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天下藏局

第六百零九章 大凶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那时京都的出租车司机都是抱团的。
小笋丁一身哄臭,身上又没钱,肯定是打车到天坛旁边原来的旅店,准备让小竹或颜小月下来付钱,可到了之后又联系不上,被一群出租车司机赶过来群殴了。
我接过了电话,告诉了他新住址。
“苏渣渣,换酒店肯定是你搞得鬼,你特么给老子等着!”
“哎呦卧槽!大哥别打了,我朋友已经联系上了……”
半个小时之后。
我从窗外看到。
满身泥泞、身上带血的小笋丁下了出租车。
小竹见状,赶紧跑下楼去付钱。
他们上来之后。
小竹满脸心疼:“这点距离付了五百块,说是含洗车和误工费,真是太贵了!”
小笋丁则双拳紧握,气得胸脯上下起伏,咬牙切齿,对我说道:“你要彻底撕破脸皮是吧,你等着!”
讲完之后。
这货突然从旁边拎起了小型灭火器,一副要冲过来杀了我的神情。
小竹见状,手中立马捏起竹刀片。
颜小月一把拉住了小笋丁,大急道:“你们这是干嘛呀?!”
小笋丁气急败坏:“姐,他坑我!”
我回道:“我这人最讨厌在做局的时候队友出幺蛾子,更讨厌自己人讹诈自己人!”
“你今天两点大忌都犯了,我让你稍微长一点教训,因为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敌人非常凶残,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如果你觉得实在咽不下这口气,现在就可以离开了,你姐我会保护好!你别想着报复,否则下场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小笋丁打又打不过,嘴里又不知道怎么反驳我,怒目圆睁,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事情过了就翻篇,茅台可以兑现,咱们好好合作!”
小笋丁猛地甩开了我的手:“滚蛋!”
接着。
他气乎乎跑到房间里去洗澡了。
这小家伙我是了解的。
骨子里是叛逆小流氓的桀骜不驯性格,这气能受得了,还坚持留下来,全是为了颜小月。
他对颜小月是真义气!
等他洗完了澡。
我对他们说道:“这几天我没有在琉璃厂白混,除了捡了个掌心佛漏,我还打听到了一件事。琉璃厂里面有一位干拉纤的,人称老谢。这家伙四十三岁,专门给外地来琉璃厂的人保媒拉纤,名气还挺大。最关键的一点,他年轻的时候曾在西市胡同当过小混混。”
拉纤是古董行当的术语。
简而言之就是中间人。
外地人身怀古玩,自己不大懂行情,若直接卖给店家,怕店家乱出价坑人,一般都会找有信誉的拉纤人,让他去联系合适的买家,买卖成了之后,再给拉纤人一定的抽头。
拉纤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
首先要有一双火眼,虽然拉纤人不保真假,但卖家拿过来的东西,得基本判断出成色,否则,老介绍西贝货给买家,人家上当又耽误时间,下次不会再接你介绍过来的生意,拉纤人在行内的信誉也会折损。
其次要有相当的人脉,古董四大项,什么东西该介绍给什么样的买家,投人家心头所好,取得最高价,买卖双方皆大欢喜,这样他才能赚更高的抽头。
小笋丁翻了翻白眼:“这跟我们对付向子旬有什么关系?”
我说道:“你们可别忘了,向子旬在年轻的时候也是混西市胡同的,还曾是西市胡同一哥。他们两人年龄相仿,一定认识。我要通过老谢,与向子旬接上关系,做局才不会显得突兀。”
小竹问道:“哥,你的意思是,我们打算通过老谢,卖东西给向子旬?”
我点了点头:“差不多就这意思,但我们不是真卖东西。”
颜小月问道:“那是什么?”
我将自己的想法大概说了一下。
他们听完之后,满脸讶异与狐疑。
小笋丁说道:“苏渣渣,你这样到底能不能行啊?”
我回道:“这不是你考虑的,你做好分工范围之内的事就行!”
颜小月则无比郑重地点了点头:“我信小僵!”
方案既定。
接下来就是执行。
下午。
小竹去弄了化妆用具,又去买了一个佛托,印了一些名片。
第二天。
我和小竹化好了妆。
将掌心佛嵌在了佛托上,上面弄了一根红绳子,挂在我脖子上。
交待好小笋丁保障颜小月的安全。
我和小竹再次去了琉璃厂。
我现在的装扮像一位大老板。
小竹则给我拎着包,像我的贴身秘书。
老谢的店铺在琉璃厂西南角一个非常不起眼的角落,明面上卖古籍善本、各类旧报刊杂志,其实这就是他的一个联系站点,这货的主要收入来源是保媒拉纤。
我们到的时候。
一位秃顶的中年胖男人,手中正拿着放大镜,站在梯子上,从书柜顶部的乱书堆里翻找东西。
这就是老谢了。
他也没工夫招呼我们,瞥了我们一眼,说道:“你们自己看看,要什么东西跟我说一下。”
我和小竹假装翻了一翻。
靠近老谢之后。
我悄声问道:“老板,手中有一位鬼娘子要嫁人,不知道有没有兴趣介绍一位好相公?”
墓地里出土的货叫做鬼货,让拉纤的介绍鬼货,行内一般说嫁鬼娘子。
老谢翻书堆的手明显一愣,转头打量了我们两眼。
“这里只介绍人间的黄花大闺女。”
明显不信任我们。
意思他只给正规来路古董进行保媒拉纤。
这我是不信的。
我笑了一笑:“媒婆牵红线,成败不相见。红包丰厚,老板还是考虑考虑。”
老谢回道:“都已经说了不牵这种线,你们赶紧走吧。”
我将名片夹在了一本书里,伸出了两根手指头:“事成红包二十个往上。”
讲完之后。
我带着小竹离开。
人刚来到琉璃厂门口。
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过来。
“老板,鬼娘子凶不凶?”
“大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