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现代言情 -> 宠入心扉

21、第二十一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薄珂苒在门口站了一会,因为她到现在脸颊都还是烫的, 不用看她都知道, 她的脸现在肯定特别的红。
大概过了两分多钟,直到脸上的热潮散去不少之后, 薄珂苒这才走进去。
她进去的时候, 陆熙禾正坐在圆桌旁翻着手里的剧本, 见她进来, 抬眼看了一下。
“回来了。”她朝她说道。
薄珂苒嗯了一声, 在一旁坐了下来, 顺手拿过自己的剧本。
在薄珂苒坐下不到一分钟, 沈屿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朝导演组走去。
薄珂苒忍不住抬头朝沈屿望去。
她在看向他的时候, 他恰好也看着她。
薄珂苒的目光跟他接触了不到三秒, 立马很怂的挪开了视线,她翻弄着手里的剧本。
陆熙禾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沈屿的背影, 又看向坐在自己旁边的薄珂苒,她伸出手轻轻地敲了敲桌面。
薄珂苒不解地抬头看向她。
“你现在有空吗?”陆熙禾突然转过身来朝她问道。
薄珂苒将剧本放在膝盖上, 侧头看向她, “怎么了吗?”
陆熙禾举了举手里的剧本, “就是这一段,怎么都入不了戏, 你可以帮我对一下台词吗?”
薄珂苒偏头看了一眼剧本,“可以,没有问题。”
有薄珂苒的帮助, 陆熙禾很快就进入了角色,没一会,台词便很快顺了下来。
过了会,陆熙禾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事一般,她伸手碰了碰一旁的薄珂苒陆熙禾说道: “刚才两个女演员回来说,开水间的门好像坏了,打不开,说是喊工作人员去修理了?”
薄珂苒眸子微微一闪,她想,陆熙禾说的那两个女演员估计就是之前在开水房外面的那两个女演员吧。
“嗯?”
“开水间的门不是坏了吗,那你的热水是怎么打到的?”陆熙禾指了指她的水杯,问道。
薄珂苒捏着剧本的手隐隐一颤,她看向她,目光平静。
“我去打水的时候门没有坏呀。”
“哦,这样啊?”陆熙禾挑了挑眉。
“嗯。”薄珂苒点头。
“好吧。”陆熙禾低头继续研究自己的剧本,没在看薄珂苒,只是嘴角却不动声色的勾起了一个弧度。
而在她低头的那一瞬,薄珂苒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她真的不得不感谢一下自己演员这个身份,演技在这个时候还是用的上的。
不说其他的,就算这撒谎都可以不用打草稿的。
她稍稍闭了闭眼睛,继而心无旁骛的开始翻阅手中的剧本。
晚上收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
回到酒店之后,薄珂苒快速地洗了一个澡便把自己塞进被窝里。
工作了一整天,如今能这么安逸的躺在床上,简直不要太舒服,完全可以说是一种享受。
薄珂苒将脸颊在被子上蹭了蹭,满足的闭上眼睛。
刚闭上没两秒。
门外赫然传来一阵敲门声,薄珂苒猛的从床上坐起来。
她侧头看向玄关处,想起之前沈屿的对她说的话,说给他留门,所以说——
敲门声再次响起。
薄珂苒翻身下床,赤着脚从玄关处走去。
“谁?”她贴在门边,带着防备心,小声地问。
“沈屿。”
薄珂苒抿了抿嘴唇,最终还是颤微的打开了房门。
他站在门外,将走廊的光遮挡在高大的身后,刚毅的脸部线条半隐于昏暗中,叫薄珂苒的心脏砰砰乱跳。
沈屿进了门之后,反手将门带上。
这才开始打量起自己面前的女孩。
头发微湿,白净的小脸此时浸着红晕,看来是刚沐浴过。
她那双清莹透澈的眸子时不时看向自己,仿佛像是一泓清泉盈盈流动。
目光逐渐朝下游移,他这才发现,女孩没有穿鞋,赤着脚。
女孩的脚瘦长、白嫩,脚趾头像嫩藕芽儿似的,指甲盖是天生的粉红色,踩在底下咖啡色的软垫下,如此鲜明的对比。
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一翻,他毫无预兆地将薄珂苒打横抱起。
薄珂苒也是措手不及,吓得惊呼一声赶紧圈住他的脖颈,脑海里一阵白光闪过。
这似乎不是沈屿第一次这样抱她,那次醉酒,他好像也这样抱过,只是那时的她醉的不清,意识模糊,不像此刻这般清醒。
薄珂苒不是第一次被人这样抱,当时在演《骤雨》搭档周绍之,因为剧情需要,周绍之也抱过她。
但是,周绍之抱她的时候,她心脏并没有多加快一秒钟,完全是正常频率,而沈屿跟其他人不同。
她此时的心跳完全乱了节拍。
沈屿看着女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模样,不由轻声一笑。
他颜色微淡形状极为好看的唇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好看的弧度,他侧头看进她的眼里,他黑曜石一般的眼里像是漾着温柔的光,将她整个人包围。
那一刻,心脏猛然一悸。
沈屿抱着她,脚步稳健的朝床边走去,他将她放坐在床上,碰了一下她的脚背,冰凉的厉害,他将被子给她盖上。
“下次不许赤脚走在地上。”他看着她,声线沉沉的说道。
薄珂苒看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心里思绪万千,从来没有一个人像沈屿这般对她好,好到无微不至,体贴入微。
“嗯。”
“你先睡,我去洗个澡。”
“好。”薄珂苒面色绯红的点头。
沈屿揉了揉她的发顶,这才起身。
他将外套脱下来规规整整地搭在一旁的沙发上。
薄珂苒将他的动作看在眼里。
强迫症。
薄珂苒看着沈屿走进浴室,浴室门关上,灯亮起,很快传来一阵淅淅沥沥的水声,玻璃上雾霭朦胧。
没过多久,沈屿穿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他单手拿着毛巾擦拭着头发。
抬眼便看到薄珂苒靠坐在床头,目光开始漂浮不定。
他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嘴唇,朝她走过去。
薄珂苒看着站在自己跟前一动不动的沈屿,拘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没说话,她自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在气氛愈加尴尬的时候。
沈屿突然将毛巾拿下来递给薄珂苒,“帮我擦头发。”
他一说话,薄珂苒赶紧接过毛巾,沈屿顺势跨坐在床沿旁,她则换了一个方向,坐直身体之后将毛巾轻轻地搭在他的头上。
手指掌握着毛巾,她帮他擦拭起头发来。
沈屿的头发很软,而且男人的头发不像女人的这般,随便擦了一下便已已经干的差不多了。
“好……好了。”薄珂苒稍微离远了沈屿。
沈屿转过身来,他将她手里的毛巾拿过,“进去躺好,我去放毛巾。”
“嗯。”
在他站起来之后,薄珂苒便跟泥鳅一般,快速的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沈屿见她这幅模样,忍俊不禁。
在将毛巾搭好并关上灯之后,他这才掀被上床。
薄珂苒背对着他,他一上床,她立马感觉到床微微塌陷下去。
昏暗中,沈屿见她缩成小小的一团,跟两人第一次同床共枕时一模一样。
“床很小吗?”他的声音低沉沙哑的问。
薄珂苒没太明白她的意思,这是一米八乘两米的床,并不小。
“不……不小啊。”
“那你干嘛缩成那么小小的一团?”
说话间,薄珂苒感觉到他朝自己靠了过来,她逐渐的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温热气息,她下意识的更加用力的抓紧了被角。
下一秒,她落进一个温热宽阔的胸膛。
薄珂苒不由的僵直了身体,清醒着被他这样抱在怀里是第一次,两人只隔了薄薄的睡衣,后背可以清晰的感受但来自他胸膛的温度。
像火一般的炽热,却又是说不出来的踏实与安心。
“苒苒。”身后的男人出声,她的名字从他的嘴里出来,说不出来的性感。
“……嗯?”
沈屿揽住她的肩膀,将她的身体微微侧过来面对着自己。
“可以吗?”
昏暗中,他恍如海洋般深邃的眸子平静的看着她,他不急也不躁,只是这样静静地等待着她的抉择。
对她的渴望,他很清楚,但是他做不到去勉强她。
被这样的眸子看着,薄珂苒此时也是一阵翻江倒海,大概这样过了十几秒左右,她心一横。
她伸手抱住沈屿的脖颈,吻上他漂亮的嘴唇。
她已经不是十七八岁的小丫头了,自然知道他所说的可以吗指的是什么。
其实可不可以,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但是她很清楚,她并不讨厌他的接近,她甚至会因为他的接近而悸动不止。
她也知道,沈屿对她来说是独特的,没有一个人能替代他在她心中的位置。
他带给她的是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归属感。
当薄珂苒的嘴唇贴上他的时候,沈屿当时是愣了半秒钟,他深海一般平静的眸子瞬间窜起燃烧的火焰,不可抗拒。
但是仅仅这半秒,他单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朝自己压近几分。
反客为主!
他的牙齿咬着她的嘴唇,细细的研磨着。
他似乎已经不再满足与如此。
下一秒,他强势地攻开她的口腔,舌头刷过她的牙齿,带来无法言喻的酥麻感,他的舌头用力的卷住她的舌头交缠着,不放过每一个角落。
周遭的空气像是也被点燃了一般。
暧昧。
突然,薄珂苒一阵激灵,她一把抓住他的手掌。
沈屿被她抓住手掌,他从她的锁骨上抬起脑袋,目光晦涩不明的看着她,他眼里涌动的暗流让薄珂苒不由的咽了咽嗓子。
“今天……几号?”
他声音沙哑地回她。
“二十号。”
二十号?!
薄珂苒用力的眨了眨眼睛,瘪起嘴看向悬在自己上方的男人。
“我忘了……今天是……”
生理期——
作者有话要说:  允许我不要脸的给我下一本文《她很不讨喜》打个广告~
我相信漂亮的小姐姐都会给我收藏哒,对吧?
文案:
裴知郧走的那天,陆熙禾抱着裴知郧哭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转身之后,陆熙禾成了大院里最让人头疼的混世小魔王,整天兴风作浪,作天作地。
直到有一天,裴知郧回来了,小魔王变了,不喝酒了不泡吧了,穿上校服背上书包,乖乖上学放学,见谁都甜甜喊上一声叔叔好,阿姨好,哥哥好。
大家都以为小魔王是转性了,但只有当事人心里最清楚,她不是转性了,她只是怂了。
她到现在都还忘不了,她曾经被裴知郧摁在大腿上打屁股的场景。
ps:推荐基友慕吱新文《明人不吃暗糖》,她说这是她写过最甜的一本,不甜尽管打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