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古代言情 -> 大唐第一狠人

第275章 【日月当空,千古一瞾】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后面的批语?

  第五个?

  这个李云早就念过,当时是念给月牙儿听的。

  他呵呵一笑,对这个批语最为轻松,直接举着纸张念诵道:“张牙舞爪小野猫,忠贞如玉不可抛。此女可消你一劫,赐名靺鞨小辣椒。”

  似乎批语老人对于月牙儿特别钟爱,所有女子之中唯有月牙儿赐了个名号,虽然小辣椒这个名号略显逗趣之意,但却透露出一股浓浓的长辈关怀。

  毕竟所有女孩之中,月牙儿的出身最穷苦,偏偏性格娇憨可爱,对于李云特别忠诚。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批语老人才会爱屋及乌。

  月牙儿的批语毫无玄奇,在场众人一听便懂,长孙皇后雍容一笑,打趣道:“张牙舞爪小野猫,形容果然贴切十足。”

  说着看了李云一眼,似笑非笑道:“听说这丫头天天盼着给你生孩子,你可不要寒了小姑娘一片真心。”

  李云讪讪低头。

  他总觉得玲珑已经把月牙儿和自己的事情也坦白了。

  第五个批注已经结束,后面只剩下最后两条,世间之事越是往后越让人好奇,在场众人忍不住又聚到李云身边,齐声催促道:“快快念念,后面两个是谁,你认识月牙儿乃是出关之后,这段时间满打满算也只有半年……”

  言下之意不说自明,众人都很好奇李云这半年里到底还认识了谁。

  唯有玲珑思虑最深,忽然若有所以开口道:“也许并不是这半年,以后的日子都可以算上,第五个乃是月牙儿,刚刚认识不算久,第六个必然排在月牙儿之后,说不定尚未出现在师弟的死劫中!”

  尚未出现在死劫中?

  那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李云还会有两个死劫。

  而这两个死劫因为消劫之人尚未出现,也就意味着两个死劫尚未发生。

  众人顿时重视起来。

  ……

  “李大哥,你快念!”

  阿瑶最为揪心,急急催促起来,由于太过紧张,小脸已然苍白,这丫头对李云的情感最为真挚,乃是那种宁舍自己也不舍李云的痴情。

  李云冲她温和一笑,劝慰安抚道:“你别担心,必然无事,虽然说是七劫,可是五劫已过,我估计最后两劫也没啥厉害,否则老人家岂能看着我白白身死?”

  他虽然这么说,但是阿瑶仍旧担忧,再次催促道:“你快念,你快念,我要知道最后两个女孩,以后帮你好生留意。一旦知道对方是谁,哪怕走到天边也要请回来……”

  李云心中感动,点点头再次举起那张纸。

  这已经到了第六个批语,而整个批语统共只有七条。

  虽然众人都很重视,但是李云却略显轻松,他举着纸张轻声念诵道:“日月当空,千古一瞾,第六死劫,血脉咆哮,唯娶此女,或可弥消,世事人心,莫名其妙,纵使亲情,翻脸可闹……”

  此批语念完之后,屋中忽然鸦雀无声。

  为什么?

  因为这批语说的死劫太让人惊心。

  啥意思?

  亲人反目成仇啊!

  这批语并不晦涩难懂,在场之人都能听明白,也正是因为能听明白,所以才感觉胆颤心寒。

  听听批语里的话,多吓人……

  第六死劫,血脉咆哮,来自血脉的咆哮不是反目成仇是什么?

  并且后面专门给了注解,表示这个死劫乃是来自人心之变。世事人心,莫名其妙,纵使亲情,翻脸可闹,这四句几乎不敢深思,越想越会觉得骇然,因为它指的劫难明显来自皇家,隐隐竟是在说皇族会要害死李云。

  如今李云已经是诸侯王,不但位高绝顶,而且即将建国,这样一个手握重兵的存在,到底有谁才有资格害死他?

  “不会的,不会的……”

  长孙皇后一脸苍白,猛然伸手夺过李云手里的纸,可惜她并不认识纸上文字,因此显得更加慌措不安,她一双凤目带着惊恐,双肩明显在打哆嗦,由于太过震惊,口中只会说着重复的话:“不会的,肯定不会的!”

  她忽然看向李云,眼中竟有泪光在闪,突然双膝一软,竟然要给李云跪下,口中呜咽道:“孩子,若真是如此,你得饶了他们。”

  从这种情况来看,长孙皇后似乎并没有怀疑批语的准确性,所以她手足无措之间竟然想要跪下,身为长辈要对李云这个晚辈祈求。

  为什么?

  很简单!

  批语里说了,李云的死劫来自皇家。

  而皇家谁有这种实力,想来想去也只有皇帝……

  要么是李世民!

  要么是李世民下一代的皇帝。

  不管是谁,那都是长孙皇后的至亲,但是皇后为什么要给李云跪下呢,因为皇后担心的是李世民或者下一代皇帝会死在李云手里。

  这听起来有些绕,但是细细一想就明白了。

  李云生平有七大死劫,每个死劫都有化解之人,既然李云的死劫会被化解,那么死劫之源岂不是要失败?

  生死之劫,你死我活,李云若是活着,另一方必然得死。

  这就是长孙皇后的惊恐原因。

  她下意识选择跪下,想要祈求李云放过将来的事,李云登时大惊失色,他哪里敢让长辈给他跪拜?

  他想也不想直接伸手,一把扶住长孙皇后的双臂,顿时察觉这位伯母双臂颤抖,显然这份颤抖是来自全身的传导。

  “二大娘……”

  李云忽然郑重开口,满脸肃重道:“我当初喊您一声二大娘,今天还会喊您二大娘,即使再过十年百年,这个称呼依旧不会变。”

  他没有直接劝慰长孙皇后,也没有正面做出什么发誓赌咒的保证,他只用这样一个称呼告诉长孙皇后,他这辈子必然不会做出皇后担心的那些事。

  可惜长孙皇后神思不属,明显没能听懂李云这个暗示,幸好旁边还有圣女大祭司在,大祭司伸手接替李云扶住了皇后。

  这时李云才有机会进行安抚,温声对皇后道:“二大娘还请莫要担心,未来之事谁也无法预料,也许会发生,也许是猜测,就算会发生又能如何,咱们现在已经提前知道了啊。”

  长孙皇后顿时一怔,紧跟着眼中显出惊喜神采,但见皇后连连点头,不断道:“对对对,咱们已经提前知道了,本宫以后时时注意,我绝不会让这种苗头出现,一旦出现任何苗头,本宫宁死也要按下去……”

  说着看向李云,恍如发誓般道:“若是你二大爷对你稍有不满,本宫会和他抄个天翻地覆,若是程乾他们对你心存恶意,本宫会把他们吊起来狠狠的抽,如果打也不服,那就贬为庶民,等他们失去了身份之后,再也没资格做出不好的事。”

  平心而论,长孙皇后这才是深明大义。她知道李云的心性不会惹事,若是双方有了隔阂必然来自另一方,所以皇后毫无迟疑做出这个决断,唯有如此才能保住双方的亲情。

  用心良苦!

  这是一个伟大的女人。

  她不得不这么做!

  要知道现在李云已经是诸侯王,属于那种听调不听宣的超然存在,渤海国虽然尚未开始建国大典,但是这个诸侯国必然会成功建立,而一旦建立之后,拥有子民接近一千万,再加上刚刚覆灭了高句丽,以后整个辽东都是渤海国的地盘。

  这是一个丝毫不逊色大唐主国的存在。

  并且李云身后还站着各种各样的大粗腿。

  比如翟让,当年的天下第二反王,比如圣女大祭司,乃是李云的亲娘,此外加上玲珑,乃是草原突厥的金刀可汗,这么几股势力聚集一起,想要颠覆大唐也不是没可能。

  李云身后还站着一个虚无缥缈的老神仙。

  那才是最骇人的存在!

  ……

  众人都被批语弄得慌乱失措,结果又是玲珑第一个展开联想。

  但见这丫头一脸若有所思,忽然轻轻开口道:“刚才听那批语所说,似乎并不是笃定之事,老人家在句子里用了一个‘或可’,这本身就代表着两可之间的意思,再加上老人家指出了弥消劫难之人,那么咱们必然可以把劫难扼杀在萌芽之中。”

  “对对对!”

  长孙皇后连忙点头,一脸惊喜道:“找到这个女孩,必须找到这个女孩在,只要让李云提前娶了她,第六个劫难也许就没了。”

  说着眼巴巴看向李云,满汉期待问道:“你能从批语中推测出哪个女孩吗?”

  这话让李云不知道如何回答?

  倘若他是生于大唐年间的土著,那他肯定猜不出批语中的女孩,偏偏他是后世穿越而来,批语中的女孩他岂能不知。

  “日月当空,千古一瞾……”

  李云喃喃一声,只觉匪夷所思,他缓缓扬起头来,借以掩盖自己的哭笑不得,心中暗暗道:“想不到竟然是她,这丫头今年怕是才有八九岁吧,莫非第六个批语乃是老人家的恶作剧,否则我怎么可能会娶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娃?”

  他今年已经二十四岁,而对方顶多只有九岁,相互差距了十五岁之多,李云觉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下手。

  原因很简单!

  太嫩了!

  长孙皇后一直在旁边观看李云神情,突然欢喜出声问道:“孩子,你莫非真能推测是哪个女孩?”

  由于太过激动,皇后的声音都带着颤抖。

  李云面色有些讪讪,一时不知如何答复,他只能故作茫然摇了摇头,然后拿着纸张含糊其辞道:“咱们先念第七个批语,看看老人家还说了什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