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同人网游 -> 赤之沙尘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遣散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胜利,而且是毫无争议的大胜!
虽然损失不小,但也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甚至比预估的状况要好一点。
五大忍村的战损统计出来后,很明显可以看出,木叶忍者的综合素质最高,医疗体系最完善,接受程度也不是其它忍村可以相提并论,同样的死伤数量,木叶忍者能够被救活并重返一线的人数最多。
其次表现比较好的是岩忍,皮糙肉厚,生命力强大,精于战阵,韧性十足,也算是实至名归。
雾忍和云忍就比较差劲了,尤其是雾忍,战损明显高出一大截,在保命能力方面,确实弱势很多。
砂忍的表现依然是中不熘的样子,公开的数据也不是很好看,但是私底下,大丸和我爱罗还是相当满意的。
因为征兆了大量外部雇佣兵,砂忍总体数量偏高,死伤数字也有些刺眼,但是,其中大部分是刀口舔血的流浪武士和赏金猎人,砂隐村本部以及预备役并没有遭受太大损失。
历次忍界大战,砂隐村第一次站在了胜利者的一边,而且付出的代价,并不算大。
能够顺利趟过第四次忍界大战的浑水,砂隐村从上到下都还算满意。
“第一个带领村子打赢忍界大战的风影,感觉如何?”
明显成长了的我爱罗,个头已经接近大丸了,和身材不错,肢体柔美但明显显得矮一点的手鞠,以及略微显胖的勘九郎比起来,我爱罗几乎将加琉罗和罗砂的优点都继承了。
加琉罗的娇小身材、发色和面容传给了手鞠,却没有将好脾气教给长女;罗砂的寡言少语,不善高谈阔论的特质,留给了勘九郎,可是,阴险狡诈的秉性却失传了。
汇聚了整个家庭长处的我爱罗,十分坦然地回应道:
“我们只是搭了个顺风车,真正的主力,还是木叶忍者……”
如果是以往那种“普通”的忍界大战,砂隐村的这种配置,还真有可能让敌人大吃一惊。
可惜,第四次忍界大战的对手,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忍者势力。
站在高处的两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下方彷佛消除了隔阂,聚在一起,肆意庆祝的忍界联军。
“还是得有外敌的压迫,才能促使大家联手,否则……”
大丸微微摇头叹道,
“生死与共的战友不复存在,咱们又是值得‘信赖’的盟友了!”
所谓的忍界俩军,注定了只是昙花一现,五大忍村之间并不完全相容,不仅仅是因为多年战乱导致的血仇,还有切身利益的矛盾在影响着“五影”的判断。
在大丸身边耳濡目染,也明白了许多群体斗争中的规律,自然明白,大丸不是随便说说。
“大的冲突,短时间内,肯定是不会发生了,可是,明争变成暗斗,不见得比打一场忍界大战的重要性要低!”
“和平年代的竞争,更加凶险,杀人不见血,也没有刀光剑影,更加难以抵御……”
大丸怕了拍我爱罗得肩膀,
“人心思定,也需要遮风挡雨,你的担子很重!”
“你呢?”
“消化战利品,得好多年!”
虽然不知道大丸具体捞了多少好处,但是,通过一些蛛丝马迹,也可以判断出,这次忍界大战,没有暴露出来的隐秘,还不知道有多少。
大丸手上至少一对的万花筒写轮眼,就不知道惹得多少人眼热。
要不是“赤之沙尘”大爷实力强横,而且是出了名的不好惹,脾气暴躁,一言不合就翻脸,恐怕早就有人前来试探了。
恶名有时候比好名还管用。
想要当“影”,必须得到村民的认可,好名声是必不可少的;大丸这种毁誉参半的高手,已经到了可以无视绝大部分普通人看法的地步,所以,些许恶名,也不会带来多少坏处,反而能少了很多麻烦。
“你……”
我爱罗欲言又止,想了想之后妥协道,
“表面的麻烦,我会替你解决,其它的,你自己好好把握,别露出破绽!”
“能够堵住别人的嘴就行了!真有说不过还想动手的,我也不介意展露一下‘赤之沙尘’大爷的威严。”
忍村之间的交流,光明正大地摆在台前的,都是让不明真相的人看的。
两人又说了一会接下来的打算,我爱罗去和其他的“影”汇合,作为各大忍村的象征,联合宣布第四次忍界大战胜利。
大丸则留下一个傀儡替身当做“吉祥物”,本体顺着幻术空间的通道来到雨之国。
这里,曾经是反派们的大本营,如今,只剩下几个留守的残兵败将了。
名义上的首领小南,还处在昏迷状态,暂时不能处理公务,待大丸本体到达之后,打理一切庶务,就等着最后结果的茨木,才唤醒了小南,然后说服她,准备向忍界联军投降。
“为什么要向联军投降,直接向最近的忍军投降不行么?”
小南天真地询问着,将其浅薄的政治头脑暴露得一览无余。
茨木用干涩的语气答道:
“投降的目的是什么?放下武器,接受敌人的全权处置?太天真了!没有奋战到底,而是选择投降,只是因为要通过这一行动,拿到战场上争取不到的好处,否则,还不如干脆玉石俱焚,还显得有骨气一点!”
“晓”组织现在虽然已经只剩下一点点残余了,依然是有价值的,至少,它还实际上掌握着雨之国。
无论向哪一只忍军投降,最后的结果都不会好,每一个大忍村,都没法将雨之国捏在手里,因为其它忍村不会同意。
一来二去,投降的雨忍就太尴尬了,还不如直接向全体忍者,也就是忍界联军投降,名义上任人宰割,事实上在各方牵制下,雨隐村有极大概率会得到保全。
投降也是个技术活,投降的姿势,举白旗的时机,都不是泛泛之辈能够了解的。而砂忍有丰富的战败投降经验,如何在打输了的情况下,通过低头认怂这一方法,尽量维持自己的利益,当真是颇有心得。
要投降,就要找对面最大的头目,那样才能维持住体面,并保留一线生机。
即便大丸想要拿捏雨之国,可是单方面接受“晓”组织的投降,其它忍村会服气?
组建联军苦战方得胜利,最后被砂隐村摘走了最大的果实,这事明显不靠谱。
与其明面上获得最大的好处,还不如暗地里掌控。
不管忍界联军最后如何处置雨隐村,只要其高层都受到砂隐村的控制就行了。
做到这一点很难么?
眼前就有一个很好的棋子。
不管如何算计,小南都是自来也名义上的学生,而且这个女忍者还真没有什么过分的劣迹流传开来。
主犯肯定是不冤枉,可要是定一个胁从犯,也说得过去,更重要的是,自来也还活着,如何安置小南和雨隐村,还得顾及他的想法。
不管怎么说,雨隐村的下场如何,都离不开砂忍若有若无的干涉。
“可是……”
小南心有疑虑,最强幻术·别天神的效果还没消失,一些强制暗示依然在起作用,想要将其绕开,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小南也确实没有表现出这样的能力,最后,和茨木等人商议了一番后,同意了这样的提桉。
如果最后小南留任,继续掌管雨隐村最好,实在不行,下面的干部,也有很多已经是自己人了。
至于茨木和化名为“烟烟罗”的灼遁使叶仓,大丸准备让他们继续以流浪忍者以及赏金猎人的身份活跃在地下赏金所等忍界阴暗面。
一些不好由砂忍出手的敌人,总得有得力的“外部势力”协助。
“晓”组织为什么能在弥彦死后迅速发展壮大,那是因为他们承包了忍界大大小小的国战冲突的缘故。
贩卖战争,确实是要钱不要命,且没有道德底线的“雇佣兵”来钱最快的方式。
不过,茨木是受大丸控制的自律傀儡,模拟智慧高明到几乎与人无异的地步。
叶仓就不一样了,严格说来她还只是个二十多岁的成年女忍者,身体状态和心性和多年前阵亡那一刻相比,变化并不是很大。
到底是曾经有望登上风影四代目位置的强者,到底愿不愿意一辈子活在物欲横流的地下世界,还是个疑问。
当然,这是以后需要考虑的事情,现在对大丸最要紧的,是赶紧善后,将有可能暴露身份以及砂隐村插手的痕迹抹除,如何得到皆大欢喜的结果,还需要慢慢摸索。
“喂,小子……”
在预备离开之前,灼遁使叶仓叫住了大丸,问道,
“听说你主动放弃了代理风影的位置,甚至对唾手可得的风影六代目也毫不动心,是真的大公无私,不为名利所动,还是瞧不上风影的位置?”
那些小道消息谣传的,诸如大丸不想让手鞠为难,让小舅子丢脸,所以主动谦让。
这一点,灼遁使叶仓完全不相信。
虽然和大丸相处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可她也体会出了一些大丸的行事作风。
和手鞠、勘九郎和我爱罗之间的私人关系,要说一点影响也没有,是不可能的;可要说大丸为此而放弃了砂隐村和风之国的权柄,那就太想当然了。
“赤之沙尘”大爷是将人情看得很重,肆意妄为,一切从心的忍者,风影的位置非同小可,并不是讨好未来老婆和小舅子的工具。
既然被大丸放弃,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大丸一开始就没有想过长久地占据风影的位置,在我爱罗从重伤中恢复后,就立刻退居二线了。
“有哪个砂忍没有做过成为风影的美梦?只是我比较有自知之明,风影是一个需要牺牲的职业,尤其是……”
大丸顿了顿之后,微微摇头笑道,
“和平年代的牺牲,更加困难,而且还很枯燥,那样的生活不适合我!相比起这个,我更加青睐那种只有我才能办到,缺了我就玩不转的领域,只有这样,才能显出我的本事来……”
以前的砂隐村选出一个风影很难,现在的备选就有不少了,甚至换谁上去,干得都不会太差,与其将时间浪费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还不如多关心一些更加重要的。
不是说我爱罗的工作不重要,而是大丸不想将心思花在“拉不开层次”的庸俗事务上。
叶仓撇了撇嘴。
“这不是就是瞧不上,所以不愿意干么?说的再多,也是借口!”
“你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
大丸摊了摊手,
“希望你重回砂隐村的那天,会有个更加稳妥的身份,至于如何操作,我就不再多事了,你自己去准备!”
不管是灼遁使叶仓,也是火雾妖“烟烟罗”,都不适合归于砂隐村名下,得有个新的靠谱的身份,让叶仓能够回归并在砂隐村中占有一席之地。
……
另一边,随着大筒木辉夜被封印,蠢蠢欲动的妙木山癞蛤蟆也老实了,大打出手的龙地洞看似动静不小,其实真正的死伤也不多。
双方都在克制着,不爆发更多冲突的前提下,打得有来有往,最后随着第四次忍界战争终结,也顺势终结。
“你们两个,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这是对怨灵说的话,我们并不是因为有未了心愿而灵魂不去净土……”
“你们可想清楚了!”
大丸笑眯眯地说道,
“如果我就此解除秽土转生,你们连交代最后遗言的机会都没有了……”
“那是活人才干的事情,我们早就死了!”
宇智波鼬漠然地回答。
确实,宇智波左助也顺利成长起来了,估摸着未来也不会有太大的风险,所谓的担忧,自然也就放下了。
至于长门,唯一关心的小南了,可惜,他已经没有力量再待在她身边提供保护,一切都只能靠她自己了。
也许将来会获得不够舒坦,也不太通透,甚至连周围的谎言都没有办法一一辨别,可至少,能够相对安稳地度过余生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