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现代言情 -> 快穿之女配使我骄傲

第212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事实告诉我们,关键时刻吃撑也不是一件好的事情。
沈默默备受刺激后醒来,半梦半醒间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已经没有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只是一想到昨晚的情形和事情,沈默默拿起头下的枕头翻身捂脸捶床,啊啊啊啊啊,这都算什么事呀!
正在崩溃的沈默默自然是没发现此处的异样,更没发现站在帘外手持一碗细粥的男子。
真可爱啊,卞羲低头勾唇轻笑。片刻,沈默默被放粥时的轻磕声惊起。卞羲自然是不介意好好看看女子的娇憨状态,只是这粥凉了,吃了又该不舒服了。想起昨晚的事,他嘴角的笑淡了淡,只是,情况似乎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差……
床上的沈默默只觉得自己背脊僵硬,她甚至不敢抬头看来者,只想装鸵鸟。
“默默若再不起床,粥可就凉了。”卞羲好笑地弯腰拍了拍她的后背,似哄孩子一般哄着。
这语气沈默默怎么会听不出来,老脸更是一红。暗暗给自己打了打气,不怕,输人不输阵,有什么事都是可以解决的。深呼吸一口气从床上猛地翻起,身后的男子似乎没意识到女子的动作,两人就那么撞在一起,一番纠缠,两人都躺到了床上。
沈默默还没来得及惊呼,便听到寝房外传来了侍女的声音,“少主,您要的……”声音在瞧见床上两人的模样之后戛然而止,侍女结结巴巴道,“奴……奴什么也没看见!”转身便放下东西跑了出去。
你跑什么!跑什么!沈默默被压在身下睁大眼睛内心咆哮。
转瞬间她更意识到,自己仿佛并不在自己的寝房,这是……卞羲的卧房!
“你你你……”沈默默觉得自己的良好教养和稳定情绪似乎要绷不住了。
知不能太过逼她,卞羲不舍地移开眼,喉结微动,撑在沈默默脸侧的手微微用力,连带着两人一起起了身。
“默默别生我的气。”端的是一副善解人意又委屈的表情。
只是不过短短一两月,男子俊美面容便又有了一番细微的改变,换句话说就是长开了,之前的婴儿肥都削减了些,此时再做这番表情,少了委屈,倒多了几分我见犹怜的意味。
沈默默指责的话一时卡到喉咙,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感觉两人似乎走进了一个死胡同,她陷入了绝对的被动局面。
定了定声音,“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卞羲把粥放至她手中,“默默说过,我不可以进你的寝房。”语气甚至更加低婉,似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沈默默听后也愁,她的确是有这样说过,但此一时彼一时啊,而且她不信,他没有私心。思及房间内只有一张床,似是想到了什么,沈默默不由瞪大了眼,回望了一下那张大床,说话都有些磕巴,“那,那昨晚你在哪里入睡?”
卞羲压下心底的笑意和想要忍不住掐一下女子软嫩脸蛋的想法,眼眸微动,继续“落寞”道;“昨晚担心你不舒服,便一直守在床边,默默可是害怕与我同床共枕?”
少年你用一张纯美的脸说出来这种话你良心不羞涩吗?
沈默默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只看着手中的粥,觉得如鲠在喉,彼此都安静了片刻,她才继续道:“昨晚的事……我们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她实在想不到什么好的解决之道。
只是话毕,她便觉得手腕被人握住,一碗粥不小心被摔得稀碎。
少年依旧在笑,可却似乎没有刚才的笑意,仔细看去眼眸下的情绪满是异样,“默默是想始乱终弃?”
“什么始乱终弃,我们什么都没发生过。”沈默默下意识反驳。
卞羲在听了此话后眼神骤然冷冽下来。“默默昨晚可不是这样表现的。”
沈默默不知被踩中了哪条尾巴,想起昨晚两人亲吻时自己似乎还……于是愤愤地想抽回手,却半天没能成功,手腕都传来刺痛,她怒声道:“你在胡说什么,放开!”
“胡说?不如我们回顾一下?”话毕揽住女子的脖子,将人禁锢在怀中。
沈默默一时情绪复杂上涌,心底莫名慌乱连带着手上去便是一巴掌。
清脆的巴掌声在房内响起,惊得房外急匆匆赶来吃瓜的几位长老都倒吸几口凉气,双眼大睁:这,这沈姑娘……是个狠人!
沈默默看着自己的手,眼圈微红,她打了他两巴掌了……
她算是拿捏住了自己的命门,看着女子泛红的眼圈,卞羲终究是没能再进行下一步。
只声音低沉死死压制住心中的暴虐:“默默,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把那名人族女子放在我身边是想让她与我互生情愫、共结连理?”他思及此处怒极反笑,开口:“何必舍近求远!默默若真是担心我百年孤独,何不牺牲一下自己,怎么,默默是不敢尝一下自己看着长大的我?”
“卞羲!”沈默默实在听不下去,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她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深呼吸了一下,“你冷静一下。她我并没有这个意思,你不要想太多。”她的确有些心虚,只是这计划似乎被打乱,现在再说一句她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只能先搪塞过去。
“还有,我们是亲人,若是你不想承认……”她鼓足勇气抬起头看向他,“那就算了。”
“什么叫算了?沈默默,什么叫算了?”男子难以置信地声音在殿中响起。这几年的感情都叫算了?卞羲只觉得有什么在心间突然剧痛,这痛不断蔓延,要叫他情绪失控。
房外吃瓜的几人更是被这声“沈默默”惊得心尖一颤,要命了!少主什么时候直呼过沈姑娘全名,两人这是要彻底闹翻啊?
“卞羲……”沈默默还想再说些什么,只是当她看见男子的状况之后,狠狠皱了眉,“你怎么了?”
男子双眸幽深呈暗红色,血色丝线由下至上蔓延,已盘踞至他的脸庞,沈默默倒吸一口气抱住他,冷静点!
只是没想到这一抱,直接让男子吐出一口鲜血。
“狗子快来,要死人…蛇了!”
纵观全局的系统在心底默默吐槽,还不都是因为宿主你太绝情,“别担心,男主这是血脉记忆要觉醒了。”
啊?沈默默察觉到靠在自己肩头的男子越发紊乱的气息,心里乱成狗,赶紧将人扶到身后的床榻上。
真是有毒,昨天她躺,今天换卞羲躺。
正准备出门叫几位长老,却发现卞羲紧紧握着自己的衣角,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沈默默顿时有些心酸,只是还好,还不待她掰开男子的手,二长老和玉服便已经先闯了进来。
沈默默揣手,觉得自己似乎是做错了什么。
过了好一会,卞羲的异样才逐渐平定下来,玉服这才转身拉过她的手安慰她,“别担心,其余的长老们会处理的。”
沈默默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她不应该问问自己发生了什么吗。
玉服轻咳一声表示他们出来这么及时全是路过。
沈默默此刻也不介意到底是不是路过,只是觉得男主的血脉记忆在原故事里,觉醒得是比较晚的,现在和女主的感情都没有培养出来,那觉醒之后更是不可能发展什么,这剧情真是崩完了!
玉服见她依旧闷闷不乐情绪低沉,以为她自责,于是也不拿她当外人开解道,“其实大长老早就算到有这么一天,少主是蛇皇的遗子。随着修为的提升,蛇皇一脉都会觉醒血脉记忆,只是我们都没想到少主会觉醒得如此之快。不过你也别担心,少主这番不会出什么事。”
“嗯。那我先回去。”
啊?这就回去了?想到刚才他们听见的两人的对话,玉服心里对自家少主报以一万点的同情。唉,她想要不要帮一下自家少主,但又转念想起大长老说的话,人族的寿命何其短暂,即使现在两人在一起,不过百年,终究要留下一人孤独,少主也不是不明白这样的道理,还不如长痛不如短痛……
唉,玉服微微叹了口气,也没有强留,“那你先回去休息,有什么情况我再联系你。”
话毕,沈默默点点头,转身准备回自己屋内,跨出门的那一刻遇见匆匆赶来的大长老。
大长老留下一句“沈姑娘真是好本事。”便大步而去,语气断然是不客气。
沈默默也不想多说什么,大长老向来不喜她。她只觉得昨晚的难受劲似乎又上来了,捂住肚子缓步回了自己房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