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现代言情 -> 宠入心扉

19、第十九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在回休息室的路上,薄珂苒接到了沈思葭的电话。
“喂, 苒啊, 醒了吧,昨天晚上睡的好吗?”
那头传来沈思葭不怀好意的声音。
昨天晚上……
薄珂苒脸上飞快飘过红云。
她现在还好意思跟她提这事, 要不是因为这茬, 她现在会躲着沈屿跑吗?
一想到自己刚才居然落荒而逃, 她现在都恨不得找到地缝钻进去。
因为实在是太怂了!
“昨天晚上是你让他过来的?”
“不然呢, 我买醉倒是你喝的烂醉, 喊你起来你赖在桌上怎么也不起, 我一个人弱女子可扶不起你, 这不,只能喊他了。”沈思葭说的理所当然。
薄珂苒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因为昨晚晚上的确是她自己喝多了。
“可是, 那你也不能……”
“你先别给我扯这些,我现在可是自从兴师问罪的, 先说好,坦白从宽, 抗拒从严。”
薄珂苒没太明白她的意思。
“问什么罪?”
“你心里没点*数?”
薄珂苒, “………”
“昨天我小叔叔可说了, 让我以后别随便带你出来喝酒,不然不会轻饶我。”
薄珂苒握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她抿了抿嘴唇, “额……那个……”
“还有……他问我,我喊他为小叔叔,他的老婆我该喊什么, 你觉得我该喊什么呢?”
薄珂苒本来想浑水摸鱼,把这事给糊弄过去。
但是她这句话,彻底把她的路给堵死了。
“嗯?哑巴了?”
薄珂苒想了半天,还是决定跟沈思葭说实话,因为一个人这样憋着实在是太难受了,一个可以帮她出主意的人都没有。
孤立无援。
坦白之后,沈思葭那头彻底陷入了寂静。
薄珂苒等了几秒,也不见回应,于是她试探地开口。
“思葭,你还在听吗?”
“嗯……在……”
“你说我现在该……”
“薄珂苒,你这速度当真是太让我刮目相看了,都快飚到天上去了。”
薄珂苒,“………”
“我觉得这事我们还得从长计议,这样吧,我过些天再去找你,咱们好好聊聊。”
“今天不能过来吗?”
“我也想啊,可是我也得敢才行啊。”沈思葭无奈。
一想到昨晚沈屿那表情,她还是一个惜命的人,还是等风平浪静之后再过去比较妥当。
“诶……你干嘛……你……”
那头突然传来一阵沈思葭小声地说话声,但是显然不是对她说的。
“思葭?”
“你这人……”
“嘟——”
那头传来一阵忙音,电话被挂断了。
薄珂苒将电话拿离耳边,她皱了皱眉,怎么好好的就把电话给挂了……
思绪骤然停止。
薄珂苒瞪大了眼睛,她好像知道了什么。
昨天晚上还因为他买醉的人,此刻估计还躺在人家床上呢。
她就说,绝对不能相信沈思葭说要跟赵臻分手这样的话。
这女人最擅长口是心非跟出尔反尔。
是夜。
夜色正浓,室内格外地寂静。
床榻上的两名少女穿着单薄的裘衣,棉被盖至肩膀上方,两人此时都睁着眼睛,毫无睡意。
“玉溪?”
明珠的声音从身侧轻轻地响起。
玉溪微微侧过身来,“嗯?”
“你说我们会被分到哪些宫去?”明珠的声音听起来带着淡淡地忧心。
“我也不知道,这还得看何嬷嬷的安排。”玉溪侧头看了一眼明珠,少女的面容上带着的是不安。
今日,她们长春苑的主子明妃娘娘被皇上一道圣旨直接打入冷宫。
罪名是谋害皇家子嗣。
谋害皇家子嗣,这个罪名扣下来,恐怕这辈子明妃娘娘都翻不了身了,只能在冷宫之中度过此生了。
任凭明妃娘娘当时哭天喊地,还是被一众太监拉出了长春苑,而他们一干宫女奴才跪在院内瑟瑟发抖,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原本以为他们会直接发配到浣衣局,往后估计一辈子都只能在浣衣局洗衣干粗活,谁知竟只是将他们分配到其他宫干活而已。
而明天,管事的何嬷嬷就会来通知她们,她们往后的归所。
明珠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翻了一个身,用胳膊肘抵住自己的下颚,看着玉溪。
“玉溪,你最想去哪个宫?”
玉溪看她,“这岂是我想去那便能去那的?”
“咱先不考虑这些,我就是单纯的问你,你想去哪个宫?”
“那你呢?”玉溪反问她。
“嗯——”明珠重新躺下,面朝着帐顶。
“我想去宣萧宫。”
宣萧宫?
“太子宫?”玉溪偏头。
“嗯,宣萧宫是如今太子的寝宫,如果能在太子宫当差肯定比其他宫要好,至少也不会被别人随便践踏。”明珠平静地说道。
听着她的这话,玉溪不由地多看了她几眼。
“对了,你都还没有回答我,你想去哪个宫呢?”
玉溪放在棉被下的手掌微微握紧,几秒过后又松开,她明媚的眸子微微转动了几下,这才开口。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景宁宫吧。”
“什么?”
明珠像是被吓了一跳,有些不敢相信,“景宁宫,那不是三皇子的寝宫吗?”
在这深宫之中,谁人不知谁人不削,三皇子赵衾是个废物皇子,在众多皇子之中,最不受皇帝宠爱,就连他的亲生母妃都对他冷淡的很。
传言三皇子这人又冷的很,从不与别人多说一句话,所以宫里的人几乎都是避着他,没人愿意去他的景宁宫当差。
玉溪淡淡地“嗯”了一声。
“卡!”
随着沈屿的这声“卡”,原本昏暗寂静的室内一瞬间亮堂与嘈杂起来。
这场戏薄珂苒发挥的格外出彩,将玉溪的内心活动演绎的淋漓精致,就连一向对她不太满意的王亮也无话可说。
一遍直接通过,没有可挑刺的地儿。
薄珂苒坐在床上的空当,阿眠已经给她拿来了外套。
“快穿上,别感冒了。”
薄珂苒嗯了一声,动手开始穿外套,虽然她没有抬头,但是她还是感觉的出来。
他的目光正落在她的身上。
正是因为如此,她更加不敢抬头,在穿好外套之后,她从床上下来朝外面走去。
“珂苒姐,你去哪里?”
薄珂苒的目光落在不远处自己的空水瓶上,她走过去拿起水杯。
“没水了,我去充点水。”
“我去帮你充吧。”阿眠追在她身后喊道。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成。”说话间,她人已经出了房间。
几分钟后,坐在摄像机后的沈屿站起身来。
“去哪儿?” 一旁的王亮问。
沈屿步子没有半分停顿。
“透透气。”
陆熙禾扫了一眼那人的背影,低头微微勾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巧这笑容正好被蔡月瞧见,便问:“笑什么?”
陆熙禾将衣服拉链拉好,道:“没什么,只是觉得越来越有意思罢了。”
“越来越有意思?”
蔡月对她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越来越有意思?
她但是发觉最近她怪怪的,看来是又欠收拾了。
她的考虑一下,要不要给那人打个电话。
貌似能收拾这祖宗的,也就只有那个人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