说完,做出了请的姿势。
不悔这招主动出击,自是让俊言妈妈骑虎难下,只得蔫蔫下了台阶,不悔往后不到一步的距离。
不悔不惹事,不代表怕事,更不意味着无力解决麻烦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