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女生小说阅读网 -> 现代言情 -> 宠入心扉

64、第六十四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薄珂苒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酒店的大床上了。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 酒店里专用的浴袍, 身旁没有沈屿,倒是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
大概猜想着, 这人应该是在洗澡了。
她穿着干净的浴袍, 周身也十分的舒爽, 想来也是他给自己收拾的, 薄珂苒捏着被角, 嘴角上扬。
他总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对她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
能够被他喜欢的自己, 是该有多幸运?
沈屿一出来便看到攥着被角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的薄珂苒。
他去洗澡的时候,她还是规规矩矩地躺好的, 而现在……
所以他一猜想, 八成她已经醒了。
他一边擦着半湿的短发,一边朝她的方向走过去。
其实蒙在被子里的薄珂苒早就听到了他的脚步声。
只是脑海里想起他们在车里的翻云覆雨, 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快被折断了,而他又偏偏缠的紧, 想到那些羞人的姿势, 她就想做这只鸵鸟。
这世上所有男人估计都是饿狼变的, 就连沈屿这人都不例外。
感觉到一旁的床榻塌陷了下去,她不动声色地朝里面挪了挪, 刚挪好,便感觉到外面一阵强大的力将她的被子拽开。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被子早就被他掀开, 她的视线正好撞见他幽深的黑眸里,她甚至都能从那双眸子里看到自己的影子。
“躲我做什么?”
他沙哑着声音问。
这人的声音怎么这么沙哑,而沙哑之中又透着一丝诱惑,薄珂苒下意识地咽了咽嗓子。
她抿了抿嘴唇,瞥着他,故作镇定的说。
“我什么时候躲你了?”
“哦?”
沈屿勾了勾略薄的嘴唇,他微微俯下身体,原本就敞开的浴袍正是敞的更开。
而他正好又在她的上方,所以从她的视角,将他白皙且结实的胸膛看了个精光。
目光不由自主地朝下游移,从胸膛到腹部,阴影交错下,他腹部的线条格外清晰流畅,光是看着,她就知道那是如何的有力。
沈屿见她一副明显不在状态,眼睛骨碌碌乱转着,就猜出了她的心思。
嘴角毫无预兆地扬起,他伸出手臂一下子支撑在她的身体两侧。
薄珂苒呼吸停滞了一下,他身上带着沐浴之后的清香,让她倏然红了面颊。
她的道行终究还是不如他。
“你……你靠我这么近干嘛?”
“嗯?那你一直盯着我看做什么?”他低低地笑着,眉眼间的冰冷一下子就融化开来。
薄珂苒撇过头,“我什么时候看你了。”
“啪嗒。”一滴冰凉落在她的脸上,她伸手摸了一下,是水渍。
她疑惑地再次侧头看向上方的沈屿,这才知道是他发丝上的水珠。
他头发都还没有干呢。
“要不要我给你擦头发?”薄珂苒小声地问他。
沈屿笑了笑,一个翻身从她两侧撤开手臂,在床上坐好,他将手里的毛巾递给她。
薄珂苒接过毛巾,刚准备爬起来,却被一双大掌给握住,他微微用力,她便轻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等她坐稳之后,他才松开她纤细的手腕。
薄珂苒给他随便擦了几下,他的头发就已经干的差不多了,她将毛巾重新甩给他。
“几点了?”她问。
沈屿拿过床头的手表,“一点多了。”
“哦。”
她钻进被窝里,掀开一角。
“再睡一会。”
她其实还没有睡饱。
“嗯。”沈屿就着她掀开的被角躺了下去。
他刚躺好,薄珂苒便伸手将他抱住,脸颊枕在他的锁骨处。
“关灯吧,我好困。”
沈屿一手摸着她的脑袋,一手将灯给关掉,房间一瞬间便昏暗下来。
闻着他身上淡淡地沐浴露香气,她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明天早上早点喊我,我还得提前回剧组。”
沈屿将怀里的她给收紧,“嗯,我知道了,睡吧。”
“嗯。”薄珂苒小声地应着。
第二天四点钟,薄珂苒便被沈屿喊醒,两人简单的吃过早饭之后,他便开车送她回片场。
他的车停在远处,薄珂苒自然不敢让他跟着,她利落的将帽子戴好,围巾遮住大半个脸颊。
“我先回去了,你可以再回酒店休息一会。”她朝他摆摆手,然后下了车。
沈屿看着她做贼似的,走一路东张西望一路,又好气又好笑。
这样的日子究竟什么时候才是洗个头啊?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之中,他这才从口袋里摸出一圆环。
正是他们的结婚戒指。
他举着这枚戒指,无奈地说道。
“你跟我一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拨开云雾见青天。”
所有的无奈最终也都只能化成宠溺。
没办法,谁叫他爱她呢?
纪诗琪从副导演房间出来,凌晨五点不到。
她手指紧紧地攥着衣服包裹着自己,骨节处隐隐地泛白。
别人不知道,但是她自己心里面清楚,她大衣下是怎样的画面。
衣服褶皱不堪,更有几颗纽扣都是崩的。
想到昨夜的事,她只觉得耻辱,可是耻辱过后她也只能平静的对待。
她很清楚,这是她自己选择的一条路,怪不得别人。
因为她太想红了,太想了。
所以她选择了这条很多人都会走的捷径,既然那么多人都在走,那她走了又怎么样呢?
这条捷径不过就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只要她以后火了,她再想办法将这些痕迹彻底消除,没有人会在乎她的从前会是怎么样的,人都是会慢慢淡忘的。
想到这里,她面上的表情更加坦然起来,后背都不由地挺直起来。
就在她走过一条长廊,准备回自己房间的时候,赫然看到前面一道单薄的身影走过。
她心一静,愣愣地看着那处。
这人……给她感觉怎么那么像薄珂苒?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绝对是一个重大发现,于是她快步跟了过去。
前面的女人裹得严严实实的,看这身形跟薄珂苒很像。
她似乎在掩藏着什么,走的时候还不是得左顾右盼。
直到她停在了薄珂苒的房门前,她亲眼看着她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她这才肯定。
这人绝对是薄珂苒无疑。
看她这样子,应该是刚从外面回来。
她身上穿的都还是她昨天穿着的那身衣服。
难道……
纪诗琦的脑海里闪过一道白光。
她昨天晚上没有回来?
如果她没有回来,那她去哪里了?
想到这里,纪诗琦突然笑了起来,心情一瞬间就舒畅起来。
她正愁一直抓不到她什么把柄,她在剧组的人缘实在是太好了,剧组几乎没有人不喜欢她。
不管是其他演员,还是工作人员,一提到她都是面带笑容。
她表面上强颜欢笑着,可是心底却跟被猫挠了一样,抓心的难受。
凭什么?
她在淤泥里打滚着,拼命的想往上爬,而她从一出道就是女主角,那么多人都护着她。
她也知道每个人的命不同,她的这条路注定就不去薄珂苒走的顺,道理她都懂,但是她却还是控制不住嫉妒的种子在心底生根发芽。
但是现在,如果这件事真的就如她猜想的这般,那就真的有点好玩了。
就算不如她猜想的这般,她只要随便爆点料给记者,记者们是如何开动他们的脑筋,那可就不在她的控制范围内了。
娱乐圈多的是那种捕风捉影的事,谁会在乎事情的真相是什么。
但是,现在就仅凭这一点料还不能把她怎么样,所以她这几天还得留心观察她。
一旦让她抓到什么机会,她就别想有任何翻身的余地,她一定会让她跌倒比现在的自己还要惨。
一想到这里,纪诗琦便觉得心情畅快的不得了。
她就是讨厌薄珂苒,她就是想把她搞得身败名裂,她过得越是不好她就高兴。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猜想的没错,计时器就是要搞事情了,不过暂时还不会这么快~
还有计时器这个外号究竟是谁给她取的,莫名的有点可爱是肿么肥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