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落子无悔

第三十六章 何等冷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妈,这么晚,你们还没睡吗?”不悔脱了鞋,躺下,回味起今日里的种种,被响起的电话打断。
“不悔啊,你们放假了吧?”电话那头是久违了的,期盼许久的妈妈的声音。
不悔哭了,再也忍不住了,不管怎样,血浓于水,是家人,突然自责,自己怎么可以那般狠心,竟不主动打电话回家。
“嗯,放了,嗯,你,和爸,还有他们几个没事吧?”不悔原本是有好多话想说的,想问问除夕肯定坐在一张桌上吧,想问姐姐也回家过年了吧,想问新年的第一天,肯定全都出去玩了吧,想问弟弟妹妹今天都去玩了什么......总之,想问的实在太多,一下子,不知该问什么,这不,说出的话就变了味儿。
“我们没事,就是,你爸......”不对,电话那头的声音不对!
不悔突然心跳加速,拿着手机的手出奇地抖了起来,也顾不得压住颤抖的声音:“妈!怎么了?我爸怎么了?”
“翻车了!”
轰,像是天上滚下个惊雷,不悔大脑一下子变得有些混浊,觉得自己听错了,被电击了似的坐起身,再问:“我爸怎么啦?”
“昨天,你岩脚的大舅家打盖板,差点砂,你爸说,没多远,就是跑一趟的事,就去了,装了满满一车,上那个斜坡的时候,有个地方,泥巴有点软,你爸就想着,加把油就冲过去了,没想到,会塌!”不悔静静地听着,听着妈妈说起事情的经过。
“什么叫加把油就冲过去了?力是需要支点的,不知道嘛!开了那么多年的车,不压在泥巴上,还能飞过去啊!”不悔一听,立马吼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又道:“是啊,你爸当时也不知怎么了,平常多注意的一个人,那时会这样想!”
“那......你们在医院?哪个医院?”不悔这时才清醒过来。
“嗯,没事了,在你姐们医院?”听到妈妈这样说,不悔算是镇静下来了。
“伤得不重吧?”不悔渴望着。
“还好,捡回来一条命,手脱了,医生已经接上了,脖颈和脚,只能慢慢养了!”听妈妈如是说,不悔终于放下悬着的心。
“那都好,都好!”不悔眼泪滑溜溜地从脸上滚下,落在了被子上,被面湿了一大片。
“没事了,你别担心,这不,还有你姐嘛,你安安心心学习!”不悔没想到,已到这种时候,妈妈也不要她回家,而是让她好好学习。
“我们放假了!”不悔也常常这般,心里边巴不得立马出现在爸妈身边,而说出来,就仿若不那么急切了,甚而,语气里还有那么一丝冷漠味儿。
不悔明白着,妈妈总是报喜不报忧,从来也没什么多的话语可交流,如果说,在听到那次对话之前,不悔始终不曾有半分怨,哪怕,自己打记事起,就没能在妈妈身边,偶尔妈妈到亲戚家看望自己,看着远去的背影,不悔深深总是在门边站很久很久,直到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在路上最后一处拐角的尽头消失许久,确定那张沧桑里带着笑的脸不会再次出现,才会一个人找个角落偷偷抹眼泪。
妈妈听懂了话里的意思,似乎是由于了一下道“那你想来就来吧。”
“嗯”不悔想要多说点什么,却是堵在了嘴边。
“嘟!”已经挂断了,妈妈用的是医院电话。
不悔知道,现下的时间里没有了长途车,最早的发车时间也是上午七点,扫视一下屋子,回去,总要收拾点什么,然而发现,没有什么东西可整理的。
翌日清晨,天边刚刚泛起灰白,西北
风使劲儿窜着,门缝里,衣袖里,脖颈间,全都成了它们欢乐的天堂。
买票的人三三两两地来了,不悔早已在车站外等着,插在兜里的手仿若也比平常冷了些,呼出一口热气,两只手掌搓了搓,又拉了拉衣领,哦!没有衣领,是和棉衣一体的帽子!
不悔看见窗口的地方来人了,急忙跑着进去,没人能看清那微微紫红的手里何时多了张身份证,以及一张钞票,有些沙哑但十分干脆的声音:“最早的一班,到H县!一张!”
“急什么?打票机都还没好呢!”窗口里的人大声道,拿在手上的包子还剩最后一口。
不悔看了那人一眼,没说话。里面的人在电脑前坐好,启动好电脑,打开订票页面,准备输入订票信息时,键盘上的手突然顿住,张口要说点什么,忽而又想起来了,自言自语似的:“哦!七点!H县!”
不悔当她是在问自己,“对!一张!”
窗口里面的人瞥了一眼窗外的人,这时,迅速地打出车票,递到取票口。
不悔抓起票,补回的领钱一把揉进兜里,大步向着安检口去......
车里的空座上陆陆续续填进大小不一,高矮胖瘦的身躯,已近七点,想是这大清早,又值春节,来往于H县和G市的人不是很多,见车门处进来一人,“咋样?满没?”
哦!原来是来查人数的车站管理员!
司机有些叼着口气道:“满什么满呀!这日子,不是什么重要事儿,哪个会大老早吹冷风!”
司机说得很是在理,若不是出于礼貌,不悔一把握着司机的手,使劲摇几下,算是略表感谢!
“也是!”那人深表赞同,转过头,对着车里的人道:“大家系好安全带!”然后也不管是否真的都系好了,便拿了方才司机在上面划过几笔的单子便走下了车。
大家默契得紧,没有一人敢质疑那人的话,呼呼啦啦地快速把自己束在了座上,司机也将自己用那安全带绑好,又将一个文件夹一样的东西往前端的弹动抽屉里一扔,合上那抽屉,这是准备发车!
不悔是1号座,靠窗,车里开着空调,温度自是比外面高上些,已将近一个小时,不悔眼睛也不转一下地看着前面的车窗!
哦!不!不是车窗!是车窗前的路!是车窗前的光!是车窗前的一切可入眼帘的东西!哦!或许也不是,是车窗前的远方!
“姑娘晕车!”那司机该是也注意到斜后方的不悔,问道。
不悔像是刚刚梦醒般,不确定司机问的是谁,看了眼那师傅,反问:“师傅是问我吗?”
“当然,你看,就你一个姑娘坐前面!你都盯着车窗大半天了!若是晕车,后面有袋子。”那司机嘴角带笑。
“哦!谢谢师傅!我不晕车!”不悔如实道,却是始终没有一丝笑容。
师傅从旁边的镜子里看了一眼不悔,没再说话,不悔也是默默不言。
不悔不想多说话,又觉得有些热了,明知拉开窗帘,也是透不了气的,但还是将那只有窗口玻璃大小的布往前移了些,这时,露出窗外的大自然来。
不悔歪着头,看了看路旁,还有许多积雪,白白的,厚厚的,想来,近日里怕是不能完熔化了。自然抬眼,不悔瞳孔变大了!
远处的山上,竟有一片红黄相间的颜色,距离实在太远,倘若近些,倘若不是在这即将驶远的车里,不悔怕是飞也似的冲过去了,定要好好瞧瞧,那究竟是何种植物!
许是,梅!还是冬日里,能傲然雪中,随风起舞,黄得艳丽,红得似火,不就剩下了梅吗
?不悔想着。
好一片梅!白白净净的冬倒成了她的衬衣!
许多岁月流去后,当家人再次提起爸爸此番的意外时,今日的一路情景,化作了永远清晰的堆雪下的红梅。
不悔想想过去的这人生,可算是:
一路里,身已远,心如故,不计浮沉!
旅途归,千里雪,覆红梅,不染尘埃!
有道是:
世世世人念世人,道不尽辛酸泪!
年年年华接年华,数不清光阴箭!
终于,见了那黄的梅,红的梅,心里总是开怀了几许,听妈妈的语气,料想着爸爸该是还算大幸!
不悔这些日子总是用学习来占据大脑的空闲,填补心底的空洞,没有一日是睡得安然的,此刻疲倦感袭来,也一改往常连坐公交都要背单词的习惯,偏偏睡去。
待得被车外的司机叫醒,不悔睁眼,车上竟已空空如也!
不悔除了这个躯体,没带半点行李,走得潇洒!
到医院,拨通姐姐的电话,姐姐刚考进H县医院不过月余,还算是实习期,不悔不知姐姐已经回来,倒是有些惊讶!
“姐,你,还是回来啦!”不悔在医院门口见到姐姐的第一句话。
“嗯,我估摸着,以你的性子,也快到了!走吧,我带你去看爸爸!”原来,不管姐姐在哪里,终还是那个姐姐,不曾变过!
姐姐也不是个多话的人,或者说,一家人终是有些相同的地方,爸妈不喜说别人长短,弟弟妹妹在同龄人里,也算是安静,姐姐不会也不喜多舍。
“好!”若不是姐姐,不悔怕是连一个字也懒得说。
不知是跟上姐姐的脚步,还是自己本身的步子就远些,不过几分钟,不悔与姐姐自医院大门处就一同入了病房。
“爸!”不悔叫道。
看到爸爸时,想要握住爸爸的手颤抖起来,突然像是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抽干了周身的力气,不悔不敢走近,这一刻,没有言语可以表达内心的害怕来,是的,害怕!
害怕自己迈出的步子没站稳就跌倒在这地上;害怕那双曾一直以为能永远撑得起这个家的手,触摸着,让人感受到那般无力和苍老;害怕自己的任性再无法继续;害怕不能再为自己的无知和逃避找借口;害怕眼前的爸爸不再是曾经那个威风凛凛的爸爸!害怕,这一切,成为了事实!
爸爸似乎察觉到了不悔的那丝不安,竟让笑着说:“没事儿,早好很多了!”
不悔原地站着,扯出一抹难看到极致的笑来,眨了两下眼,好不容易抬起抖动的手揉了一下鼻子,这才生生将眼里的东西给压回去!不敢说话,怕一开口,声音会暴露自己此刻的状态来!
从小到打,爸爸都是家里的顶梁柱,也是村里人,或者说,但凡是不悔见过的,只要说起爸爸的名字,几乎没有一个不认识爸爸的,就连小学,初中在外省读书期间,爸爸的名字也是响当当的,不悔走过的地方不多,不过在乡镇上,难得和妈妈上街,也听妈妈向别人介绍自己时,总是先提爸爸的名字。
这时,那些人总这样开头:哦!原来是洛樽的姑娘啊!真是成器!
不悔突然这样想:不知那些对爸爸那般敬佩的人,看到爸爸现在的样子,会不会心痛?不知,以后提到爸爸的名字,他们会不会还以往常的眼神看着自己!
不悔突然想狠狠抽自己个耳光,在这样的时刻,自己应该冲上去,给爸爸一个拥抱,或者说点什么,才是对的,可是,自己竟是一句话也没说,如此的冷血!是啊!是何等的冷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