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香江之最强大亨

815、佳宁事件爆发(7K大章,求订阅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是,我知道,请首相大人放心,我一定会让在您前往京城之前将香江挤提风潮事件压下去!”
尤德拿着手中的电话,认真的向对方保证着。
“尤德爵士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此时香江的经济就是我们手中最重要的筹码,至少在我与华方进行谈判之前,不能出现任何的问题!”
电话那边撒切尔夫人语气严肃的讲道。
“明白!明白!”尤德随后有些犹豫,不过还是忍不住的问道:“首相大人,如果,我是说如果万一我们与华方的谈判并不那么顺利的话,我们应该怎么办?”
撒切尔夫人在电话那边陷入了沉默,实际上此时的撒切尔夫人不管是从个人性格出发,还是从现在英伦刚刚战胜了马岛战争而言,她都不认为这次与华方关于香江的谈判会出现问题。
但,尤德现在这么问了,她也只能是稍微的考虑了一下,然后才讲道:“这点你放心,我已经有通盘的安排了!”
.
挂掉电话之后,尤德也不管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的时间,直接打电话将罗弼时,彭励治这两人叫到了港督府。
先是将伦敦方面的要求告诉给了两人,随后问道。
“甲库银行在对新鸿基银行发出帮助之后,对香江的其他银行有帮助吗?”
关于甲库出售帮助新鸿基银行的事情,成为了今天下午香江经济的唯一一个强心剂,很多人都在观望,想要看看甲库会不会继续出手,即便是港府这边也不例外。
如果甲库能够持续出手的话,那么港府方面也会少一些压力,经过这段时间的计算,之前想要救下恒隆银行,海外信托银行,需要至少60亿港币,但现在加上那些其他的中小型银行的话。
怕是没有七八十亿港币是不可能的了。
尤其是海外信托银行,真的是越调查越让人心惊。
其实在调查海外信托银行这件事情上,港府方面是一直都在低调处理的,并不希望在这段时间内出现问题。
但是他们的想法,还是被搅屎棍《胜报》给搅乱了。
这也是《胜报》被关闭的另外一个主要原因。
彭励治摇头无奈的讲道:“没有,今天下午我联系了几家银行的董事长,他们都与甲库通过电话,刘志渊那边表示自己对这件事情没有决策权,而楚欢他们根本就联系不上,我也曾经试图联系过楚欢,但跟其他银行的董事长一样,根本联系不上!”
听到彭励治的回答,尤德也是一阵无奈。
联系不上楚欢,就代表楚欢对这件事情没有多大的想法。
“你们说,楚欢到底是想要看着香江现在的经济环境出现混乱呢,还是真的是出于商业的考虑,不想参与这次的事情呢?”
尤德忍不住的向两人询问道。
这个问题就有些意思了,如果说楚欢只是单纯的想要看着香江现在的经济环境出现问题的话,那么楚欢现在的行为那就不单是经济上的考虑了,更多的还是政治上考虑。
毕竟整个香江都知道,楚欢在华国的投资很多,与华国高层的关系也是非常的不错。
现在香江的经济情况不好,对于英伦在这次的谈判中,就不具备优势。
反之,华国方面就更加的具有优势了。
那么如果只是出于商业上的考虑.......其实,也是成立的,毕竟想要解决香江这次的挤提事件,那么就需要海量的现金投入,现在甲库银行正在借着这次的机会吸收更多的现金存款,可以说是发展的最好时机,如果甲库对这些银行提出帮助,不管是收购还是入股,所投入的资金,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回本。
“至少从商业角度来看,他是有充足的理由的!”
罗弼时无奈的讲道。
“所以说,凭借着楚欢与伦敦的关系,伦敦方面也没有办法在这件事情上说什么?”
尤德问道。
对于楚欢在香江的影响力,尤德已经深有体会了,尤其是看到甲库轻松解决新鸿基银行的情况更是如此。
但在尤德看来,楚欢之所以能够在香江坐稳第一人的宝座,除了他在香江的影响力以外,更重要的其实还是楚欢在伦敦的关系与影响力。
如果在这个时候,伦敦方面能够对楚欢的行为发出一些质问的话,那么他在香江,就可以给予楚欢一些压力了。
但现在楚欢有着充分的商业顾虑,这就很难办了,最重要的是,尤德无法确认楚欢与伦敦之间的关系到底到了那种层面。
罗弼时道:“应该是这样的,从楚欢能够顺利的收购怡和置地,渣打这些企业就能够看出来楚欢在伦敦的影响力绝对是超出我们想象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弼时突然叹了一口气道:“其实说白了,还是伦敦的那些人有很多人与楚欢之间有着秘不可宣的合作。”
尤德也是无奈的点头。
不过此时彭励治突然讲道:“其实想要楚欢出手也不是没有办法!”
听到彭励治这么讲,罗弼时,尤德两人同时看向彭励治。
尤德更是出声问道:“什么办法?”
他刚刚上任香江港督,就遇到了现在这个问题,尤德实在是想要能够尽快的解决掉这个问题。
彭励治道:“今天因为甲库出手,挽救了新鸿基银行,对于现在香江的情况,虽然是杯水车薪,但始终是给香江的情况带来了一些不同的。
那些着急取钱的储户们,现在也一定是会希望他们存钱的银行同样能够得到楚欢的帮助.......”
彭励治的想法,与胡映湘,沉弼等人的想法是相同的。
到了这个时候,香江的储户们,可不管你楚欢是因为你楚欢跟冯家有什么样的关系才出手相助新鸿基银行的,他们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存款,既然甲库能够出手帮助新鸿基银行,那么就能够出手帮助其他的银行稳住情况。
“你的意思是祸水东引?”
尤德看向彭励治问道。
彭励治点头道:“只要我们能够适当的转移舆论的方向,那么这件事情就有可能做到。”
尤德先是面露喜色,随后又露出了无奈的表情,道:“香江的舆论基本上已经被楚欢掌握了,再加上奋斗印刷厂的存在,香江每一天的报纸内容,早已经提前被楚欢知道了,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引导香江的舆论啊!”
这就是尤德对楚欢在香江影响力的第二个直观的感受。
香江的舆论媒体基本上都已经被楚欢给控制了,他们就算是想要引导舆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甚至是没有办法的。
罗弼时此时突然笑道:“这一点港督大人您尽管放心,我在香江这么多年,这点能力还是有的,这件事情我会让人去做的,肯定是不会让楚欢那边提前知道的!”
尤德露出惊喜的表情,向罗弼时问道:“真的可以吗?”
罗弼时点头道:“没问题!”
不过说完之后,罗弼时又有些担心的讲道:“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担心在时间上可能会有些来不及,毕竟伦敦那边后天就要抵达京城,两天的时间,引导舆论,逼迫楚欢就范,有些太赶了!”
尤德此时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讲道:“还是要尝试一下的!”
“明白了!”罗弼时没有了问题。
随后,尤德又讲道:“另外,港府宣布接管恒隆银行,海外信托银行的事情也不能再拖了,明天上午要将这件事情宣布出去,我们不能全指望着楚欢那边会就范!”
虽然在这之前,关于港府接管恒隆银行的事情因为海外信托银行突然爆雷,而被终止了,再加上想要挽救香江现在的挤提风潮,那么不单单是要解决恒隆银行与海外信托银行的问题,同时还有哪些其他的中小型银行的问题。
所以这件事情一直没有一个肯定的商议结果,但现在伦敦那边既然是下了死命令,那么即便是港府这边再有更多的问题,他们也需要自己克服了。
“我们解决恒隆银行,海外信托银行的问题,然后引导舆论将香江储户的怒火引导向甲库的身上,让他们解决其他中小型银行的问题,香江的这次挤提风潮也就算是结束了!”
尤德已经开始幻想整件事情的解决方案了!
.
华人行!
“老板,港府那边已经传来消息,尤德接受了我们的建议,将会采取祸水东引的策略,将香江储户的怒火向我们的身上引导!”
徐意面露喜色的向楚欢讲道。
港府那边刚刚做出决定,徐意这边就已经知道了,而现在这件事情其实仅限于尤德,罗弼时,彭励治三人知道。
那么现在到底是罗弼时,还是彭励治谁将这个消息告诉给甲库的呢?
还是说两人都将这个消息告诉给甲库了呢?
这就只有楚欢与徐意两人知道了。
楚欢听完长舒了一口气,笑着讲道:“很好,一切都是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的,既然大家都想看看明天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那就等明天的到来吧!”
徐意也是露出笑容:“是!”
“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楚欢对徐意讲道:“明天也是一场大仗!”
.
次日!
尤德醒来,有港督府的佣人为其端上了一杯热牛奶,一分三明治,培根肉,以及煎蛋。
拿起桌上的报纸,尤德想要看看罗弼时的能力是否真的能够如同他所讲的那样,将舆论引向甲库的身上。
但,当尤德看到报纸上的头版头条的时候,整个脸都青了!
‘香江开埠以来最大的商业骗局!’
骇人听闻的标题让尤德的内心紧张到了极点,现如今可以说是香江近十年来,商业史上最困难的时候,如果在这个时候再出现什么问题的话......
便是耶稣来了也搭救不了了啊!
来不及吃东西,尤德开始认真的观看起来,然后便是滴答滴答,汗滴落下的声音。
整篇报道让尤德如坠深渊。
近两年来,香江发展最快,知名度最高的就是佳宁集团了,即便是尤德属于今年新上任的港督,这件事情他也是知道的。
实际上在香江工商界欢饮尤德抵达香江的晚宴上,尤德还见过陈松清,并且勉励过陈松清。
他也希望佳宁能够成为自己手中的一把利剑!
但现在,这篇报道却直接将陈松清的老底给掀出来了。
之前香江商界一直有传闻,陈松清的背后有超级资本的支持,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愿意支持佳宁的原因。
但现在,在报道中却明确指出,陈松清的背后根本就没有什么超级资本,而陈松清本人,其实就是马来西亚一个混不下去的人。
而陈松清在香江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将佳宁从无到有,做到上百亿港币的市值,其实陈松清一直都是在滚雪球。
在报道中,不仅写出了陈松清的背景,同时还有佳宁真正的发展过程,以及佳宁现在摇摇欲坠的情况。
佳宁的发展之所以能够这么快,最主要的原因,实际上就是在早期的时候得到了香江裕民财务的贷款支持,其后利用自己虚造的背景,在香江多家银行进行循环贷款。
而且这些贷款大多都是以美元的方式结算,这也就让香江商界有了陈松清拥有海外超级资本背景的错觉。
根据报道上的内容,截止到现在,佳宁已经欠下裕民财务将近40亿港币的贷款,这还不是最多的,最多的是香江汇丰,报道上指出,汇丰在这前后两年的时间内,已经为佳宁贷款超过了50亿港币。
而佳宁在其他银行的贷款,则是有16亿港币。
也就是说,此时的佳宁实际上背负着106亿港币的债务,这已经超出了佳宁的市值。
妥妥的资不抵债!
另外,关于佳宁即将举行的关于香山大厦的建设,佳宁已经无法拿出18.6亿港币的现金向港府补地价,也就是说佳宁现在最优质的的资产已经没有了。
同时,报道中还报道出来,佳宁之前公布出来的关于红棉大厦的出售与出租情况也是一个莫须有的消息,是佳宁为了提升自己的股价而做出来的虚假声明。
红棉大厦的销售与出租情况,根本就不容乐观,这样的情况将会增加佳宁的债务情况,甚至是会引发佳宁无法偿还债务的情况。
另外,大马裕民银行已经派出了尹巴拉希调查裕民财务与佳宁之间的情况了!
“这.......”
看着整篇报道的内容,尤德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佳宁作为香江的明星股,创业神话,现如今被报道出来这样的新闻,可以预见,本就敏感脆弱的香江经济,将会遭受什么样的打击了!
港府还想出面?
尤德现在都开始怀疑汇丰的能力了,这可是50亿港币的不良资产啊,就算是港民再相信汇丰银行,也会有些恐慌的。
再加上现在的这个环境,到时候整个香江怕是没有一块净土了!
至于报道中提到的,鹰君集团与佳宁的合作亲密,还有鹰君集团这两年的亏损情况,以及他们在汇丰的贷款.......
哗啦啦!
尤德紧张的起身,根本不在意被打翻的牛奶杯,慌乱的来到了电话旁,他要立即召开港督府的会议,商议如何解决现在的情况。
首先,尤德拨通了罗弼时的电话。
电话那边罗弼时的声音还有些含湖,显然是没有睡醒的样子。
“港督大人,昨天我已经联系了几家报社,他们已经同意刊登关于我们商讨的内容了,你看到了吗?”
尤德没有看到,不是报纸上没有,而是仅仅佳宁的那一篇报道,就已经让他再也没有心思去看别的报道了。
“你马上找来一份报纸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在港督府等你,马上来港督府,另外通知汇丰的罗尹本特利,让他也在第一时间来到我这里!”
尤德大声的讲道。
“港督大人,是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了吗?”
“电话里讲不清楚了,你马上过来!”
尤德挂断了罗弼时的电话,然后开始通知其他人,这个时候尤德的秘书也拿着报纸急匆匆的赶来了,见到尤德的样子,便知道尤德肯定是看到了报纸上的内容。
.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佳宁总部,陈松清看着手中的报纸,神情恐慌的大声喊着。
自从来到香江之后,陈松清就没有如此的恐惧过,而这一切的恐惧都是来自与报纸上的报道。
报纸上的内容,别人也许还在猜测这件事情到底是真是假,但作为当事人的陈松清却无比的清楚,这里面的的内容都是真的!
而这篇报道,也一定会将他打入深渊的!
“清哥!”
“清哥!”
这个时候,钱正楠,庄永城两人来到了陈松清的办公室,两人的手中都拿着一份报纸,报纸虽然不同,但上面的内容却是相同的。
报道的也都是佳宁的情况。
陈松清赤红着双眼,愤怒的看着他们两人:“是谁,到底是谁,你们谁出卖了我?”
报纸上的内容,属于佳宁的绝密内容,除了陈松清以外,没有人知道真实的情况,但钱正楠与庄永城两人却是陈松清最信任的人,所以即便是知道他们两个对佳宁的情况不是全面的了解,他也认为是他们两人出卖了自己。
看着陈松清癫狂的样子,钱正楠与庄永城两人都是心头一颤。
钱正楠是真的不知道佳宁的情况,他来找陈松清的时候,还在幻想着报道上的内容是假的,但现在看到陈松清的样子,钱正楠便知道自己的幻想破灭了。
庄永城相对于钱正楠知道的佳宁的情况比较多一些,甚至是在这个过程中,他还帮着陈松清解决过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知道陈松清的可怕。
“清哥,怎么可能是我们呢,你知道我们一直都是为您马首是瞻的!”
庄永城赶忙讲道。
钱正楠则是拿着手中的报纸,惊讶的看着陈松清问道:“清哥,这上面的报道都是真的?”
陈松清作为香江商业史上的第一巨骗,心理承受能力自然也是顶级的,这个时候他明白已经不是查清楚到底是谁出卖自己了。
现在更重要的是,要想办法解决眼前的困境。
“阿楠,你立即去联系香江的各大报纸媒体,告诉他们这上面的报道都是假的,让他们登报道歉,不然的话,我们集团会向他们提出诉讼。”
钱正楠还想询问什么,但陈松清显然是不会给他时间了。
“还愣着做什么啊,赶紧去做啊,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解释什么了!”
钱正楠见陈松清这个样子,只能是压下自己心头所有的疑惑先去做这件事情了。
等钱正楠离开之后,陈松清命令庄永城道:“立即将公司内的那些文件销毁,不管是什么人来要,都说因为公司储存后勤的问题,导致那些文件被毁了!”
这件事情一被报道出来,相信很快ICAC,商业罪桉调查科的人就会来佳宁调查情况了,在这样的情况下,陈松清只能是将那些核心文件销毁,不然的话,就真的是一查一个准儿了!
从他对钱正楠,庄永城两人吩咐的事情来看,也能够看出来,在这个时候陈松清更加的相信谁了!
庄永城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离开陈松清的办公室,而是向陈松清小声的问道:“清哥,尹巴拉希已经在调查我们与裕民财务之间的问题了,如果让他真的调查出来什么的话,到时候就算是我们销毁了公司的这些文件,也会出现问题的!”
陈松清神情顿时变得凛冽起来,讲道:“一定不能让他调查出什么来!”
庄永城点头道:“知道了!”
但他还是有担心的,在另一个时空,佳宁最大的债主是裕民财务,但现在因为甲库的出现,让汇丰急需要一个能够在香江具有超级知名度的明星企业。
在另一个时空,汇丰支持的是长实,而这一次,汇丰选择了佳宁!
也就是说,这一次,汇丰成为了佳宁最大的债主,现如今陈松清不仅要解决裕民财务的问题,还要解决汇丰的问题。
陈松清阴沉的讲道:“汇丰那边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自己来解决,在当下这个情况,即便对方是汇丰,如果我们的事情真的被坐实了的话,汇丰也难以抵挡,所以他们一定会帮着我们度过这次的难关的!”
“如果有汇丰肯帮忙的话,那就太好了!”庄永城感觉他今天终于听到一个好消息了。
“抓紧去做事情吧!”
陈松清吩咐庄永城道。
“是!”
等庄永城离开之后,陈松清看着自己办公桌上那个就没有停止过铃声的电话,陈松清没有去管他,即便是没有接听,陈松清也知道大概率的情况下也是鹰君集团打来的,当然也有可能是汇丰或者是裕民财务,甚至是港督府打来的。
但现在陈松清不能接听这个电话,不管是谁打来的,他要想办法先将这件事情的解决方案定下来之后才能够接听这个电话。
于是陈松清拿起另外一个电话,拨通了汇丰的电话!
是浦伟仕接地听的这个电话。
“陈松清你终于打来电话了,你在哪里,我们需要马上见一面!”浦伟仕在电话里疯狂的喊道。
作为汇丰银行三巨头之一,浦伟仕从来没有像今天如此惶恐过。
陈松清却并不想跟浦伟仕谈,毕竟浦伟仕虽然是汇丰三巨头之一,但也是最弱的哪一个,他要跟罗尹本特利面谈,最不济也应该是沉弼!
“大班先生跟沉总呢?”
陈松清问道。
浦伟仕没时间去猜测陈松清的想法,依然愤怒的喊道:“大班去港督府开会去了,为的就是你们佳宁的事情,沉总现在人在伦敦与米特兰银行的人签合约呢,你如果想要解决现在这个问题,就马上来汇丰!”
正如陈松清所预料的那样,此时的汇丰一点都不希望佳宁的这颗雷爆了,因为这样的话,对他们汇丰来讲,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陈松清道:“我马上过去!”
随后陈松清挂断了电话,看着依然在响铃的另一个电话,陈松清没有接听,拿起自己的外套径直离开了办公室。
.
鹰君集团总部!
罗鹰狮的耳边听着电话里没人接听的声音,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罗旭睿,罗康瑞等人此时也在罗鹰狮的办公室内,都在神情惶恐的看着罗鹰狮。
罗旭睿更是颤声问道:“爹地,找到陈松清了吗?”
啪!
罗鹰狮狠狠地将手里的电话摔倒了桌上,“混蛋,混蛋,混蛋!”
连骂了三声,依然没有办法让罗鹰狮缓解自己心中的愤怒。
“爹地,陈松清这个时候肯定是在想办法解决现在的困境,而现在在香江能够有办法帮他的只有甲库与汇丰这两个集团了。
我认为陈松清现在人一定是在汇丰,毕竟汇丰也是这次事件的参与者,在香江当今的情况下,他们是不可能允许佳宁出现崩溃的情况的!”
罗康瑞提醒道。
罗鹰狮点头,道:“我现在就去汇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