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古代言情 -> 大唐第一狠人

第252章 【前古未闻,夜间朝会】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却说那个红翎急使一路狂奔,累的胯下战马不断口吐白沫,幸好官道旁边每隔百里就有一个驿站,能够让他换乘马匹继续狂奔。

  马可以歇息,然而红翎急使不能歇息,他一路上连续经过七个驿站,前后换乘了七次战马,风驰电掣,宛如疯狂,终于在天色黄昏之时,前方出现了长安城的城墙。

  此时红翎急使已经疲累到极点,整个人完全凭着一股毅力在支撑,他一日之间狂奔八百里,昨夜同样狂奔了六百里,一日一夜没有睡觉,铁打的身子也熬不住。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从辽东出发已经七天七夜。

  这七天七夜里,他每隔一天一夜休息一次,总共只睡了两个晚上加一个白天,却在路上狂奔了六天五夜。

  六天五夜时间,连续狂奔七千里地,虽然古代的里程比不过后世,但是折算之后也有五千里之遥。

  红翎急使已经累得摇摇欲坠,然而他精神却变得亢奋无比。

  长安城,终于到了。

  因为已是傍晚,长安城门正要关合,红翎急使陡然狂抽马鞭,同时把背后插着的红翎拔了出来。

  他把红翎高高举起,整个人的精神再次亢奋,他发疯抽打战马,口中发出一声嘶哑狂吼,大叫道:“辽东大捷,阵斩三十万,吾乃红翎急使,来此上报大捷,停止关门,停止关门……”

  狂吼声中,发疯一般朝着城门狂奔。

  此时长安城门已经关了一半,关城门的守卒陡然停住所有动作。

  辽东大捷?

  咱们没听错吧?

  辽东啥时候打的仗啊?

  咱们大唐最近一段时间貌似没有出兵吧。

  守城门的兵卒们面面相觑,一时只觉得脑子嗡嗡乱响。

  红翎急使发疯狂奔,终于越来越接近长安城门,但是谁也没能料到,他的亢奋竟然害死了他。

  人在万分疲累之时,纯粹凭着一股毅力支撑,毅力是什么?毅力就是胸膛憋住的一口气,这口气一旦放松,人的精神瞬间也会败落。

  红翎急使狂奔六天五夜,眼看自己终于到了长安城,他的精神亢奋到达顶端,胸膛里憋住的一口气已然松懈。

  噗嗤!

  就在距离城门还有十仗的位置,这位红翎急使陡然喷出一口乌血。

  但他似乎已经陷入某种无法形容的状态,竟然不知道自己口中喷出了血,他手中仍旧高高举着那根红翎,不断嘶哑吼叫道:“辽东大捷,阵斩三十万,辽东大捷,阵斩三十万,吾乃……”

  他在嘶喊中忽的轰然坠地,整个人直直砸在长安城门前。

  这种情形在后世人看来匪夷所思,然而在古代却有许许多多的例子,而守城的那些兵卒似乎也颇有经验,顿时知道这红翎急使怕是扛不住了。

  唯有那个红翎急使不知道自己的情况。

  他虽然坠落马下,竟然还以为自己在骑马报捷,他手里死死抓着那根红翎,口中仍旧嘶吼乱喊,趴在地上大声叫道:“辽东大捷,阵斩三十万,吾乃红翎急使,速速让路闪开……”

  喊声之中,气息迅速在萎靡衰竭。

  这时城门口出人影一闪,猛见一个将领狂冲而出,这将领发疯般冲到红翎急使跟前,一把将红翎急使从地上抱了起来,然后口中一声炸雷般厉喝,嘶吼道:“同袍,醒来!”

  然而红翎急使双目茫然,脸上带着非人一般的异样潮红,他气息萎靡万分,口中有血沫子溅出,他整个人陷入一种不知名状态,不断重复着那句无法忘却的话,道:“吾乃红翎急使,来此上报大捷,辽…辽东,阵斩三十万……”

  守门将领眼中滚滚热泪,陡然把红翎急使背到身上,然后他发疯般朝着守城兵卒厉喝一声,大吼道:“马!”

  其实不用他喊,兵卒们早已牵来一匹马。

  守门将领背负红翎急使翻身上马,热泪滚滚再次大吼,道:“同袍,你撑住!”

  他使劲抹了一把泪水,脸上现出异常坚决颜色,道:“本将军现在带你去闯皇宫,必要让你完成自己的使命。同袍,撑住,撑住啊,陛下在等着你的消息,整个长安也在等着你的消息……”

  红翎急使听到‘使命’两个字,整个人的精神为之一振,这时他从那种不知名状态中清醒过来,立时知道自己已经撑不下去。

  他忽然吃力岣嵝起身躯,撕开自己的衣服探手入怀,他从怀里最隐秘的地方掏出一个份厚厚帛书,连同那根红翎一起塞进守门将领的手中。

  然后。

  他双手死死箍住将领的脖子,喉咙里发出生命中最后一声嘶吼,道:“红翎不倒,信使不灭,举着它,喊大捷……”

  “好!”

  守门将领热泪横流,真的把红翎高高举起来,他另一只手狠狠抽动马鞭,大吼道:“闪开,吾乃红翎急使!”

  他明明是长安城的守门将领,这一刻却自称是红翎急使,只因他接下来同袍手中的红翎,他要完成同袍未曾完成的使命。

  战马一声嘶鸣,从城门口冲入长安。

  此时长安城内尚未宵禁,大街上还有络绎不绝的行人,然而守门将领不管不顾,他手举红翎不断嘶吼,咆哮道:“吾乃红翎急使,来此上报大捷,辽东一战,阵斩三十万……”

  整条长街,为他让路。

  无论是悠闲逛街的士子游人,又或是做生意的小商小贩,所有人自觉闪开避让,站在两旁目视战马狂奔。

  他们认识这个骑马的将军,知道他是守卫城门的将领,他们看到守门将领背后的红翎急使,心中不由自主生出一股悲伤莫名。

  他们看得很清楚,红翎急使已经闭上了眼睛。但是临死仍旧不忘自己使命,双手死死箍住守门将领的脖子。

  渐渐地,有人双手抱拳,渐渐地,长街变得寂静。

  唯有战马的蹄声轰然,仿佛整个长安笼罩着守门将领的嘶吼。

  “吾乃红翎急使,来此上报大捷……”

  ……

  终于到达皇宫,已然看见正门。

  守门将领的官职不高,按律没有资格进入皇宫,然而他毫无停马之意,反而手举红翎再次嘶吼,咆哮道:“闪开!”

  皇宫门前羽林卫,真的给他让开了一条路。

  不但让开了一条路,而且还有人帮着开路,但见守卫宫门的大将发足狂奔,竟然跑出了不逊于战马的速度。

  于是整个皇宫之中,响彻了如雷滚滚的嘶吼!

  “辽东大捷,高句丽平定……”

  此时天色已然擦黑,声音越发显得激昂,仅仅半盏茶之后,陡然皇宫中冲出几百个骑士,这些骑士全是皇家百骑司,他们奔往了长安城中各大门户。

  百骑司们每到一家,立时下达李世民的口谕,语气异常坚决,带着不容置疑:

  “传皇帝令,文武百官即刻进宫,帝王将相一同聚集太极殿中,大唐今日要上一次夜朝。”

  上夜朝?

  历代以来只听说上早朝,从来没听说过上夜朝,然而李世民开创了这个先河,文武百官今日上夜朝。

  不止文武百官,连皇家未成年的皇子也得参与。

  所有人必须聚集太极殿,面对一个死去的红翎急使听大捷……

  如今已是贞观七年,李世民的权柄越来越稳固,没有哪个大臣胆敢明面上抗拒皇命,即使是四姓六望也得乖乖的遵从着。

  很快,整个长安街道热闹起来。

  但见一辆一辆马车出现,一匹一匹健马上街,文臣乘车,武将骑马,所有人急急赶往皇宫,渐渐竟有一千五百多人聚集太极殿的大门前。

  往常大唐上朝,人数一般不会超过三百人,偶尔有某些政事僵持不下,才会出现八百人左右的朝会。

  至于人数达到一千五百之众,这样的朝会一年只有两回,元旦一次,冬至一次,这叫做大朝会,无故不得缺席。

  上朝从来没有晚上一说,大朝会更加不可能放在晚上,然而李世民却派出百骑司下达口谕,召集一千五百多个大臣前来夜朝。

  这事透着一股怪异,让大臣们心中很是莫名,更有一部分大臣惴惴不安,总觉得今夜可能要发生几件大事。

  长安乃是帝都,藏不住任何消息,不久前红翎急使进城的事情他们已经获悉,很多人已经知道辽东那边打了一个大胜仗。

  大胜仗而已!

  论功行赏便是。

  何必弄得如此大张旗鼓,竟然要在大晚上的举办夜朝?

  夜朝……

  这两个字眼闻所未闻,简直开创了历代的先河。

  大唐这几年经常打胜仗,打完之后也经常有红翎急使报捷,偶尔也有报信急使累死当场的情况,但也没听说因为累死个信使就大动干戈。

  事情一旦反常,往往意味着不可推测,而大臣们最害怕的就是不可推测。

  轰隆!

  太极殿大门忽然打开,但见两个金吾卫站在门口道:“陛下有令,请诸位臣工上朝。”

  上朝!

  上夜朝!

  大臣们相互对视一眼,各自按照自己的官位鱼贯进门,第一批进门的大臣先是一愣,脸上现出极其意外的神情。

  但见殿内燃烧着巨大的牛油火烛,将整座太极大殿映照得亮如白昼,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李世民竟然提前到了。

  这又开创了一个先河!

  历朝历代以来,上朝从没有皇帝等臣子的说法。

  并且李世民没有坐在龙椅之上,反而负手站在朝堂大殿的中央,在皇帝身前的地上伏地趴着一个信使,信使旁边单膝跪着那个长安城的守门令。

  当大臣们鱼贯进入大殿的时候,李世民正负手仰望殿顶,忽然口中轻轻感慨,语带深意道:“朕等今日,多年矣……”

  仅仅七个字,让大臣中某些人心中隐隐一突。

  ……

  ……两根连发,一起送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