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四合院之傻子人生

第一百三十二章。人的名树的影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孙莉:“爸,我知道的,以后我不在家了,你们以后也要好好照顾自己,我跟大锤肯定经常回来吃饭,到时候你可不要嫌我们烦哦。嘿嘿。”
听到这话,孙兴林笑道:“你这孩子,爸能嫌你烦嘛,你可是爸的心头肉啊,行了,先安排好大锤吧!”
孙莉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又让自己妈妈帮忙把王大锤扶进房间睡觉。
时间一转眼就到了第二天,王大锤昨儿晚上喝多了在老丈人家里单独睡了一个屋,睡的自然就是自己媳妇儿的闺房,
而孙莉自然不可能跟王大锤一起睡,毕竟这自古以来都是有规矩流传下来的,这夫妻俩回门在娘家是不能同房的。
所以即便是自己家里,孙莉跟王大锤才刚新婚,晚上还是陪着自己妈妈睡了一晚,至于孙兴林自然就在沙发上对付了一宿,
至于夫妻去别人家为什么不能睡一起?这话说起来还算是一种忌讳吧。
国有博大精深的文化,也有各种各样的奇特的风俗,只是随着时代慢慢的进步,王朝更替时过境迁。
很多风俗都渐渐被人们所遗弃,但还有部分风俗一直被传承到现在,关于夫妻去别人家为什么不能睡一起,以及两口子住别人家忌讳这个风俗也流传了下来。
夫妻去别人家为什么不能睡一起?民间关于这点有两种说法,关于去亲戚朋友家里留宿,夫妻二人不可以睡在一张床上的说法。
第一种说法是关于一句话就是,宁可给人停丧,不可给人成双,其实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亲戚朋友家里如果需要借自己家的屋子停放棺材是可以的,
但是却不能够接受夫妻二人在自己家里睡在一起,甚至是一个屋两张床都不行。
其实主要的原因是担心两个人在一起控制不住行了,行了房事这样会将主人家的屋子弄脏产生秽气,给主人带来不吉利的影响。
另一种说法也是一句话,是野花进房,家破人亡,这句话的野花指的是,夫妻二人在别人家里行房事,就比如在自己的娘家,
因为嫁出去的女儿已经是外人了,在娘家也不可以跟自己的老公睡在一起,如果要是行了房事儿也会给娘家人带来厄运。
早上九点,王大锤一觉睡到了自然醒,睁开眼睛就感觉自己脑袋昏昏沉沉的,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不是自己熟悉的屋顶,整个人立马就清醒过来。
想起来昨儿直接喝趴在桌子上了,脸上顿时一阵难为情的神色,昨儿脸算是丢大发了,这酒还被自己老丈人灌多了,
最重要的是,自己酒喝多了没能带自己媳妇儿回家亲热啊,这洞房花烛夜的时候,自己居然喝多睡大觉,真的是无语了啊,就不该喝那么多的,越想心里越感觉懊悔,
不过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想再多也没用,还是老老实实爬起来好了,穿好衣服王大锤打开房门,
客厅里林美霞正跟孙莉坐在沙发上聊天呢,两人不知道都说了些什么悄悄话,只见孙莉小脸蛋红红的,
突然看到王大锤出来了,整个人脸色立马变得更加羞红起来,不好意思的转过头掩饰起来!
林美霞见状笑道:“大锤起来啦,赶紧去卫生间洗漱一下,牙膏牙刷毛巾都给你准备好了,都是新买的,你就放心用好了。”
听到这话,王大锤先是古怪的看了一眼自己媳妇儿,
又看着自己岳母笑着点点头道:“好勒,谢谢妈,那我就先去刷牙洗脸去!”
说完,王大锤就去了卫生间刷牙清理个人卫生。
而林美霞见王大锤走了,拍了拍自己闺女的手,看着她轻声道:“莉莉,妈说的你都记下了吧?你只要按照妈说的做,保管你以后把你男人拿捏的服服帖帖的。”
听到这话孙莉哄着脸道:“妈,可是您说的那也太羞人了,您说的那些我想都不敢想,我怕我做不到。”
林美霞:“傻孩子,妈又不是让你现在就这样,等你跟你男人在一起时间长了,你再慢慢按照妈叫你的去做,以后啊,保管你男人一心一意的对你。”
林美霞:“你看看你爸不就是这样,他对我多好是吧,呵呵,妈可是过来人,你只要按照妈说的去做,以后你们小两口保准和和气气的,你们也尽快给我和你爸添个外孙。”
听完林美霞的话,孙莉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林美霞知道自己姑娘还是黄花大闺女呢,未经人事脸皮薄的很,也就没再继续跟她说这个话题!
而这会儿王大锤也洗漱完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林美霞见状道:“大锤啊,洗漱好了那就吃早饭吧。”
王大锤:“妈,我爸呢?他不吃吗?”
林美霞:“你爸他早上就去单位上班了,另外你单位那边你爸也跟你杨叔叔打过招呼了,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听到这话王大锤心道,自己老丈人还真是勐啊,昨儿一天喝了那么多酒,今天居然还能照常上班,
看来这酒量自己是拍马难及了,以后还是尽量少跟他喝酒了,就算喝也得放机灵点儿了,不然吃苦的总是自己。
没有想太多王大锤笑着点点头,孙莉立马去厨房给王大锤盛了一碗粥,拿了两碟咸菜过来。
放好以后,看着王大锤道:“你昨晚喝多了,早上就喝点粥吧,喝粥养胃的,以后可别再跟我爸那样喝了。”
听到这话,王大锤笑道:“知道了,媳妇儿,谢谢媳妇儿。”
林美霞见这小两口这样相处,坐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两人。
王大锤说完端起碗就开造,昨晚上光喝酒了,菜没吃多少,饭那是一口都没吃,眼下还是有点饿的。
不大一会儿功夫,王大锤就吃完了一大碗粥,
孙莉:“我再给你盛一碗吧?”
王大锤:“不用了媳妇儿,我吃饱了,这酒劲儿还没完全下去呢,胃口不是太好吃一碗就饱了,对了,你跟妈吃过了吗?”
孙莉:“我们早就吃过了,这早饭是妈特意给你留的。”
听到这话,王大锤转过头看着林美霞道:“谢谢妈。”
林美霞:“谢啥啊,妈不是跟你说了,你跟莉莉结婚了,以后你就是我儿子了,以后在自己家里不用客气。”
王大锤:“嗯,妈,我知道了,那我以后一定跟莉莉好好孝敬您,对了,我这也吃过饭了,我等会儿就带着莉莉回家了。”
林美霞:“急啥啊,留下来吃完中午饭再走好了。”
王大锤:“妈,还是下次吧,我跟莉莉这刚结婚呢,屋里头还得让她自己看看怎么布置,回头等我们忙活完再回来看您和爸。”
听到王大锤的话,林美霞也没在坚持说什么,就是嘱咐了王大锤几句,说今儿这日子不算,但是三天以后孙莉得回门的,这事儿可不能忘了,王大锤自然连连保证。
随后跟自己丈母娘打了招呼就带着自己新媳妇儿回家去了!
——分割线——
而此时某某分区,公安局分局局长办公室里,
刘局长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人,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随后道:“老周啊,你说昨天我们在小孙同志家闺女的酒席上,我们看到的那个人是不是我们看错了?”
听到这话,周副局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道:“刘局,我感觉我们应该是没有看错的,那我老爷子我们都有见过,虽然昨天没敢过去确认一下,但是我感觉我们应该没看错。”
刘局:“我也觉得是那位老爷子,不过他怎么会出现在孙兴林闺女的酒席上?这个小孙同志是从哪里认识这位老爷子的?要知道霍老爷子可是十多年没有有过人际交往了,连徒弟都不收了。”
听完刘局的话,周局紧皱着眉头摇了摇头道:“刘局,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啊,这段时间也没听说过小孙认识这位老爷子啊,”
刘局:“老周,这样好了,你去打听打听小孙同志跟霍老爷子什么关系,要是小孙真的跟霍老有关系,有什么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知道吗?”
周副局:“行,刘局,我马上就去打听一下,要是有什么消息我肯定第一时间告诉您。”
说完周副局打了声招呼离开办公室,回到自己办公室想了想,感觉这事儿这个人肯定多少知道一些,随即立马拿起桌上的电话,直接打了个电话到了街道公安局伍局办公室。
伍叔正在忙着看手里的桉件,听到电话声响起,
伸手拿过话筒接听道:“喂,您好,这里面是街道公安局,我是伍十里,请问你是?”
周副局:“小伍啊,是我,周成。”
听到周副局的声音,伍局又开口道:“周副局长,您好,领导您那边是又有什么任务要安排给我吗?”
周成:“小伍啊,没什么任务安排给你们,打电话给你,就是有一件事情想跟你打听打听,你如果知道情况的话,一定要如实的告诉我!”
听到这话,伍叔心里顿时有些疑惑起来,找自己打听事情?打听什么这是?这周副局长可是自己跟老孙的顶头上司,还能有事儿找自己打听,这还真是奇了怪了。
伍叔:“领导,有事儿您就尽管问,我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不会藏着掖着,一准儿都告诉您。”
周成:“是这样的,昨天小孙闺女结婚你也知道,我和你刘局都去喝了喜酒道谢,不过这个酒席上我好像看见了一个老人家,这个人跟小孙都是什么关系啊?”
说完周成又仔细的描述了一下霍山林的外表,听完周成的话,伍叔心里回忆了一下,周副局说的这个老人家他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几点孙兴林跟自己提起过。
伍叔:“领导,那什么这个我好像知道一些,不过那个老人家具体是谁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倒是听我们孙局说过,那个老人家是他女婿的师傅。”
伍叔:“孙局他那个女婿,好像是那个老爷子的关门弟子,跟着那个老人家学拳来着。”
听完伍叔的话,电话对面的周成震惊的张大了嘴巴,赶忙压下心底的震撼道:“小伍啊,你确定吗?”
伍叔:“周局,我确定的,这是孙兴林亲口跟我说的,对了领导,我冒昧问一句啊,这位老人家有什么问题吗?”
周成:“那个老人家是霍山林霍老爷子,行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情你不要宣扬出去了。”
说完周成便挂断了电话去了刘局长办公室,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忙音,伍叔一脸震惊的放下话筒,
霍山林是谁他自然听说过的,只是一直没有见过他本人而已,这要不是周成说的,伍叔还不知道自己好兄弟的女婿居然是这位的徒弟。
心里一琢磨伍叔就明白了周成的用意,看样子自己好兄弟孙兴林要有好处了,啧啧啧,这还真是碰上了个好女婿啊,
而此时刘局办公室里,听完周成的叙述和解释,
刘局道:老周,你说的千真万确?”
周成:“刘局,肯定是真的,伍十里这个人您也了解的,他是不会在这种小事情上面湖弄我这个上司的。”
听到周成的话刘局点点头道:“行,既然是这样,霍老真是小孙女婿的师傅,有这层关系在,那以后我们对小孙同志的态度就要改变一些了。”
听到这话,周成点点头道:“刘局,您说的对,不过有一点我不是很理解啊,就是霍老他也没有什么实权,您干嘛这么卖面子给他呢?”
听到他的话,刘局顿时不悦道:“住口,以后这种话少说,要是传出去了你就麻烦大了,你懂什么啊,霍老爷子这个人虽然没有实权,没有职位,”
刘局:“圈里的人给他老人家面子可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他做出的供献你可能不知道,包括我在内都只是知道一点点而已。”
刘局:“即便他老人家没有实权,但是他可是对那些实权派有恩,大部分咱们耳熟能详的干部同志都被他救过,你说这老爷子咱能不买面子给他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